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he Lefty(下)── 看Lefty打球

大部分的人家,都是丈夫守在電視機前看球賽,太太拿著菜鏟在旁邊埋怨,我們家卻沒有這個問題。甚至當我們一起看球賽時,V會叫我小聲一點。知道我喜歡某些球員,他也會不畏長途帶我去看他們打球。剛開始我還很感動,想他會不辭辛勞地帶我去看「男朋友」,真難得。後來才知道,他可能比我更enjoy這些球賽,帶太太看帥哥是藉口,其實是自己享受,何樂而不為?
 
我們看過Maddux(棒球),Knicks(籃球),甚至也去過Candlestick Park看過足球,剩下沒看過的就是高爾夫了。直到幾年前,V揚揚手中的廣告說,你看誰會來打球?原來是Pebble BeachAT&T Pro -AmPhil Mickelson是前一年的冠軍,我們就在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去看Mickelson打球。
 
那天Lefty打的並不好,並且因為是Pro-Am的打法,還有amateur也跟著打,所以打的比較慢。不過第一次親眼見到Phil,也夠興奮了。他帶著慣有的微笑,總是不忘回應球迷的加油。有次他tee off後朝Fairway走去時,一位坐在草地上的女生,朝他背後丟出一隻鮮紅色的絨毛熊,那隻熊的手上抱著一顆大大的紅心,上面寫著 I LOVE YOU,這個女生大聲說:「PhilLove from S城!」Phil 聽了轉身,朝著那個女生微笑說:「Thank you。」。然後他的caddie跑回來將小熊撿起來塞到球袋裡。我剛好站在那個女生的身後,嘴張大大的轉身跟V說:「你有沒有聽到他說謝謝?我們就住在S城附近耶!」一邊惋惜怎會沒想到要送絨毛娃娃之際,也同時了解這就是為什麼Phil這麼有球迷緣的原因吧。
 
那天最深的印象除了Lefty的微笑,就是他走路時輕鬆而有節奏的腳步。通常在電視上很難見到球員在揮杆之間的模樣,但是親自看球時,得以隨著golfers走路,很容易見到他們走路的動作。Lefty總是跨著大步,不疾不徐,並且從第一洞到最後一洞都是同樣的速度與節奏,讓我印象深刻。我想除了打球時需要技巧與專注,在洞與洞之間的走路如何conserve energy,又在走路當中得到身體的協調,也是很重要的。這是那天看Lefty打球學到的道理。
 
幾年過去了,我們沒有再去看過高爾夫。剛好今年最後一個golf event,是美國球員與非歐洲的International球員比賽的Presidents Cup,正好在舊金山舉行。離我們家這麼近,沒有不去的理由。V警告我,Phil的太太及母親今年罹患乳癌,因此他之前有一陣子沒打球,買票當時誰也不知道Lefty到時會不會來打。還好她們治療後康復順利,Lefty不僅回來打,並且在最近一次的比賽中獲勝,因此這次比賽他可說是在打球狀況的頂峰。還沒去之前,就預感這次觀賽會是我這個忠實球迷的饗宴。
 
星期六和V起個大早,五點半就出門,披星戴月的開車去看Lefty打球。我喜歡在漆黑的夜裡開車,開著開著可見到天邊的曙光緩緩將夜幕拉開,是一種漸向光明的感覺。我們七點半以前就到了球場,剛好趕到first tee看第一隊的Phil開球。幾年未見,他的臉略見風霜,但是golfers經年累月在陽光與風雨下曝曬,幾乎每人的臉上都刻劃著皺紋。很快地又見到那熟悉的大步行進,這次更感到他的跨步有著流水般的自然律動。在緊張的比賽中,他總是一派輕鬆,因為天冷,他走路時雙手放在口袋,閒適自然;站在果嶺上還輪不到他時,他喜歡將putter夾在腋窩下,雙手照樣放口袋,輕鬆自在。那天他的隊友是年輕的Sean O’Hare,前兩天Sean都沒有贏球,想來美國隊長Fred Couples將他跟連贏兩天的Phil排在一起,也有讓Phil拉他一把的用意。果然每次Seanputt之前,Phil會陪著他read the putt,然後他用putter的柄點著草地,跟Sean說球可能走過的路徑,Sean則會試著讓球走同樣的路線。果然比賽結束後,Sean O’Hare受訪時說, Phil教他如何read the green,使他進步很多,並且在第二天因為putting well,輕而易舉的贏得singles的比賽。星期六打完時,Phil卻將他們的贏球完全歸功於Sean。成功球員的謙虛,讓人打從心底喜歡。


 
那天早晨我們一直隨著Lefty走,通常我們站在fairway旁,等他們從tee將球打來,通常V會預估球可能落地的地點,但是往往球射來卻落在我們前方更遠的地方,這些人能將球打那麼遠,很難想像。最厲害的是,通常tee off後,四顆小白球相距不遠地排在fairway的草地上,這些世界一流的golfers,程度就是如此相當。有一次tee旁的人群沒有平常的多,我還擠得進去,第一次近距離看他揮杆。那是個par 5,他將球立的很高,然後站到球前方將雙腳張的很開,當他挪動雙腳試圖抓穩地面時,就能感到無限的力量蘊藏其中,接著他拿著driver的手抬的極高,一瞬間他的身體轉動,driver剎時揮下,與球碰撞時發出清脆但又渾厚的的聲響,球以極快的的速度飛出去,不知為何,我第一個念頭居然是,這樣的球速是能致人於死的武器,心中興起無比的畏懼。後來看了其他球員揮杆,沒有人像他的腿打那麼開的。通常他的球都是打的最遠的;他又能靈巧的控制手腕,精準地預估距離,將球輕巧地敲到離洞很近的距離;putting需要的touch,他也具備,實在是全方位的球員。
 
正在fairway旁走時,見到旁邊那洞的一棵樹旁站了一群人,好奇的走去看,原來樹下有一顆小白球,我狐疑地問V,不知道這顆球是誰打的。正說著,一個英挺的International player走來,V拍拍我的肩說:「你看,是你的Adam Scott耶!」我定睛一看,果然是我喜歡的帥哥,我樂瞇瞇地向V望去,只見他耍寶似的將手掌放在胸膛上不停的搧著,小鹿亂撞的意思,我一拳打去,叫他不要再亂演了,不過說真的,能這麼近距離的看帥哥,還真是難得的機會。Adam站在樹下練習揮杆,舉杆時一再朝後看樹幹,確定揮杆時不會打到樹。這時候,將球打到這裡的罪魁禍首Ernie Els也走來幫隊友看看,他對我們說:「你們難道不知道該把球擋下來嗎?(Don’t you know you are supposed to stop the ball?)」我們都笑了,然後他又說:「Whose side are you on anyway?」跟美國人這麼說,當然是說笑。嚴肅的球賽中能與球迷有輕鬆的互動,真有意思。後來Adam揮杆,輕輕鬆鬆地將球打上果嶺,大家都發出一聲喝采。看完這球,我們又匆匆回去追上Phil那隊。
 
看完Phil 打贏早上的球賽,我們匆匆吃了午飯,站了一個早上終於能坐下,是很舒服的感覺。舊金山的天氣陰冷,即使穿了背心和夾克,加上不停的走動,還是抵不過骨裡傳來的陣陣寒意。吃下熱的三明治,又喝了一杯白酒,終於有些暖和起來。我們開始商量下午要怎麼看球。星期六看球的好處是,那天每個球員都要打兩場,一起打球的是四個人,所以球迷可以看得很過癮。本來想,早上跟著Phil走,下午則可以隨性的選擇其他球員看,例如Tiger Woods的球技高超,也許值得看,V喜歡Angel Cabrera,我們也可以看;甚至有時候可以在一個洞留著,看一隊一隊走來的球員。這個主意雖然不錯,可是看過一些其他球員打後,即使Tiger打了幾個技藝超群的球上果嶺,想到Phil就在近處,我卻沒在看他,心就一直懸著放不下來。後來從score board看到Phil那隊落後兩分,V對我說:「Phil needs you. Let’s go.」我們再不遲疑,馬上往回走,趕上Phil那隊。陪他們走完十八洞。
 
那天Phil最精采的是這個birdie putt(embedded video好像有問題,昨天還能看,不是我的錯喔。自己去這個連結看吧,找"Mickelson birdies the 14th during day three of the 2009 Presidents Cup") 



 
  可是對我而言,這還不是最精采的。每次他走過球迷前方,大家總是會興奮地拍手叫嚷幫他加油,有一次我旁邊的球迷叫的特別大聲,他聽到了,轉頭朝我們這邊看來,微笑地點點頭,那一剎那間我居然覺得和他的視線相觸(其實一定沒有),轉身對V大叫:「你有沒有看到?他對我微笑耶!」V一定覺得,我們買票花的錢,在那秒鐘就值回票價了。
 
後來打到十七洞,其他隊的比賽都結束了,所有隊友和隊長,包括Tiger等等,都來看Phil這隊打球,剎時間眾星群集。可能是因為大部分球迷已經跑去十八洞等著看結束,所以看十七洞的人異常地不多。要去十八洞的Tee時,我跑到繩索圍開專讓球員走過的路徑旁,榮譽隊長Michael Jordan開著golf cart載著一些美國球員先揚長而去,站在我旁邊的球迷紛紛隨他們往十八洞跑去,所以當Phil單獨走過我身前時,我身旁居然沒有其他的球迷。見他離我這麼近,心一熱,情不自禁地就朝他說:「Go Phil!」他不知道,最近他要打球前,我都會在辦公室門前的小黑板上寫同樣的兩個字。當時天色已晚,光線暗淡下只見他輕觸帽沿,眼睛雖然沒看我,卻微笑地豎起大拇指,正是電視上看過千百遍的正字標記。
 
然後他就走過去了。
 
我一個大旋身,剛好碰到V笑嘻嘻的眼神,我說:「Did you see thatThat was for meOnly for me」擠在眾多球迷中幫Phil 加油了一整天,在第十七個洞,終於單獨得到Phil的回應,我的心一下漲地好滿,真是完美的一天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