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身披粉紅毯子的Clover

我認為,對小孩最好的暑假,就是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後讀讀課外書,去外面玩玩,做開學期間沒機會做的事。如此悠閒、腦袋能放鬆的日子,就是最好的暑假了。
 
可惜,父母都上班的家庭,小孩無福享受以上的奢侈。即使是暑假,還是得早上準時起床,去夏令營,待一整天才能被接回家。但我還是希望以柔在這些夏令營中,能體驗到上學時得不到的樂趣。
 
會幫以柔挑騎馬夏令營,始於去年帶她去台東的初鹿牧場,門口有一個小小的圈子,幾隻馬被綁在中間的木樁上,無聊的繞圈走。以柔想上去騎,我嫌這樣隨便繞幾圈就要收那麼多的錢,不答應。我建議,以後幫她報可以學騎馬的夏令營,會比這好玩幾百倍。以柔勉強答應,但是之後三不五時就會提醒我,不要忘了幫她報名。這個春天,為以柔報了為期五天的騎馬營,也算是實現我的諾言。
 
沒想到,當我告訴以柔,這個禮拜要去騎馬的時候,她居然跟我鬧彆扭,質問我,為什麼報名前沒問她要不要去?拜託,我怎麼可能報名前沒徵求她同意!現在都要去了,才來跟我鬧。不過我想,也許在台灣的時候,又是夏令營,又是安親班,一直在認識新朋友,因此對另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感到抗拒。
 
星期一早上,她抱怨脖子一轉就會痛,我想可能是睡覺時扭到了,也不以為意。她卻用脖子痛當藉口,問我可不可以不要去騎馬了。嘿嘿,nice try。我還是不由分說的把她丟到馬場,就上班去了。
 
下班去接他的時候,她的眼睛明亮,笑容滿面,忙不迭地告訴我騎馬有多麼好玩。平常放學,她總是有氣無力的不想講話,但這次不同,她有滿腔的快樂要與我分享。以下是她告訴我的林林總總與騎馬有關的事:
 
  • 我們兩個人分騎一匹馬。我和我的partner已經變好朋友了喔。
  • 我們的馬叫做Clover。(這不是幸運四葉草的英文嗎?是因為這隻馬喜歡吃嗎?)她不高,可是我騎上去,還是感到好高唷。
  • Clover總是蓋著一條粉紅色的毯子,因為她不喜歡蒼蠅(she is sensitive to flies)。
  • 還沒騎馬的時候,我們得幫馬刷身體,將馬蹄上的髒東西刷掉,可是Clover有時候不喜歡抬腿,一下又放下來,害我們都要請大姊姊來幫忙。
  • 你可以運用韁繩控制馬的方向,要她向左就向左,向右就向右;要她走,就踢她肚子,如果要她停,就緊緊地把韁繩往後拉。 
這麼多雜七雜八的感想中,她最有心得的莫過於:「馬麻,你如果要騎馬,就非得習慣一件事。」非常鄭重的語氣,讓我以為接下來會是什麼至理名言。沒想到她繼續說:
 
「那就是,你一定要習慣馬大便。騎馬場就是這樣,這裡也是馬大便,那裡也是馬大便,你非得習慣不可。」
 
以柔嘀嘀咕咕的,有講不完的Clover經,讓我對這隻披著粉紅毯子的馬起了好奇心。
 
第二天載以柔去馬場,她遠遠地就指著馬廄的一個身影說:「你看你看,有沒有看到一個粉紅色的毯子,她就是Clover!」果然,整個馬圈裡只有一隻馬有穿衣服,就是Clover
  
 
走進一看,所有的馬都帶著一個眼罩,可是並不妨礙他們吃草。原來這是Fly mask,可以防止討厭的蒼蠅停在馬的臉上,可憐他們沒有手可以趕蒼蠅,只能仰賴這塊面罩。因為是網狀的布,馬還是看得到。後來也比較瞭解所謂Clover對蒼蠅敏感,是指她的皮膚被蒼蠅叮咬,總是腫得比別的馬厲害,這些horse fly的叮咬特別毒,只好隨時蓋著毯子保護皮膚。總以為馬的皮膚比較厚,沒想到碰到小小蒼蠅也沒輒,真可憐。其實Clover已經超過二十歲,是匹很老的馬了,還好有人為她著想,細心的幫她披上粉紅毯子。
 
以柔從第一天起,就一直央求我來看她騎馬。過去幫她找了多少運動的學習,從溜冰、游泳、足球,到保齡球,從沒見她這麼期盼表現給我看。剛好,這個星期五,也是營隊的最後一天,舉行了一個Horse show。我剛好可以正大光明地去看以柔騎馬。
 
那天,以柔和她的夥伴,幫Clover的馬鬃綁辮子,再纏上漂亮的蝴蝶結,又用顏料在馬背上畫點圖,重重的馬鞍放上去,就大功告成了。

 
牽馬的時候,才發現Clover有多矮。讓初次騎馬的孩子騎,再安全不過了。Clover老歸老,命令聽得特別清楚,無論是轉彎或是前進後退,都配合的很好。他們還利用韁繩的控制,通過許多擺設的障礙。馬不只能聽肢體語言,也能服從語音的命令,其實是很聰明的動物呢。

 
  
照以柔說的,騎在上面,感覺好高啊。




  
Horse show結束後,以柔和夥伴將Clover牽出來,還有好多事得做。
 
先把馬頭扣好。
 
 
馬蹄裡塞的乾草等等,都得摳乾淨。可是Clover不喜歡抬腳,兩個女生弄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她的腳抬起來。

 
 早上塗的顏料,現在得洗掉。小女生尖叫說,我的衣服濕了。大姊姊神情自若地說,本來就會濕呀。


 
洗完後,該把粉紅毯子披上了喔。

 
 
以柔最喜歡的Clover的部位是…….. 耳朵!總是忍不住一直摸。

 
 
大部分的人對騎馬,都是由電影內得來的印象,感到無比的浪漫。但是這次的經驗,讓我深深感到,與其說是學到如何騎馬,毋寧說是學習如何照顧動物,與動物相處。所謂人騎馬,不也是要馬合作才能在該走的時候走,該跑的時候跑嗎?就像騎馬時穿的靴子,和討海人剖魚時穿的雨鞋沒什麼兩樣,畢竟在乾草上照顧馬,幫他們沖洗、餵食,還要躲避無所不在的馬糞,都是實實在在的工作,沒有任何浪漫可言。唯一的回報,就是馳騁的時候,一絲絲的快感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