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各自曲折而不寂寞

這個暑假去西班牙度假,我的同事問:「是誰要去?」我說是我們家三口。他點點頭說:「你們常常各度各的假,所以我不是很確定。」

 

呵呵,這是我們家給人的印象嗎?

 

結婚二十多年了,每年我帶以柔回台灣,都沒有邀請V一起去,只有家裡的重要慶典(例如爸爸的壽宴,或是弟弟的婚禮),他才回來露臉一下。主要是我回去全心當女兒,也喜歡出去見親戚朋友,V跟我回去未免太無聊。不像以柔語言和口味都通,回台灣比較有趣。

 

V沒有跟去台灣,在家裡更輕鬆。一位同事大學時期被他教過,有一天V來上課心情特別好,說:「我太太出遠門兩個星期,我可以天天吃漢堡,太好了!」他興奮的神情讓她印象深刻。來我的公司做事以後,有天發現原來我就是教授V口中的「出遠門的太太」,跟我說起這件舊事,這才知道我不在家,老公有多麼自由快樂。

 

可是不能只告老公的狀,因為我也是一樣。秋季開學前是公公的生日,V總會趁機帶以柔回去看爸爸。我只有聖誕節回去盡當媳婦的責任,暑假這一趟我就不跟了,趁機在家休息。沒有當妻子、母親的責任,特別輕鬆,隨便吃吃剩菜剩飯,晚上很早就空閒了,可以啃書或是看電視劇,回到單身時的輕鬆。

 

現在以柔大了,我們也開始讓她享受放單的樂趣。我跟V約星期四來舊金山找我,星期六早上我們再一同開車回家。

 

本來V有些猶豫讓以柔自己看家兩個夜晚,想要星期五晚上就回家。我想,她都自己看家一夜了,再加一個晚上有什麼不同?我問他是擔心有歹徒會闖進家裡嗎?如果這樣那也不該讓我獨自看家呀。他支支吾吾地說不是那個考量。那是什麼呢?擔心以柔會寂寞嗎?她向來獨立,我想可以單獨在家,她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有心靈創傷?可惜每個當父親的,憐惜女兒的心情都一樣,我不好當面戳破他的泡泡。

 

我跟以柔說把拔擔心她一人看家,不想離家兩晚。如果她真的可以,自己去跟把拔說。她為了爭取多一晚的自由,果然在晚餐時間,伸手搭著爸爸的臂膀說:「你多待一晚吧。我自己看家沒關係。」有了以柔的認可,老爹才心甘情願地來陪老婆約會兩天。

 

星期四的下午,以柔載爸爸到小城的火車站,V換了兩趟車,下午五點到了我的公司。我帶他認識我的工作環境,又去第四街看Food Truck Park賣的各種食物,以及「運河」旁的船屋及公園。這些都是舊金山當地人的地盤,遊客是不會來的。這裡本來是很破舊的地區,但是因為UCSF來這裡蓋醫院,新的建築物和社區公園都讓整個地區煥然一新。

 

 

 

我們信步走到巨人隊的球場,看棒球賽是夫妻倆每年都要的約會。以前住在紐約州的時候,為了看我的棒球英雄Greg Maddux會開五個鐘頭的車去紐約市看他的隊來跟Mets對打。現在從我公司走路就可以到巨人隊的球場,不來看太可惜了。

 

進了球場,一大片草地在眼前展開,無論多久沒來了,這樣的景觀總是會讓我心跳加快,像是回到了久違的家。這次我們坐在播報台的下方,是非常好的位置。球揮出去飛到了哪裡都一目了然。有一次我們去聖地牙哥,坐在右外野前方的屋頂下,被屋簷遮蓋掉好大一塊視野,因此Barry Bonds揮出去的球會在視野中消失,聽了球迷的歡呼(Giants球迷)或嘆息(Padres球迷)聲才會知道是全壘打。這次則沒有這個問題。

 

 

我買了一杯啤酒,熱狗則淋上澎湃的「醬菜」配料,加上一盒薯條,就是看球最好的晚餐了。

 

 

現場看球賽的好處是所有球員的動靜盡收眼底,跑壘、接殺、或是盜壘,其實都是同一時間發生的,但是在電視看則是分開的畫面。我喜歡看球被打出去的那一刻,場上所有球員的應對動作,實在太精彩了。另外,界外球打出去以後若是飛到觀眾席,大家屏息以待等著接球也是十分有趣。

 

那天舊金山的氣候溫暖,所以球賽剛開始我是穿短袖的。但是隨著入夜,我們就將背包裡的衣服慢慢加上:長袖、背心、外套、圍巾、毛帽,到了最後連手套都戴上,儼然是嚴冬的場景。到了最後幾局,海鷗群開始在球場上空飛翔,等著觀眾出席他們就有宵夜吃了。如果延長賽,他們可不知道有多麼不耐煩呢!

 

(晚上的燈一打開,球場比傍晚時明亮)

 

星期五下午我請假,跟V逛博物館,晚上則是與V的第一屆研究生,也是我同期的學姊及她先生一同吃晚飯。V說這一趟終於知道我的生活圈長什麼樣子,也親身體驗到我的小窩很舒服、又安靜,很有收穫。

 

我們夫妻在舊金山逍遙,那以柔呢?

 

星期四、五的晚上,她分別有一位朋友來家裡過夜,她和爸爸之前已經去買了可以在家自己做的早餐和晚餐。第一個晚上是梅蒂來,第二天賴到下午才走,因此將星期五的晚餐當成午餐先吃掉了。到了星期五的下午米亞來了,她們也不急著吃飯,先去找鄰居的依絲瑪聊天,七點才走,她倆又去大學校園的立體停車場的最高樓看夕陽,等天都黑了才覺得肚子餓,於是開車去速食店吃漢堡。

 

 

(這兩張是以柔跟我分享的夕陽照。與好友一同看夕陽,多好!)

 

以柔滿足地跟我說:「我們晚上九點才吃晚飯耶!都沒有大人說不行,或是六點半就要趕回家吃晚飯。沒有你們在身旁,好自由!」

 

之前V的擔憂完全沒發生,她和朋友自得其樂,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體會自由的好處。

 

那個週末後,換V帶以柔去中西部逛校園,我照常上班,我們仨又拆成不同的兩隊。我們總是有不同的排列組合,在其中體驗獨立的樂趣、或是兩人同行的親密。我想一個小家庭總是有其韌力,不用侷限於同樣的框框。多嘗試不同的體驗,人生則有無限地可能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