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五二分隔法

自從到舊金山工作後,將一個星期的時間切割成五與二的計算:週間日的五天純粹上班,過著公司與小公寓奔波的單身生活;到了星期五晚上,驅車回小城,當兩天的主婦,星期天晚飯後又開車回舊金山的小窩了。

 

上班的日子,我六點左右起床,七點出門去坐公車。早上通常很涼,太陽也還在霧與雲端後方。我穿著輕而溫暖的夾克,手插在口袋裡疾行,五分鐘後到了站牌,就開始聽當天的新聞,除了NPR的Morning News,也有紐約時報的The Daily podcast能聽比較深入的報導。

 

通常八點以後才會同事才會陸續到來,而我七點半就早早到了公司了,因此有一段安靜的時間能處理公事。

 

我們的辦公室沒有隔間,加上實習生的十六個人一起在同一個房間工作。我在小城有自己的辦公室,本以為會很難適應大雜間,沒想到很快就進入狀況。剛開始別人在旁討論工作會有些干擾,但是沒多久就能自然地排開雜音,不需像別人一樣戴耳機聽音樂才能專心工作(其實我若是聽音樂反而會分心)。

 

中午休息時間,我熱了便當就拿去外面吃。公司外面有一大片草地,面向舊金山灣,因為早晚偏涼,我總是愛趁中午日正當頭的時候曬一下太陽,讓身體暖活起來。陽光下看海水,心情自然好起來。

 

 

 

 

很快吃完午飯,還有時間出去散步。公司附近到處在蓋高樓大廈,不只金州勇士隊未來的新球館就在隔壁,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許多醫院也都在蓋,轟隆聲夾雜在灰塵當中,與小城清靜的行人專用綠道真是天壤之別。但是為了貪戀戶外的時光,我還是會選某幾段路走出去,也順便認識環境。

 

下班後,通常坐五點半或是五點五十分的公車回家,五分鐘就能走到公車站,因此我也是十分鐘之前再離開公司就好。運動的那兩天,六點結束了還能整理一下公事,再好整以暇地去搭六點半的公車。這個時候幾乎大家都走了,因此通常只有我一個人坐偌大的車子,有專車伺候的架勢。

 

傍晚時分都是會起風的,因此早上穿的夾克又在此時上身。

 

回到小窩,把飯菜熱一下就能吃了。我儘量從家裡帶菜來,最多煮一次新菜就好。我也帶來紐約時報的週日版,這個多樣性的報紙是支持我一整個禮拜的讀物。

 

洗完澡以後寫一下日記,也就是上床的時間了。

 

工作時間專心想研究計畫,和同事討論並請教,上下班的時間固定而單純,在家除了讀書寫日記,間或與家人以及媽媽視訊,一天很快就過了。總是不知不覺地發現怎麼星期五又到了。

 

在小城的時候,星期五就是單純地期待週末。但是現在的星期五卻是有任務在身。下班回家趕快吃晚飯,將一個禮拜換下的髒衣服塞到行李箱準備拿回家洗,垃圾、回收、廚餘都一一拿出去丟棄,將窗戶關好,再次確定爐台都有熄火,這才推門出去。關門前,我會在心中跟小窩說:「Bye-bye little home! See you soon.」

 

公寓跟高速公路的交流道很近,但是雖然已經特地晚出門了,上高速公路的車流還是很大,短短的路程,卻要花三十分鐘以上才能上海灣大橋(Bay Bridge)。塞車的時候很容易不耐煩,我會轉到爵士樂台,在爵士樂聲中深呼吸,試圖將心情以及緊繃的肌肉都放鬆。幸好上了橋,車流就順暢了,但若是路旁有車故障,又會莫名其妙地塞車。晚上九點到了家,才會鬆一口氣。

 

遠離舊金山的沁涼,在小城熟悉的熱空氣中,又回到了昔日的悠閒心情。工作都刻意不帶回家,早上帶狗散步,兩個晚上多煮點菜,除了讓V一個星期中不用太操心晚飯。我也帶一些菜或是食材回家,這樣我在舊金山就不用花時間去買菜了。

 

某天我煮了家常菜,不過是豬肉片加白菜及洋菇隨便炒炒,父女倆望著冒煙的菜盤感激涕零地興奮下箸,頻頻說現煮的菜真好吃,讓我聽了有些心酸。媽媽追求職業的新挑戰,雖然盡量趁週末盡點責任,但是大家也隨著付出代價呀。

 

上個週末,幫狗剪毛、洗澡,順便將全家的毛巾也洗掉。因為還有時間, 將床單也順手洗了。沒想到V其實前一個禮拜才剛洗床單,希望能讓我睡乾淨的床被,給我一個驚喜。他說:「你睡不出來嗎?」我哪知道!不過回頭想想,夫妻間的溝通不良,造成床單還乾淨就被「多洗一次」,應該算是少數吧?幸好他不介意,又趕快去鋪新床單,我們約好以後洗床單都要寫在月曆上才行。

 

我的老闆因為體諒我雙城奔波,好幾次跟我說可以星期一晚點到公司沒關係。可是早上進城絕對大塞車,明明一個半鐘頭的路程,可以花到三個鐘頭,很難想像要多晚離開才能避開車潮。因此我總是星期天吃完晚飯就回舊金山,第二天就能照常上班了。

 

比起星期五晚上開車的焦躁,星期天回去我總是心平氣和地多,主要是沒有想見家人的渴望,因此就隨著車潮的急緩,順其自然地開回去。

 

雖然週末都沒有花腦筋工作,星期天因為晚上要開車,也會特意睡個午覺,但還是感覺週末一晃而過,週間日過得更快,每天認真工作,一忽兒又要收拾包包回家了。

 

我在想,這個充滿新機的一年,會不會在這種五二分隔的星期當中,飛快地消失?時間的腳步應該都一樣,只是接受的心情不同,感覺的速度也不同吧?但也因為五天或兩天感覺都不夠長,因此更是認真地過。例如週間日我不需擔心理家,能全心投入公事;跟家人在一起的兩天,因為一整個禮拜沒見,也會特意多花時間相處。以前每個禮拜不經意當中就過了,現在時間的刻痕卻特別清楚,累積起來會是怎樣的一年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