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眾不同

十三個鐘頭的飛機終於落地,我和以柔在入關處排隊等待。以柔抬起臉,笑容滿面的說:「終於到台灣了。」
 
許多住在美國的台灣朋友小孩,到了以柔這個年紀,都不再嚮往回台灣,因為逛書店的書都看不懂,一天到晚逛街也有厭煩之時,所以非常排斥回去。見到以柔還這麼高興與我回家,心中很是欣慰。
 
從一歳起,以柔每年都被我帶回台灣,剛開始還小,非常好騙,每天去樓下的play ground玩一玩,再去淡水河邊走走,也就可以消磨掉三個禮拜。但是從大班開始,以柔在家就是想看電視,否則就喊無聊,我想這樣不是辦法,因此去年就幫她報了離家不遠的一個安親班,在暑假辦的夏令營,除了一些國語英文算數,也會帶他們去遠足,參觀有趣的地方,還有一個早上的游泳,外加一個下午的運動,課程編排有趣。其實學習不是重點,主要是希望有計畫的活動能為以柔的日子增添色彩,另外也藉著與其他小朋友的互動,能與台灣的生活更接近。
 
上學的最後一天,我帶蛋糕去給小朋友吃,也藉機謝謝老師兩個禮拜的照顧。到的時候,見以柔坐在地上,與小朋友們交換圓盤,高高興興的。另外,上課的過程中,她都沒有表示不喜歡,只有一次,她噘著嘴說:「班上的同學都不叫我的名字。」那叫你什麼?她的嘴巴翹的更高:「新同學。」我聽了噗哧一笑。沒想到,回美國以後,只要再提下次回台灣要再去上課,她都大聲抗議,說不喜歡那學校。對這一百八十度的改變,我也覺得很奇怪,幾經追問,以柔不喜歡當新同學,同學又說她的中文有腔調,讓她很自卑,但是我總覺得不只如此。
 
一個禮拜前,爸爸收到一封e-mail,說某單位辦夏令營,暑假中將借淡江宜蘭的校區辦活動,我們就挑了一個五天四夜的童軍營讓以柔去參加。我在美國的家中唸著需帶的物品,一邊問以柔要不要從家裡帶去。她卻馬上強烈反抗,理由居然是「這樣人家就會知道這是美國來的東西。我不要。我們回台灣買就好。」咦,怎麼會說這種話?
 
以柔一直是個守規矩的孩子,但同時也不喜吸引別人注意力,想來將她送來台灣當「新同學」,講話又跟別人不一樣,到處吸引別人的眼光,不知有多難受。其實我幫她報名宜蘭的夏令營,也是考慮到也許這個活動中,不同的小朋友從各地來,沒有先來後到之分,也許以柔處於其中能自在些?可惜以柔卻另有憂慮,她還是擔心營裏只有她一個美國人。她問我那個夏令營,有沒有法國人或是德國人也去?怕如果沒有其他的外國人,她又會引人注意。
 
這才讓我覺悟,以柔擔心與眾不同,無論幫她報任何的活動,如果她無法調適自己的心情,仍是沒有用的。我與以柔中文班的老師商量,幫她做心理建設,尤其張老師的兒子也才去過台灣一個月,中文沒有以柔說得好,卻如魚得水,玩得不亦樂乎。他以自己的經驗告訴以柔,其實與人家不一樣也很好,因為他會說英文,玩英文遊戲的時候,大家都喜歡跟他一國,讓他感到很驕傲。張老師也告訴以柔,互相學習是好事,你告訴台灣小孩關於美國的事,他們一定很高興,然後他們也能教你台灣的事。互相學習,不就是這樣嗎?
 
以柔終於有些心動,不再堅持要回台灣買東西,反而開始想有什麼美國的文具帶回去,可以給台灣的小朋友看。但是我知道即使以柔接受與眾不同的前提,還是有些障礙得度過。
 
營隊要求,如果有什麼注意事項,請家長寫個紙條交給老師。我問以柔,有什麼要交代老師的?
 
「說我對花生過敏。」好,沒問題。
 
「我很害羞很害羞。」本來就要寫這事,只是沒想到要把「很害羞」寫兩遍。
 
以柔是個快樂活潑的孩子,但是只要在陌生人面前,就害羞的不得了。大人跟他說話,她總是窘迫地望著地上,害我總是要偷偷提醒她,人家跟你講話一定要看著人家。因此這次送她去夏令營,一直耳提面命地告訴她,如果有問題一定要問,不要悶在心裡。
 
昨天送以柔去夏令營時,見她坐在一群台灣小朋友當中,見不出是否與人家不同。只是台灣的孩子落落大方,以柔卻露出一絲絲的緊張與不自然。與眾不同無可避免,希望她能自我心理建設,好好度過未來四天的營隊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