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1330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寂寞的十七歲

星期三晚上,我正漱洗準備上床睡覺,以柔走進浴室,將頭枕在我的肩膀上,說:「馬咪,我很無聊耶。」

 

拜託,不是正在準備期末考嗎?怎麼會無聊?

 

我感受著以柔溫暖的體溫,手繞過去拍拍她的頭。她忽然說:「等你去舊金山,我無聊要找誰?」我說:「你去找把拔呀,你們父女也很有話講不是嗎?」

 

這是真的。父女倆比較晚睡,有時候以柔做完功課去樓下,我常聽他倆聊得興致勃勃。

 

以柔忽然轉了話題:「你有沒有想過,我很快就要十八歲了耶!」

 

十八歲就算成年了,有投票的權力。尤其美國的孩子大學就離家,轉大人只是一瞬間的事。

 

只是我看著鏡子裡依偎在我身邊的女兒,忍不住想,無論她多大,還是永遠能跟我撒嬌的孩子吧。

 

雖然以柔已經將眼光望向十八歲,我卻忍不住想記錄這段成長迅速的十七歲。

 

(一)成績

 

以柔明年就要上大學了,但是對於選系還是沒什麼概念,她只知道不要念理科。她的興趣清楚地反映在成績上:從小到大跟科學有關的,從化學、生物,到今年學的物理,都只有B,今年的物理並且整個學期都掛在“B-”,不往上爬也不下滑。另外,她的數學並沒有超前學習,即使許多同齡的朋友都已在學微積分了,她只是按部就班。平常她的數學有A的水準,今年卻老是掛在B。文科的課業,例如英文、心理學、歷史、西班牙文,則都是A。

 

成績不是最重要的,起碼以柔一向很喜歡上學。最近一個週末她感冒,鼻塞、喉嚨痛,她卻說星期一就算發燒也要去上課,否則怕會趕不上進度。星期二早上她說還好前一天有帶病上學,才知道第二天要考試。過了幾天,我出差的時候接到以柔傳來的簡訊,很開心地說,她帶病考的試得了104分(有extra credit ),因此數學升到“A-”了。她爸爸傳簡訊大大誇獎一番,我也寫說非常為她驕傲。一整個學期的B居然升到A級,有些不可思議。務實的媽媽有點想加下一句:「請問你能繼續維持“A-”嗎?」但是若這樣寫未免太潑人家冷水了,所以忍住沒說。

 

回家後偷偷跟V說我的想法,他說已經跟以柔討論過了,她也十分希望能夠維持在A,不想期末成績滑回B。反正只剩期末考,她會好好準備,盡量不要把成績又拉下來。

 

我另一個考量是以柔的物理一直保持在“B-”,如果期末考沒考好,還可以滾到C,偶爾會跟她開玩笑,她總是會瞪我一眼。沒想到學期最後幾個禮拜,她居然將物理拉到B,那就安全多了。

 

其實我們從來沒有過問以柔的功課,她的學習如何都是自己負責。 我們對上什麼大學也沒什麼預設想法,更沒有名校的迷思。只要上適合自己程度的學校就好,多修點不同的課,在大學當中啟發自己的興趣,能夠幫助找到未來的方向。

 

以柔說她暑假將會搜尋資料,開始思考大學想走什麼方向。就看她發掘到什麼想法嘍。

 

(二)男朋友

 

以柔和萊恩當男女朋友(見“母女的親密對談”),不知不覺也半年了。

 

剛開始我很緊張,不知道交男朋友會不會影響課業。現在才了解,男女朋友是很自然的事,我之前把它看得太嚴重了。

 

開始交往之後,「家規」是若要約會,分內之事要先做完才行。另外我們也歡迎萊恩來我們家,可以多認識他。

 

萊恩來家裡,通常跟以柔窩在客廳看電影。我第一次闖進客廳,看到男生舒適地橫躺在沙發上,以柔與他並排,頭枕在他的胸部,窄窄的沙發居然能容兩人橫躺。見到這麼親密的鏡頭,當下倒吸一口氣,不過很快地就深呼吸一下,提醒自己不要小題大作。畢竟時代不同,孩子們不想掩飾彼此的親密,我也別大驚小怪。

 

有一次我想要以柔在家陪我看電影,但是她想跟萊恩出去,後來折衷,請他一起來看。那天我們看Downsizing,雖然這不是青少年自己會選擇的電影,還是看得津津有味。尤其裡面的越南女主角善於指揮別人、有話直說,讓以柔想到自己的媽媽,十分有趣。當所有的人都被縮小躺在原來的床上,再被移到小床,我忍不住說他們真像薑糖人餅乾,剛好用菜鏟來移動,大家不禁哈哈大笑。

 

第二天早上以柔跟我說:「昨天電影還蠻好看的。尤其你說人縮小像餅乾那段,太好笑了。」藉由一起看電影,萊恩也見到我有趣(三八?)的一面,縮短了許多距離。

 

這段時間,他們這對小情人,每個月慶祝交往「週月」,十分慎重其事。有幾次看到以柔在房間掉眼淚,一定是吵架了,但是不久又開開心心出門約會,我想感情就是如此,尤其年輕時的戀愛,大起大落,但也會讓生命更豐富。

 

以前用現實的眼光看高中生約會,覺得多此一舉。高中的初戀修成正果的有多少?與其將情緒浪費在戀愛的甜蜜和苦澀,還不如放在課業。但是以柔這半年的經驗讓我改變想法,無論是普通朋友或是男女朋友,都是交往的課題,只不過男女朋友的關係是專一的,並且更濃烈。藉由交男朋友更深入地認識一個人,並不斷修改對待彼此的態度,這都是好的課題。愛上一個人是無可避免的,既然遇上了,就好好走這趟路。不是嗎?

 

(三)獨立開車當大人

 

自從四月份以柔開車滿一年,可以光明正大地載朋友,她往成人的路上又跨出了一大步。

 

通常她開車大部分都是去小城的市中心,與朋友吃點便宜的午餐,在咖啡店或公園閒聊。但是最近有兩次去鄰城,得在高速公路上開大約二十五分鐘。一次是考試,七點半就得到,V前一天陪以柔先開車探路, 順便探勘考試高中的停車場及教室。考試當天,我目送以柔出門,她先去接萊恩,再一起去,一切都很順利。不久的一個週末下午,為了數學多拿分數,她和同學去鄰城看高中的棒球比賽。這個棒球場剛好與上次考試的高中很近,所以不需預先演練。那天晚上七點半,以柔還得去上薩克斯風的課,結果她從球賽提早離開,先送同學回家,進家裡拿了薩克斯風再去老師家,仍然準時。將時間拿捏地那麼準,讓她很得意。

 

她年紀輕輕就累積這麼多開車的經驗,以後上大學不在我們身邊,我們也能放心。當初自己出國才真正開車,每次上高速公路都心驚膽顫,不像以柔,年紀輕輕已經很有自信了。開車的獨立感,以及縱橫四方帶來的成就感,都讓以柔逐漸往成人路上走去。

 

 

(四)少年法庭

 

雖說開車讓以柔擴展視野,但她也經歷了一些教訓。

 

這段被開罰單的始末寫在小城的臉書上,在此重複一下:

 

「以柔有天獨自開車,聽到一首好聽的歌,遂將手機湊到收音機旁邊,讓Shazam搜尋歌名。說時遲那時快,後方就響起了警笛,警察伯伯來抓了。

 

加州的交通規則是開車時不准用手機,沒想到警察的眼睛這麼尖,一下就被抓了。

 

以柔本想靠邊停車,還被警察伯伯大聲廣播叫她開進旁邊的加油站,眾目睽睽之下被開罰單。

 

警察解釋說這不會影響她的紀錄,但是因為她尚未成年,一定要父母陪同上法庭,去跟法官承認錯誤才能繳罰金,也是有警示作用吧。

 

事發之後,以柔慌忙給我和V傳簡訊,還將罰單的照片傳給我們。她本來擔心爸媽會生氣,但是我們反而覺得開車第一年就被抓,不錯,讓她學個乖。行車用手機本來就會分心,這樣她以後應該就不敢了吧?罰款也要從她的零用錢存款扣,如果她一次付不起,可以分期付款還爸媽。」

 

以柔因為還未成年,因此去報到的是少年法庭。當天我要開會, 請V代表陪去。回來以後,以柔感嘆地跟我聊了許多所見所聞。

 

她要我猜所有少年開車違規,最大宗的原因是什麼?我猜了喝酒開車、超速、看手機,都不對。原來是無照駕駛。

 

青少年要拿駕駛執照,要多加許多關卡(見“長大(以柔與駕照)”)。先是要上三十個鐘頭的交通規則課,繳費後可以從網上學習。筆試通過拿到學習駕照後,還要隨駕訓班上路開車,總共三次以後才能去路考。這兩樣學習都是要付錢的,加起來也要一、兩百元。

 

這些無照駕駛的青少年,如果家裡經濟不好,是不可能花這麼多錢去申請駕照的。我有一些朋友,因為不想花這筆錢,也是讓自己的孩子十八歲以後才去考駕照。但是這些上法庭的孩子也許得出外賺錢,非開車不可,才會無照駕駛。(這裡的公眾運輸很落伍,公車常常繞很遠的路,還是開車最方便。)他們被開罰單後,照樣開車,又被逮到再回法庭。有一個男生已經是第三次被抓到無照駕駛了。

 

有些懲罰是去做社區服務,然後去上藥物教育課程(Drug Education),一位孩子報告法官說有去社區服務,但是藥物教育課程只有在高中開課,他還在上初中,所以沒機會去參加。不過是初中的孩子,年紀輕輕就得上這種課,讓人感嘆。

 

以柔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社會資源懸殊。她用手機被抓是小事,而這些家境不好的孩子,小小年紀就得無照開車或染上藥物、毒品,上法庭已是家常便飯,未來前途只能更令人擔憂。當爸爸不假思索地就寫了一百六十元的支票付罰款,她了解到這個數字對許多家庭是極大的負擔。平常她總是羨慕其他同學開賓士、奧迪的新車,而她卻只能開媽媽的二十年舊車,現在她見到弱勢家庭的孩子,忽然有了新的領悟。

 

我希望以柔的視野與腳步能夠繼續擴展,不要一直當溫室的花朵。上少年法庭,也是第一步吧?

 

(五)好太太

 

Good Wife”是我很喜歡的一個電視劇,以前每個禮拜上演的時候我總是準時觀賞。劇中的人物與我這個黑白分明、照守規矩的科學家十分不同,因此深深被吸引。一兩年前我們訂了Amazon Prime,可以看許多劇集,包括Good Wife。雖然它是成人影集,但是裡面有兩個青少年的孩子,許多與父母的衝突應該能讓以柔引起共鳴,因此我邀她一起來陪我重看。因為我倆之間是不說英文的,就將劇名直接翻譯成「好太太」。

 

就這樣,我們肩並肩地一同看了 一百五十多集的好太太。

 

之前寫著以柔跟萊恩並躺看電影,其實她跟媽媽看電視也是很親密的。

 

自從我們將客廳的家具換了方向(見“我的城堡”),面向電視的就只有兩個大皮椅,我跟V分坐。但是以柔跟我看電視,不願意自己坐另一個大皮椅,因此都來跟我擠,我常開玩笑地說還好我們兩人的小屁股都還塞得下,如果有一天坐不下了,某一個人就得開始減肥。

 

劇中律師拐彎抹角、不時勾心鬥角以達成目標,在倫理道德之間鑽漏洞,也述說人的弱點,及夫妻、親子之間的矛盾,我跟以柔看得心有戚戚焉,常常相視一笑,或是互翻白眼。

 

我們平常都是週末晚上才有時間看,一次看兩集左右,但是有時候以柔會央求我晚點睡,多看一集。最近已經看到最後一季,我決定要去舊金山上班後,跟以柔約好,離家上任前還是把“好太太”看完吧。

 

終於,上個禮拜三晚上以柔的期末考都準備好了,星期五又要去 Papa家,所以我們破例週間日看電視,終於將最後一集看完了。V幫我們照了一張擠在椅子上的相片,作為這一百五十多集母女相依看電視的見證。

 

 

 

以柔十七歲這一年,分外感受到她的獨立與成長,這也是為什麼我能夠放心地去舊金山的原因。雖然日後不能天天耳提面命,但是我相信她會做出對的決定。也許未來這一年的適度放手,能夠讓她長大更多,那也是我最衷心的期待。

 

祝以柔繼續健康順利地往成人之路邁進。

 

 

後記:

 

小城的朋友應該都記得以柔小時候,把拔一想到日後會有臭男生來追心愛的女兒,就信誓旦旦要操獵槍的事吧?那麼現在呢?

 

有天萊恩跟以柔在後方的客廳看電視,V 在前面房間讀書。忽然間聽到嘖嘖地接吻聲,嚇了一跳。他想,他們居然公然在客廳熱烈地接吻嗎?然後他開始猶豫,是要去前方打斷他們的親熱,還是假裝沒聽見?

 

他內心交戰,一時居然不知如何是好。當他正要往客廳邁步時,才驀然發現我家的寶貝狗正在樓梯間用大舌頭舔他的腳掌。

 

原來親吻的聲音都是Benny發出來的!

 

可憐的老爸,這才卸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