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蓄勢待發(中)

有人聽過「思變程式」Change Equation嗎?

 

這個程式是這樣的:D x V x P ≥ C

 

D = Desire or dissatisfaction with current state

V = Vision of future state

P = Practical steps to get there

C = The cost of change

 

這個程式是如果想要變動的渴望、或是對現狀的不滿D, 遷動後帶來的可能性V,達成目標得花的功夫P,大於或是等於變動的代價C,則表示值得追求這個改變。

 

四年前,老闆私下問我,願不願意外派去丹麥,當一個大組的主管。到總公司去歷練,是求之不得的機會,我當然躍躍欲試。但是當時的以柔正值青春期,情緒動盪不已,而且當時她才剛上初中,跟朋友相處甚佳,不願意離開已經習慣的小城環境。V的教職也不是輕易能離開,而且,他若是去哥本哈根,那裏的研究室並沒有適合他的研究方向,不適合申請休假。我隻身上任,放心不下女兒;她如果跟我去,也擔心她在完全陌生的環境適應不良。

 

因此雖然我很想出去歷練,但是基於家庭的考量,還是婉拒了這個機會。記得當時跟丹麥老闆解釋無法去的原因,他看著我不太能理解。

 

他跟我的年紀相仿,之前一聽說加州有外派的機會,一秒鐘就做了決定,全家人帶過來。幾年後北卡能更上一層樓,他又去任新職,這次他的太太及孩子沒有同去,而是回丹麥,因此他就美國、丹麥兩邊跑。

 

雖然都是二十一世紀了,女人和男人之間的牽掛還是有差別。縱然我有雄心,衡量之下還是無法犧牲家庭。

 

如果套入思變程式,我當時的情形就是C遠遠超過D、V、以及P。

 

兩年後,我參加了一個管理人員培訓的活動,收到直屬上司寫的評語:「我鼓勵Janine離開小城的分公司,甚至脫離這個公司,出去磨練。她無論在知識或是能力上都很強,但她若是不離開小城,永遠不會測出全部的潛力。世界很廣,有許多豐富的可能性等著Janine這樣能力的人去探索。」

 

我讀了很是震驚。當時我原來的丹麥老闆早已升任其他職位,現任老闆並不知道之前我被詢問去丹麥之事。沒想到他也做出同樣的結論:離開現在的環境,才有更多的發展機會。

 

這段時間,以柔也逐漸脫離情緒化的青春期,越來越獨立成熟,十六歲以後我們讓她獨自開車,使她漸入成人為自己負責的領域。同一時期,我強烈地感受到職業上的成長開始停滯不前(見蓄勢待發(上),很希望改變現狀,給自己一些刺激,帶來重新學習的動機。

 

我不斷地跟自己、也跟V對話,並且省視到底還值不值得繼續在目前的工作環境待下去。V也經過這段歷程,很能理解我的徬徨。他說四年前我無法丟下家庭的狀況已經過去了,十七歲的以柔已經很獨立,不見得要有媽媽在身邊。如果我真的想尋求挑戰,就應該勇敢去追求。我也徵求以柔的意見:如果媽媽去另一個城市上班,不能天天見面,她能接受嗎?她一向不是兒女情長的個性,也喜歡自己做決定,因此對媽媽追求夢想很能理解。

 

當然這樣的過程不無掙扎。

 

有天聽到樓下以柔和把拔聊天說笑,夾雜著Benny在木頭地板上圍繞他們走路發出的ㄎㄧㄚㄎㄧㄚㄎㄧㄚ的聲音。我聽著聽著忽然領悟到,這麼平凡的時刻,連串起來就是幸福的家庭時光,我能夠拋棄嗎?

 

我又想,如果自己去一個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的,會寂寞嗎?我從來沒有獨居過,能適應嗎?

 

忍不住打開Excel,著手列一個pros/cons 的表格,也許這能幫助我做決定。可是我才寫了第一個字,就放棄了。人生不是數學,將優劣的數字加一加就能做決定。我十分期望新的磨練機會,這個強烈的願望早已蓋過了任何改變會帶來的不便或犧牲。這也告訴我,在思變程式中,天平已然倒向左邊了。

 

就在自己和家人都有了共識之時,老闆問我願不願意承擔一份新任務。

 

(終於寫到重點了!)

 

五年前我幫忙收購舊金山的一個初創公司,之後也一直扮演這個分公司和總公司的橋樑。現在這個分公司有十一個成員,除了原來的兩位創辦人,都是新雇用的科學家。這幾年來雖然極力讓他們有機會來小城的公司及總公司,還是不太能融入公司的文化。因為我在公司的經歷久遠,人脈也廣,希望我去帶領其中一個小組,藉這個機會給他們一些影響,並且繼續發掘在哪個領域可以使用他們的科技。這個任務為期一年,公司會為我在舊金山租公寓,週間日在舊金山上班,週末可以回家。

 

舊金山離小城只有七十五哩,沒有塞車的話,一個半鐘頭就到了。比起原來想要去更遠的地方,這真是小case。我詢問以柔的意見時,她撇撇嘴說:「又不是要去丹麥,有什麼好緊張的。」她想了一下又說:「對了,我週末還是會去找朋友喔!」言下之意就是我不能因為週間日都沒見到她,週末一回來就想要霸佔她所有的時間。青少年的重點在於朋友,讓我莞爾,但是因為她有此一說,能看得出媽媽在她心中的份量,我也就放心了。

 

倒是V比較緊張。平常都是我煮飯,他擔心自己只有幾道菜的本領,無法提供女兒必需的營養,因此希望我開始教他和以柔做菜。其實週末我回來可以做比較複雜的菜,有些食物也可以冰起來。此外,一些簡單的菜(例如滷肉、排骨等等),他們可以自己做,我慢慢教就可以。以柔再一年就要上大學了,現在開始學做菜沒什麼不好。我想這些問題都可以慢慢調整、適應。

 

兩個禮拜以後我跟老闆答覆願意上任,舊金山的創辦人和他們丹麥的老闆也都很興奮。七月以後,就將展開我的都市單身生涯了。

 

這篇文章將是「天空與廚房」系列裡的第七篇文章。這個欄位裡的每篇文章總是夾雜著自己在職業及家庭中的掙扎。十多年過去,我們仨現在面對的則是媽媽決定拋夫棄女的決定,但是大家只有期許,沒有感傷。V常常告訴以柔,一個愛她的男人,總是會支持她的夢想。他樂意讓我高飛,也是對女兒的一種示範。至於以柔,在這段時間我想她也會有許多體驗,除了更獨立,我也歡迎她和朋友帶著睡袋來城市找我。如果因為我的工作機會,讓我們仨都跨出小城的框框,未嘗不好呢?

 

拭目以待未來一年會帶來如何的新經驗吧!

 

(這是舊金山的分公司看出去的風景。又能接觸到最喜歡的海景,真好!)

 

 

延伸閱讀:

         天空與廚房系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