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賞花記

跟以柔回來了快一個禮拜,除了拜訪長輩以外,幾乎沒出門。轉眼她就要自己搭機先回家,我想總得帶她出去走走吧。否則台灣印象只是淡水、捷運、和台北,好似不太像話,於是我決定帶她去陽明山賞花。

 

可惜我雖是台北人,遊玩的經驗都只限於小時候爸爸帶我們去過的地方,讀書時期勤於課業,很少出遊,因此現在要帶女兒出外玩耍,卻毫無頭緒。只好行前問一下公車的資料,加上弟妹以及堂弟的推薦,就帶著以柔出門了。

 

我的計畫是先去前山公園,再走進去陽明(後山)公園看花鐘。但是當我們在公車總站下車,想走去前山公園,我面對著地圖就看得一頭霧水,只好拿出手機看看我走的方向對不對。猶豫之間,以柔在我身旁唉聲嘆氣地,可是都跟路癡的媽媽出來了,也只好認命,不然怎麼辦?

 

終於摸索到了走到前山公園,流水潺潺,樹蔭盎然,但最讓我開心的是見到了杜鵑花。無論是從小長大的淡江大學,或是我後來就讀的大學,杜鵑花到了春天就轟轟烈烈地在校園中盛開,是年輕時最美的記憶。可惜到了美國以後就很少見到,因此在前山公園見到了,像是與老友重逢,好開心!

 

 

逛過前山公園,我又不確定怎麼去花鐘了。返回公車總站,看到有人在等車,就過去排隊。公車的站牌很多,但是看不懂哪一輛才對。還好一位在那裡指揮的阿伯說這裡可以排隊,就信任他囉。

 

這時見到一位洋人拿著手機用英文問怎麼去陽明公園,一臉都是問號。於是我秉持「幫助同胞」的精神,前去告訴他,如果要去裡面的公園,可以跟著我們走,雖然說我也只是聽那位阿伯的發號施令罷了。

 

不久,一輛260公車開過來,司機用擴音器說:「要去花鐘的人上來。」我們就乖乖上去了。洋人無奈地指著車子說:「可是260就是我剛才搭來的車呀!」,我也不懂,但是上車再說囉。幸好還真沒坐錯,否則以盲領盲,未免太可憐了。

 

下車後,走幾步路就見到了久違的花鐘,也是我對陽明山的唯一印象。記得以前佈置的花朵特別顯眼,紅、黃、菊色的鮮花將這座鐘點綴地喜氣洋洋。沒想到這次見到的花鐘雖然還是很漂亮,顏色卻含蓄許多。是中年人疲憊的心態使然,還是小時候的花鐘真的那麼燦爛呢?

 

 

我們在陽明公園隨意走走,見到了許多杜鵑及櫻花,而金毛杜鵑的顏色搶眼,而且聲勢浩大,讓我驚為天人。

 

(以柔說有人在看我們照相,讓她很不自在,就給我擠出這個苦瓜笑容)

 

櫻花當然也美,但是因為美國看得到,就不感覺那麼稀罕了。

 

 

下山之前,我們先去參觀草山行館,這是蔣中正剛撤退來台時的第一所總統官邸,後來改為行館,成為避暑和迎賓的所在。可惜民國九十六年一場大火將行館燒毀,現在見到的是重建後的屋子。新屋的隔間仍然沿襲之前的結構,可惜大部分的房間已經沒有以前的傢俱擺設,只有面向心字池的蔣夫人作畫之房間,能一窺當時的風貌。

 

 

來草山行館也是想在此用餐,否則在陽明山也不知道要吃什麼。這裡的餐廳視野很好,菜色也不錯。我點了東坡肉,以柔點了叉燒肉,還附了香菇雞湯及小菜,之後有茶和甜點。飢腸轆轆的我們吃什麼都好吃,一下子就將午飯一掃而空。

 

 

 

吃完以後我們到外面的陽台遠望基隆河和淡水河的交會,山水盡收眼底。

 

 

我們走到行館外候車,發現下一輛公車要二十四分鐘才會來,以柔聽到要等這麼久,叫苦連天。我解釋說媽媽以前唸書需要等公車的時候,也是常常沒有耐心,就會往前先走,想說如果到了某一個站牌公車也剛好來的話,就能上車。但是哪有那麼巧的事呢?因此常常不知不覺地就走到目的地了。可惜我們現在離終點太遠,不能走路,只好耐心等候囉。

 

幸好聊聊天,車子也來了。裡面塞滿了人,不太上得去,但是為了避免還要再等三四十分,我們硬是擠了上去。好不容易上了車,我忽然有些猶豫下一個行程。堂弟建議在頂湖站下車,徒步看山裏的櫻花,到了泉源國小宿舍站再坐回巴士。我想如果走到下一站還要再等三十分鐘才有車,以柔不又要哇哇叫了嗎?但是都來了,還是照計畫進行吧。

 

我們中途下車,慢慢找路。我看到一條步道,但是不太確定是不是會接回原來的大馬路,以柔不信任我,說:「馬麻,如果走錯,我可是不要往回走的哦。」我看著極陡的階梯,心中有些忐忑,但是依照地圖應該是可以走回原路,就鐵著心往下走了。

 

梯田當中佈滿了櫻花樹,粉嫩粉嫩地點綴在青山之中,十分美麗。我忍不住想到以柔小時候常唸的「烤焦麵包」圖書系列,有一次就是其他的麵包們帶著鬧脾氣的烤焦麵包上山賞櫻花的故事。跟以柔提起,她也馬上想起裡面的奶油麵包、哈密瓜麵包等角色,母女回憶起烤焦麵包把賞櫻花說成「上」櫻花的情節,不禁哈哈大笑。

 

 

階梯的盡頭是柏油路,讓我鬆了一口氣,不多久,就走回原來的大馬路了。很幸運地,這次我們只等了三分鐘車就來了,坐到北投捷運站,就回到了我們不需等車太久的原來世界。

 

美國人因為公共交通運輸很不發達,都靠自己開車,因此很少有「等車」的經驗。這次以柔跟著我搭了四次公車,都得耐心等候。爬進擁擠的公車當中,隨著山路中快速迴轉的車子東倒西歪,也算是特殊的台灣經驗。本來只是想帶她出來走走、看看風景,卻沒想到也嚐到一點等車的甘苦,十分難得。雖然當時嘴巴翹地挺高的以柔是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幸運,但是回媽媽的故鄉,若是不嚐點媽媽長大當中真實的經驗,不是白來了嗎?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