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送不出去的禮物

這一個禮拜,我們一次連收兩張生日派對邀請卡。E的派對是一到三點,J的是二到五點,因為得先去E的,J的就得遲點到。
 
要去生日派對得買禮物,通常就是帶以柔去Walmart,隨便挑一個她覺得朋友會喜歡的禮物,價錢大約在十五元左右。兩年前幫以柔辦過一次生日派對,我知道一下子收到十幾樣禮物的小孩,通常不會好好珍惜。有時候覺得這樣買禮物,實在浪費,但是風氣如此,不得不隨俗。
 
可能也是鑑於平常生日的禮物都沒玩,J的媽媽很特別的附了一張「生日禮物建議單」,聲明不要幫她兒子買禮物,最好幫他家的狗買些罐頭或玩具,最後一個選擇則是捐款給SPCA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我想,與其買禮物給狗,還不如捐款給需要幫助的動物,於是從網上捐了$25,還超過平常買禮物的上限呢。
 
捐款的時候,指名是要用J的名義捐的,到時候SPCA會寄一張卡片給J,說以柔為他捐錢給SPCA,但是基於買禮物都將寫有價錢的標籤撕下的道理,我也交代SPCA在寄卡片的時候不要寫我們捐了多少錢。
 
捐款的過程,我都有告訴以柔。沒想到過了幾天,她從學校回來說,J說即使捐款,還是要幫狗買禮物,才可以去他的生日派對。「這是什麼話!」我心裡想,這次的捐款都比平常買禮物的錢要多了,為什麼還要買禮物?如果他早說,也許我還可以只捐個十塊錢,再買一個小禮物去。現在捐都捐了,還要買什麼禮物?更何況,(這是最主要的理由:)狗需要這麼多玩具嗎?
 
即使如此,我還是想到,如果再隨便去買一顆網球去給狗玩,其實也沒多少錢,這樣去派對會不會比較好看?我不放心的再尋求V的意見,結果他跟我一樣,大手一揮:「That’s nonsense!」他跟我是一樣的想法,既然J的媽媽提供這個選擇,表示他們也願意將狗的用品捐給慈善機構,我們照做就是,沒有義務再提供其他禮物。
 
到了要去派對那天,我特地將SPCA e-mail給我的收據(上面寫著我們藉J的名義捐了錢),印在一張粉紅色的紙上。紙捲起來以後,以柔小心的用一個紅色的緞帶紮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另外,她也自己畫了一張卡片,祝J生日快樂。因為J的生日派對是在他家游泳,我就將綁了緞帶的收據和卡片放在裝以柔游泳衣和毛巾的袋子裡。
 
星期六那天,以柔先去E家慶祝E的生日,派對時,E的媽媽匆忙打電話來,說她可以負責帶派對的小孩去J家,因此我們匆匆忙忙地將以柔的袋子拿到他們家,讓他們一起帶過去。
 
那天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問以柔,J還喜歡你的禮物嗎?以柔咕噥了一聲,我完全沒聽懂:「嗄?你說什麼?」她又含在嘴裡說了一次,還是聽不懂,這樣來回幾次,才聽懂她怯怯地回答:「我忘了給。」
 
我的血液一下衝到腦門,第一個想法是:「這下子J的媽媽會以為我們去白吃白喝,連送禮物的禮貌都沒有!」我拉高嗓門急急地問:「你怎麼會忘了?」V看我的臉拉下來,忙問怎麼了。我告訴他以柔忘了給禮物,一邊又忙不迭的質問為什麼會忘。V一定是不喜歡我對女兒這麼兇,急忙要幫女兒代擋急射過來的子彈。他說都是他把游泳衣的袋子交給她的時候太匆忙,沒有交代清楚。何況,忘就忘了,SPCA遲早會把卡片寄給J,那樣他們就知道我們有送禮物,有什麼關係?他並大聲的説:「It’s NO BIG DEAL」我不悅的回辯:「That’s not the point!」待要繼續追問,他居然兩手揮舞,不耐煩的用中文說:「好啦,好啦!」意思就是到此為止,不要說了。
 
沒想到他居然用起中文,聲音還比我大。不願在孩子面前跟他爭辯,只好把嘴唇閉起來,心不甘情不願的靜靜扒飯。可是我當媽媽的直覺還是感到其中有蹊蹺。好不容易等我們吃完飯,將以柔叫到外面的陽台,單獨問心中不解的一個問題:「妳說禮物忘了給。可是媽媽想不懂,當J在開大家給的禮物的時候,你難道沒有想到,咦,我要給的禮物在那裡嗎?」
 
這就是我一直百思不解的問題。忘記把禮物拿出來是有可能的,但是以柔不是個糊塗的孩子,怎麼可能壽星在拆禮物了,還不會想到要把禮物拿出來呢?
 
以柔不答,頭一低,就開始滴滴答答的掉眼淚。看到她哭,我的心剎時一片雪亮。啊,原來以柔不是忘記給禮物!
 
半晌,以柔抽噎地說:「Ava也有捐錢,可是她還是有帶禮物。」
 
果然如我預料,以柔不是忘了給禮物,而是覺得帶去的薄紙丟臉,乾脆選擇不拿出來。
 
我的心陡然下沉,霎時說不出話來。
 
---------
 
其實我一直不喜歡小孩生日要開生日派對,參加的小朋友都要帶禮物,而壽星也要準備小禮物(goodie bags)讓客人帶回去的這種風俗。一下收到十幾樣禮物的小壽星,通常不知道從哪樣禮物開始玩,因為一次收到那麼多禮物,也不會珍惜。把goodie bag帶回家的小客人,也是一丟就不玩了,徒然浪費資源。
 
我總是記得,小時候沒有什麼玩具,偶爾收到人家送的玩具,總是分外珍惜。記得有一次淡江辦園遊會,我從一早就等媽媽帶我去逛,結果媽媽一整天都很忙,等到她有空帶我去校園,都已經下午四點多,園遊會的攤位早就在收了。認命的我,也不敢開口抱怨,只是默默地走在媽媽身旁,望著一個又一個關閉的攤位。好不容易走到一個尚未關閉的攤位,是在賣洋娃娃的,從來不隨便買玩具給我們的媽媽,居然叫我選一個。我能夠感到這是她不明說的歉疚。我選了一個有金黃色的頭髮,粉紅色格子衣服的洋娃娃。一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那個軟軟的洋娃娃抱在懷裡,好幸福的感覺。
 
然而現在的孩子,收禮物一點也不稀罕,反而不懂得珍惜。J的媽媽知道不用給太多禮物,因此要求捐款給SPCA,但是她並沒有告訴兒子這個道理,所以兒子才會在學校告訴同學,無論如何都要帶禮物來。我跟V都知道捐款的意義,但是我們沒有體會到以柔角色的尷尬,才在她回來說還是要帶禮物的時候,隨便的敷衍過去。以柔不一定了解捐款的意義,才會害羞的不敢把我們準備的那張「紙」拿出來送給壽星。
 
於是那天以柔上床以前,我和她坐在床上,特地把 laptop放到我的膝上,跟以柔到Petco看看。我把狗的玩具那頁攤開,讓以柔看,朋友那天帶去給J的禮物是哪些?
 
「這個。」以柔指著一個玩具骨頭。八塊錢。
 
我問她,我們捐了二十五塊,可以買幾個骨頭?
 
三個。
 
那,J家有幾隻狗?
 
一隻。
 
好,如果每個去派對的小朋友都起碼帶一個玩具,這隻狗真的需要那麼都玩具嗎?
 
我試圖找些被虐待的動物的相片給以柔看,並解釋,我們捐的二十五塊,也許SPCA並不會去買玩具,因為那些動物也許更需要食物,那他們就可以買很多食物。我試圖向以柔解釋金錢的價值。只是這些孩子不愁穿不愁吃,實在不知道他們到底能懂多少。
 
好不容易解釋清楚,以柔也點頭表示了解我們捐錢的意義。我說:「那你星期一去學校的時候,把我們的禮物給他好嗎?」以柔臉一紅,猶豫地說:「我可不可以把收據和卡片偷偷塞在他的書包就好了?」
 
我在心中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講了半天,以柔還是怕J會笑她,給這麼寒酸的禮物。我扶著以柔的肩膀,望著她猶豫的雙眼,緩緩的說:「以柔,你要勇敢!」
 
---------
 
這件事情總算告一段落。星期一上學,以柔就鼓起勇氣將那兩張紙給了JJ也很有風度的說謝謝而收下,並沒有給以柔任何的難堪。只是,這件事讓我和V都有了省思的機會。這件事教會我們,讓孩子建立健康的價值觀是很重要的,並且,當孩子回家說起不可思議的事(例如,她講J說無論如何都要買禮物),不應該用大人的思考態度馬上回絕,而應該細聽她的說法,在必要時才能隨機教育。
 
後來也和美國同事細談。其實,這種邀請一大堆人來參加生日派對的風氣,是最近才有的。和我同年紀的同事,童年時的生日,也都是只有與家人過。更多的閱讀後,發現有許多家長都與我一樣,不喜如此浪費的風俗,並且體諒孩子在壽星當大家面拆禮物的時候,得承擔的「我給的禮物比起人家的會不會太寒酸」的心理負擔,開始發起「參加生日派對不用帶禮物」的活動,這個網站叫做「Birthday without pressure」。
 
以柔的生日接近聖誕節,因為年底要過節,大家都忙,我這個懶惰的媽媽也就沒有幫以柔辦生日派對的習慣,反正生日當天總在公婆家,有姑姑和爺爺奶奶幫以柔過生日。只有在兩年前,以柔問說為什麼她都不能邀請小朋友來家裡過生日派對,我們才幫以柔在三月辦了一個「六又四分之一」的生日派對。經過這次的教訓,我和V決定在秋天幫以柔辦一個「八又四分之三」的生日派對,在邀請卡上將註明不收禮物。我們要讓以柔學習,邀請小朋友來參加生日派對,大家玩的開心就好,不一定要有禮物。
 
不知道這樣的以身作則,是否能教導以柔正確的價值觀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