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1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母女的親密對談

自從V加入交響樂團,一個禮拜當中有兩個晚上都得去跟樂團練習,因此只有我和以柔一同吃晚飯。我們仨吃飯,話題通常比較廣泛,若只有兩人面對面用餐,聊的話題自然而然就親密許多。

 

(一)毒品與藥物

 

以柔有位朋友因為酗酒而入了戒護中心,寫信給她,兩人以信彼此溝通、鼓勵(寫在這則小城的臉書記事中 ),有天晚上我們聊起了這位朋友遇到的難題,我趁此再次強調千萬不要養成依賴藥品或是酗酒的習慣。尤其是毒品,這條線一定要劃清,否則跨過去就很難回來。喝酒也一樣,適量的微醺是讓人放鬆的方法,但是過度了就無法控制,如果要戒酒則是未來一口都不能喝,喪失了品酒的樂趣,因此一開始就要有節制。

 

以柔說她早就知道了,因為她在選修的心理學課中已經學到毒品對腦子的傷害、以及如何致死的原因,她也告訴我同學中用毒品最普遍的是何種,讓我感慨毒品在學校的充斥。

 

相較於我長大的過程,完全沒有接觸煙、酒、毒品的誘惑,現在的孩子接觸的機會多了,幸好學校的教育帶給他們常識,也希望我們當家長的身教、言教,都能給他們一些影響。我總是覺得會變成依賴藥物或是酒精,都是因為生命當中有空虛的縫隙,如果有充實的生活,並感受得到父母和朋友的愛,應該就不會掉到那個無底洞吧?

 

(二)性騷擾

去年美國爆出了許多名人對女人性騷擾的案例,有天我在紐約時報讀到一篇報導Louis C.K.的新聞,感觸良多。當晚剛好獨自跟以柔吃飯,正好拿出來跟她討論。

 

Louis C.K在喜劇脫口秀(comic standup)界中大名鼎鼎,他有喜歡在女人面前自慰的癖好。有兩位年輕女人正在喜劇界發展,參加一個表演後,被邀到Louis C.K.的旅館房間喝點酒慶祝。她們想反正有兩人作伴,應該無所謂。沒想到她們還沒坐穩,就發生了以下的事:

 

As soon as they sat down in his room, still wrapped in their winter jackets and hats, Louis C.K. asked if he could take out his penis, the women said.

 

They thought it was a joke and laughed it off. And then he really did it, Ms. Goodman said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New York Times. He proceeded to take all of his clothes off, and get completely naked, and started masturbating.

 

這兩個女人十分尷尬地看完整個過程,才奪門而出。

 

Louis C.K.也有偶爾碰壁的時候,有一次他問另一位戲劇界的女性是否可以去她的化妝間自慰給她看,她說當然不可能,並且提醒他有女兒,妻子也正懷孕,怎麼能提出如此的要求?他臉紅了,赧然地說:「我這方面有問題。」

 

最匪夷所思地,是當Louis C.K.承認這些事實,他的道歉信寫著:“These stories are true. At the time, I said to myself that what I did was O.K. because I never showed a woman my dick without asking first, which is also true.”

 

我念了這樣的道歉信完全瞠目結舌,他以為有先問才掏他的私處出來,這樣就不算沒禮貌!請問他長大的過程是怎麼被教的,我實在忍不住想要請教。

 

Harvey Weinstein是演藝界的巨擘,公司中的年輕職員來他的辦公室,他就拍拍大腿示意要她們坐那裡,她們果真勉強坐上去,感覺得到他的勃起。以後只要去找他,都得坐他的大腿上談公事。

 

有權力的男人欺負的女生大部分仍然年輕或是資淺,他們才敢為所欲為,在與他們權位相當的女性面前,則完全不敢放肆。以柔再過幾年也會出社會,讓我忍不住要與她好好談一下。

 

我將這些報導講給她聽,說:「這些男人並沒有將門鎖上,如果女生選擇離開都是可以的,但是她們擔心如果不服從,也許未來的事業就毀了,因此選擇留下來。然而事後仍然感覺羞愧悔恨,甚至怪自己,雖然錯都在那個男人身上。」我告訴她,如果這個男人允諾讓他們得逞才有前途,表示沒有尊重女生,沒有起碼的尊敬,以後所有的前途也都是假的。無論是選伴侶或是選老闆,尊重都是最起碼的條件。

 

我很慎重地告訴以柔,不要忘了喜歡並尊重自己,如果有任何事情違反這起碼的條件,就轉身走開,畢竟沒有任何事情是值得貶低自己的。她雖然離這樣的世界還遠,但是現在先打預防針也不嫌太早。

 

這次的長談害我得絞盡腦汁想某些字彙的中文是什麼,畢竟跟兒女交談用到「自慰」這樣的字眼不多吧?以柔後來也不自禁地問我:「馬麻,請問雞雞有比較大人的講法嗎?聽起來好幼稚!」以柔到了五六歲還叫牛奶「ㄋㄟ ㄋㄟ」,被朋友笑,因此至今對這種疊字還有陰影,忍不住問我。我差點被問倒,想了許久才記起「陰莖」兩字,教給了以柔,這也是我們的中文教育的另一次創舉吧。

 

(三)男朋友

 

上次邀以柔去舞會的男生是學校的同學,在她同樣的爵士樂團裡彈鋼琴,有一次他們表演結束,他還停車跟我打招呼,蠻有禮貌的。

 

舞會後,以柔偷偷跟我說那個男生有可能想跟她當男女朋友,我趕快趁母女時間諄諄教誨一番:最好有在大環境觀察的機會,先當朋友,不要馬上進入親熱的階段;他不只對她好,也得對她身旁的人好;就算交男女朋友,也不要拋棄原來的好朋友們,如果佔有慾太強,不是好現象。

 

講了我都覺得有點婆婆媽媽,雖然是老生常談,但忍不住還是要提醒她。後來跟V提起,這位老爸雖然很早就準備好獵槍等著來搶女兒的男生,但是事到臨頭仍然很理智地說:「感情是人生的課題,早點學習沒有不好。」

 

有天晚上吃飯,以柔忽然臉微紅地張開雙臂將手放到我跟V的手上, 有些靦腆地說:「我要宣佈一件事:我跟萊恩現在是男女朋友了。」原來當天下午男生提出如此要求,她也接受了。雖然有心理準備,我還是愣了一下,反而是老爸很自然地恭喜女兒。

 

對女兒的教育總是有一些規範,交男友是新項目,不免也要設一下規矩。我們說約會可以,但是要在光天化日下,而且要事先報備。萊恩要來我們家很歡迎,但是房門要打開;以柔若是要他去他家,我會先跟他媽媽傳簡訊,確定家裡還有大人在才可以去。

 

第一次我問萊恩媽媽他們會不會在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也在簡訊當中說明我們設的「大人得在」的規矩,他媽媽很能理解,總是會確認他們在家。萊恩第一次獨自來我們家找以柔,都在樓下看電影,我也就離開客廳不打擾,但是電影高潮我也下來湊熱鬧,不見得一定留他們獨處。

 

一位男同事說,他高中時如果女友來他房間,他媽媽總是藉機要洗衣服,不斷地來他房間收衣服;以柔也說她去萊恩家,他媽媽不時就來問要不要吃東西,不然就是藉機進來要兒子簽一個表格。萊恩開玩笑地說,有一次我睡了十四個鐘頭沒出房間,我媽媽都沒來檢查,你現在來我家,忽然間她就想到好多理由得進我房間了。我想父母心都一樣吧。

 

以柔再一年半就會離家去上大學,我常常會有「只是近黃昏」的惆悵感。母女關係還是會延續,只是這些朝日相處的日子已近尾聲,我總是想著還有什麼沒交代地,趕快說才好。畢竟人生會遇到很多抉擇,我希望她有足夠的智慧能夠做對的決定,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如果當媽媽的可以有些影響,我希望能多幫她墊點基礎。其他的,就只能信任她了!

 

(這是母女在夕陽下排luminarias的照片)

 

延伸讀:

2009:母女

2009:出口(下)―― 母女

2012:母女(三)

2013:母女“共騎”

2016:母女同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