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戰士

今天是美國的Memorial Day,紀念戰爭中陣亡的士兵。我們趁著週末的長假,跑到舊金山玩。在Presidio裡面開車的時候,忽然見到一個讓人屏息的景象。
 
那是一個埋著一萬五千位陣亡戰士的 Military Cemetery,無數個潔白的大理石墓碑,整整齊齊的排著,因為Memorial Day將至,每一個墓碑前方都插了小小的國旗。朔風野大,大面的國旗被吹的啪啪作響,映著地上一支支的小棋子,形成一幅壯觀的景象。
 
墓園雖大,卻沒有特定的停車之處,如果到了親人安息之處,路旁隨便一停即可。除了立著的墓碑,還看到方形的石牌平擺在草地上,佔地甚小,想來那些陣亡的戰士,沒能回到家鄉,因此只埋下一些逝者的物品,立一小碑紀念,也才能供親人前往追思。
 
有次在紐約時報唸過一篇文章,述說將士們如何將袍澤屍體從失事之處搶運回來。無論是戰機被擊落,或突擊致死,通常失事地點還在敵軍掌控之下,因此要將弟兄的屍體搬回來,實是危險萬分的任務,一有差錯,連自己也要喪命。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只為了將已無知覺的兄弟運回安息,讓家屬感到稍稍的安慰。看著這些無數的墓碑,不由想著,這底下埋著的,應該還包括許多同袍的冒險與犧牲吧?
 
仔細讀墓碑上的年月日,有些甚至遠至1840年,是遠久年代前的戰爭記號。在台灣,棺材上方的地面(也就是墓碑後方)總是小心的包圍起來,在墓場走路也要小心避開。美國的墓場卻沒有如此的隔離,如果在墓碑當中走動,其實就是踩在人家上面,讓我心裡有些不舒服。V告訴我,他們叫墓碑 head stone,因此是立在頭部上方,所以當你站在墓碑前,就是站在地下棺木的正上方。V看我的苦瓜臉,微笑的說,那有什麼,家人通常還會在墓碑前方野餐呢。
 
忽然想到,一部電影 Nine Lives,演九個女人的故事,每一段都是一鏡到底。最後一段,Glenn Close演的媽媽,帶著女兒,在墓園中的一個墓碑前鋪著picnic blanket,坐在上面野餐。那一個段落演完,攝影機越提越高,鏡頭變成俯瞰眾樹環繞綠草如茵、沉靜如永恆的墓場。
 
遠遠的望見V與以柔細讀墓碑,感到有些安慰。我的成長過程,聽到的墳場故事,總是與鬼故事相連,讓我對長眠之地總是產生無名的懼怕。趁以柔年紀還小,讓她拜訪安息之地,用坦然的心態面對,也是一種教育吧。
 
 
上個禮拜五,聽到NPRstory corps 裡的故事:Memorial Day Miracle At 'The Wall',是一個陣亡士兵的父親與照顧瀕死兒子的戰地護士在Memorial Day不期而遇的感人故事,父親真摯的聲音尤其動人,僅以此錄音transcript)祈願所有為國捐軀的戰士們安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