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34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中文考試(下)

自從以柔報名參加中文的SAT考試後,我試著搜尋有沒有什麼模擬考題可以讓她練習看看,但是發現幾乎沒有任何能用的參考書,少數幾本都絕版了。最後花了十元下載了一冊模擬考題的電子書到Kindle上,裡面有四份考題,之後的幾個週末讓以柔試做,對完答案以後我們討論錯的題目。

 

聽力方面以柔幾乎沒問題,寫完兩份考題後,我就叫她不用練習那部分了。至於如何用詞,對她而言也很簡單,幾乎所有的字都認識, 不需要注音符號幫忙,只要選順口的即可。只有第三部分的閱讀測驗,要讀一小段文章再作答,沒有注音符號的幫忙,讀不懂漢字就沒輒,而且段落稍長,比較複雜,對她比較困難。不過我本著到此關頭,懂就懂,不懂的再學也來不及了,只是點到為止。

 

這些考題是中國人出的,其實很多繁體字都寫錯,注音符號也沒拼對,所以有些題目以柔讀得「霧煞煞」。另外,她從小學到的中文,包括小時候我們一起唸的故事書,都很口語化,因此像是週一、週二的講法,她就不懂,我得解釋那是星期一、星期二的意思。

 

有些比較文謅謅的講法她也不懂。例如棒「極」了,她卻選成棒「好」了。因為她覺得棒就是好的意思,口語上她從來沒用過「極」這樣的講法。我讀了放聲大笑,說:「『棒』的台灣話是什麼你知道嗎?就是便便。棒好了就是便好了,你這樣選真是太沒氣質了。」可惜以柔不懂閩南語,無法領略這有多滑稽,我只好趁視訊的時候再跟媽媽重複,我倆大笑一通。

 

就這樣,她在十一月初的考試前,將四份考題都複習過,就上場考試了。

 

那天以柔七點半就自己開車出門去學校報到,她是第一個進教室的。不久,見到一位亞洲男生進來,看到以柔愣了一下,他轉頭跟他媽媽用字正腔圓的中文說:「媽媽,我們走對教室嗎?這裡有一個外國人。」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中國人在以柔面前說中文,以為她聽不懂,雖然她在心裡大聲嚷著:「喂,今天的中文考試要考聽力耶,你以為我聽不懂中文嗎?」但是表面上她只能不動聲色。

 

後來她回家學著那個男生的大陸捲舌腔講給我聽,母女捧腹大笑。近年來有許多中國同學是近年才移民的,中文講得比英文好,這些人在中國接受教育,來考中文絲毫不費力。當然也有許多是像以柔一樣在美國出生、在家講中文的亞裔美國小孩,他們每星期乖乖上中文學校,認字讀書,因此也來考。聽說小城的中文學校最後一年就是幫學生做中文SAT的訓練。

 

以柔完全沒有上過正式的中文學校,只是從小跟我講中文、念故事書(從小念過的中文書請讀「今年夏天(上)」)、看中文卡通(小甜甜、北海小英雄、小英的故事...),並長期在張老師的學校讀寫中文(張老師學校中的教學靈活能在「手工書」這篇網誌真實見到),希望在中文測驗當中,印證一下實力罷了。

 

(我從台灣一趟趟抱回來的DVD卡通還不止這些,有些送人了)

 

以下的錄影是以柔小時候模仿在保兒山丘滑雪橇(全文請見「我家的保兒山丘」),她一路跟我說著中文,但是爸爸一問話就改成英文回答,兩種語言都說得字正腔圓,雙語的孩子運用語言就是這麼靈活自然:

 

 

她考完之後跟我說,真正考試其實比模擬試題簡單得多,只有一些名詞不是很確定。SAT有倒扣,因此沒有把握的題目不要亂猜才好,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沒有留空白,表示每一個選擇大概都有些把握。

 

昨天我們收到考試結果:

 

 

以柔的成績跟滿分很接近,每個項目滿分80,她的聽力考了79分,文法和閱讀都75,800分的總分考了760,算是對了95%,實在很不錯。沒想到這樣的分數,在所有考試的學生當中,是最下面的倒數百分之二十五的排名(25 percentile),是不是表示考的人都幾乎滿分呢?她的聽力不過少了一分,排名就掉到60%,表示40%的人聽力都滿分。閱讀和應用就更不用說了。

 

我去網上查了一下,科目考試當中,中文和韓文的平均分數高至 760,代表考試的學生都熟悉本科,分數普遍飆高。同樣是語言的考試,西班牙、法文、德文、義大利文的平均分數,就陡然降到六百多分,很像其他的科目考試,例如化學、數學等等。想來那些去考這些科目的,都是在學校學外國語的孩子,分數自然比較平均。

 

我摟摟以柔,說:「你考得很好,表示無論是聽力或閱讀,分數都很高。不要在意與其他人的比較,你已經很棒了。」以柔一向是很樂觀的,不用我安慰,就已經很滿足了。她抗議地說:「本來就很好啊,我是白人耶!」呵呵,沒有全白啦,但是我知道她的意思,只是這樣自然學習,都沒有刻意加強,就能測驗出這樣的成績,很厲害了。

 

科目SAT不一定要寄給申請的大學,如果沒考好,可以選擇不寄。有朋友看到以柔的排名這麼低,就說別寄了。我和V卻有不同的看法:中文SAT的平均分數很高,眾所皆知,但是以柔在美國土生土長,卻能考到95%都對,印證她的確是中文流利,也有閱讀的能力,不是只會聽,因此還是值得在申請大學的信中強調一下,也可以把成績寄去當證明。她從小就對語言特別對味,無論是英文、中文、或是西班牙文,學習起來都輕而易舉,也有興趣,科目考試的成績起碼能印證她在這方面的天份,還是沒有白考。

 

考試成績丟開,我也給以柔一個新的工作。

 

我每年都會寫中文和英文的賀年信,分寄給「中文人」或是美國朋友。通常是先寫中文信,再翻成英文,然後讓V幫我校稿,近年來以柔也加入英文編輯的行列。但是我總是覺得自己的中翻英其實很僵硬,他們也改得很不順手,因此今年決定我寫中文信就好,一段段唸給以柔聽,讓她順著中文的意思直接用英文寫出來,希望如此,英文信會比較自然。

 

以柔聚精會神地聽我唸每一個段落,然後用英文直接敘述,雖然不是逐字翻譯,但是含意都有抓到。她寫的英文流利自然,還會加入自己的詮釋。

 

例如我中文寫了「我們也去了許多酒吧,啜著啤酒聆聽現場演奏的愛爾蘭音樂,在輕快的樂聲當中觀察酒保與客人之間誠懇的互動,真是喜歡他們的酒吧文化呀。」,以柔的翻譯是“We also went to many pubs, where we had drinks and listened to live traditional Irish music. In each of the pubs we went to, we noticed that the bartenders were familiar with almost every customer, which created a warm and welcoming atmosphere.”

 

我看她寫這封英文信,用詞小心,下筆之後仍然揣摩再三,文法也十分嚴謹,能看得出她喜歡走人文路線的傾向。就這樣,我讀她寫,逐字推敲,我們母女合作的英文賀年信就出爐了。

 

我讓以柔接受中文教育,原來的雄心是希望她能唸金庸小說,體驗漢學的美。現在自知中文的境界浩大精深,這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了。然而以柔能與中文人對答自如,簡單的文字也都能理解,現在能幫忙做翻譯的工作,這樣我就很滿足了。至於這個媽媽的母語能帶她到什麼不同的世界,我們拭目以待吧!

 

 

延伸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