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 day with the Lefty

最近因緣巧合,在買菜的超級市場見到Mickelson的看板,原來他要來離家只不到一個鐘頭的Napa Valley比賽,驚喜交集之下,當機立斷,馬上買了票。

 

對死忠的高爾夫球迷來說,這場比賽其實一點也不起眼。Presidents Cup前一個禮拜才剛結束,高爾夫球員一年的積分也已結算清楚,所以排名高的選手是不會來參加這個次級比賽的。參賽的人許多都是名不見經傳的選手,希望藉這個機會爬到「大聯盟」,不然就是在重要比賽見過,但是最近打得不好,想藉這個小場面的比賽再磨練一下。還好主辦單位也拉了有名的 Phil Mickelson, John Daly, 以及Zach Johnson等人來撐場面,果然就會有我這樣死忠的球迷來捧場。

 

雖然不是重要的比賽,卻是我們參加過的高爾夫球賽中,最心滿意足的一次。

 

比賽場地在Silverado Resort and Spa,將近十一點才開門,Mickelson中午十二點才開始打,因此我們不需太早起,八點半才從容出門,不到一個鐘頭就到了停車場,搭接駁巴士去高爾夫球場了。因為還沒有人上場,我們輕鬆地先在球場走走逛逛。

 

葡萄酒園圍繞的高爾夫球場內綠草如茵,我們穿著短袖短褲,輕鬆地走在高爾夫球場,呼吸新鮮空氣,好舒服呀。不禁想起以前去過的兩次舊金山的比賽(2009年的Presidents Cup,以及2012年的US Open),明明是夏天,卻只記得寒澈骨的冷。這樣想著,就覺得在葡萄酒園打球實在太舒服了。

 

(用超級市場的推車當Tee Box的指標實在太可愛了。)

 

Mickelson開打之前的半個鐘頭,我們移到driving range去看他揮桿練習。剛去的時候他還沒來,我們隨意看著其他的選手揮桿。這些人都是相似的身形,瘦削而結實,忽然間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挺著微凸的小腹,果然是久違了的Mickelson。長年風吹日曬,他臉上的紋路更加明顯,帶點風霜,只是臉上溫暖的笑容仍然一模一樣。

 

雖然最重要的高爾夫球季已經算結束了,但是Mickelson還有想要揣摩的地方,因此在揮桿練習的時候,他和教練仍然不斷地認真討論,一次次地修改。

 

 

 

開打的時間到了,Mickelson往第一洞的走去,許多球迷也跟過去,我們整個下午就是跟著Mickelson 這一組走。以前我們去的球賽都不准照相,這次的比賽卻允許用手機照相,只要靜音即可。因此我不但親眼見到仰慕的Lefty,還能將他的影像留在手機裡。因為來看的人不多,我們輕易地就能站到好的位置看他打,不像之前,包圍他的人一層又一層,很難看得清楚。

 

 

 

 

例如他的球掉到樹下,我還能靠這麼近看他打出去,球轉個彎然後直直地滾上果嶺,仍然如記憶中地厲害。

 

 

那天的天氣實在很好,加上高爾夫球場相當平坦,走起來不費力,只是後來肚子餓,有點累,剛好到了十二洞,我們看了一下地圖,決定未來兩個洞不跟了,讓他們打完十二洞,再從十三洞轉回來,我們再繼續跟。我們買了一盤比薩,登上可以看十七洞果嶺的帳篷,一邊吃一邊看選手們推桿,正好看到Zach Johnson,很值得。走了這麼久,很熱,因此也喝了一罐啤酒,暑氣全消,又有精神繼續追星了。

 

 

本來我們先去第十四洞等,但是見到來的不是Mickelson那一組,於是我又走回第十三洞的果嶺,還沒到就聽到如雷的喝采聲,聽人說是Mickelson從樹下打上來的。

 

不久見到三名選手走上來,照片中可看到三顆小白球躺在果嶺上,距離都不遠,這些球員的本領十分相當,只是看誰能不能推進洞罷了。

 

 

另外兩位都沒進洞,最後留到Phil,他審慎地勘查、思考,最後才緩緩推桿,只見小白球穩穩地進洞,得到Birdie,Mickelson興奮地握拳,而觀眾們也都熱烈地鼓掌歡呼,我更是拍紅了手。

 

這組球員還沒下嶺之前,我先走去下一個洞。這裡因為只是選手經過之處,圍觀的人稀疏,Mickelson因為前一個洞打出birdie的興奮未消,健步如飛,他見到圍繩後方站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順手就將手上的高爾夫球塞給她,然而腳步一點也沒放慢,人就走過去了。

 

只見這個小女孩猛然轉身將小白球舉高給爸爸看,她的嘴因為驚喜而張大,露出兩顆洞,應該是不久前才掉牙吧,更顯得單純可愛。 我站在稍後之處,整個過程看得很清楚,著實地感染到了小女孩的興奮。Mickelson不只是專注打他的球,對觀眾給他的喝采也都會回應,更會藉機給小朋友具有紀念性的高爾夫球,讓他們開心。這種溫暖、與人親近的個性,正是他會有這麼多球迷的原因。

 

 

除了吃午餐的那兩個洞沒跟,我們那天跟著Mickelson著實地走了整個高爾夫球場,他那天的成績是比標準桿低四桿(4 under),成績不錯,也讓我們有欣賞球技的機會。他們揮桿後,球像子彈一般,咻咻地從我們頭上飛過,感受到的強大力量打在心上,十分真實。通常看電視轉播,他們揮完桿,攝影機就照出球的落點,但我們從球員這裡卻看不了那麼遠,通常要走到下一處才知道他們的球打到哪裡了,這也是現場看和電視轉播最不同的地方。

 

那天走完十八洞,因為心中的興奮,絲毫不覺疲累,到家了才覺得腳趾有點痛,球鞋裡的襪子也沾滿了灰塵。原來球場雖然綠草如茵,但是觀眾走的地區卻是塵土較多,難怪頭髮、襪子都髒了。雖然如此,還是十分值得的經驗。

 

第二天,我舒適地坐在沙發上,將前一天錄下來的比賽又看過一次,這樣比較能了解Mickelson打的球到底飛到哪裡了。每一個洞他從哪裡打,我又站在哪裡,都還記得很清楚,因此鏡頭掃過時會特別注意。通常他打完我都不會馬上走,會等他從我面前走過才移步,也是這個原因,我才進了一個鏡頭,發現的剎那好興奮!V也站在我身後,已經想往前走了,只有我還忠實地舉著手機照相,呵呵。

 

 

本來觀球記寫到這裡應該結束了,可惜發生了令人難過的事,也就記在這裡。

 

我們看球那天是星期六,天氣晴朗,十分舒服。第二天起床後卻發現風很強,而且是讓人不舒服的熱風,揚起的塵土將樹葉、草地、車子都蓋上一層灰。我看了當天的球賽轉播,只見果嶺上的旗子被吹得翻飛,球滾得很快,不是很好打。那天晚上,風不但沒停,而且更強了,一整晚只聽風打得窗戶鏘鏘作響,讓人睡不安穩。第二天起床就聽說Napa Valley火災的消息,許多葡萄酒園和住宅區都付之一炬,許多人的家都被燒地夷為平地。小城雖然隔得很遠,但是因為遠方的火災太劇烈, 空氣中都是灰燼的味道,霧濛濛地,連太陽都是詭異的橘紅色。我星期二騎車上班,下班的時候發現腳踏車座鋪著一層灰,而葡萄園附近的火災仍繼續蔓延,許多人被迫撤離。

 

我跟V幾天前才在那裡看球,過了滿足的一天,沒想到第二天焚風一吹,慘劇即發生,讓我們感慨萬千。我念報紙時看到以下的照片,原來我們去的高爾夫球場也被燒了,照片中的帳篷就是果嶺旁蓋的帳篷之一,我找出星期六照的潔白帳篷,襯著碧綠的草地,多麼美麗,沒想到一天之後就人事全非。

 

Source: The Washington Post)

 

 

現在檢視當天的回憶,仍然充滿感動,畢竟已經許多年沒見到Phil,雖然他已許久沒拿冠軍,但是他對球賽的熱忱仍在,對球迷的禮貌回應如昔,讓人感動。只是之後的大火讓這個記憶黯淡下來,無論是人的生命、或是護衛我們的家,都有可能一夕改變。當時的如茵綠草,現在應該都乾枯了,並鋪著一層厚厚的灰燼。昨晚又颳風了,讓我擔心火勢會不會又繼續蔓延?只希望失去家園的人能找到暫時的住所,新家也能慢慢建起,也祝福葡萄酒園早日恢復以前的嫵媚。

 

 

延伸閱讀;

 

The Lefty(下)── 看Lefty打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