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的交響樂團夢

V進入交響樂團是很偶然的機會, 因為交響樂團沒有喇叭手才進去充數(詳情見“音樂在我家(二)”),沒想到因此開啟了他的視野。他十分喜歡交響樂團的曲子,之前的管樂團再也無法滿足他的心。然而在這段時間,他也領會到自己的小喇叭功力不夠,例如音準的問題。暑假之後,他念茲在茲地就是希望秋季開學後可以考進交響樂團,因此早早就開始準備九月底的面試(audition)。

 

他在暑假初期先跟老師約去上了兩個鐘頭的課,問了所有的疑問,再來的兩個月勤快地練習,甚至跟以柔去爺爺家的那個禮拜也帶著小喇叭,每天練習。在家的時間更不用說,我跟以柔也許閒適地在樓下看電視,他在樓上關著房門,一個個細節重複地練習,老實說他吹的那幾個段落我們聽得很膩了,但他還是不厭其煩地一再演練,那麼幾個小節他可以練上一個多鐘頭。我常會敲以柔的小腦袋說:「你看你爸爸那麼老了還這麼認真,你這麼年輕怎麼可以不加油呢?」以柔做個鬼臉,不置可否。

 

雖然V那麼賣力地練習,我卻沒意會到他有多麼在意進入交響樂團。直到我們之間為了Mickelson發生衝突。

 

九月初的時候,V和我去買菜,在超市猛然見到我最心愛的帥哥高爾夫球手Phil Mickelson,原來是十月份Safeway Open的廣告人形立牌。我追隨Phil年代久遠,為了看他打球也去了好幾次高爾夫球賽(欲知我對Mickelson的愛慕,請讀“The Lefty(上)”與“The Lefty(下)”),在超市乍然相逢,真是驚喜交加。

 

 

比賽的場所離我們家不過一個多鐘頭,那個週末也沒有其他的安排,於是我們決定去看高爾夫球賽,也當作夫妻難得的約會。

 

沒想到我買完票,興奮地跟V報告之後,他卻猛然轉身上樓,害我愣在原處。沒多久他下樓來,一臉尷尬地說:「你訂的那天,是交響樂團的彩排。當然我還不知進不進得了樂團啦,可是...」

 

他明明知道樂團的所有表演日期,卻沒有寫到我們家的月曆上,害我誤以為那天沒事,而他也沒想到要去查,才會出錯。

 

我質問他為什麼不把交響樂的日程表放到我們的月曆?他遲疑地說:「還沒有進樂團就大剌剌地寫這些日期,我擔心這樣反而會導致相反的結果。(“I don't want to jinx it.)」

 

這是美國人的迷信,如果還不知道結果就假設會成功,有可能反而會事與願違。所以若是結果還沒確定,都會避免提早計畫達成目標以後的事。

 

我問他如果進了樂團,可不可以跟指揮求情,就說是預先訂好的票,就缺席這一次不行嗎?(我心裡想的是,「你難道不能跟老師說,這件事對我太太很重要,希望能通融讓我缺席這一次就好了?」)但是他露出為難的表情,抿嘴不說話,因為他最不喜歡說情,或是做出破例的事了。我雖然很希望他能陪我去看帥哥打球,但是此時多說無妨,只能靜待發展再說了。

 

可惜面試以後,V很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回來以後哀怨地說可能進不了樂團了。他說總共六個喇叭手面試,應該只會挑二到三人吧,以他的表現,應該是擠不進去了。其實他也沒聽到其他應試者的吹奏,只是猜測罷了。我看他如此患得患失,覺得他實在很可愛。也許就是太在乎,臨場才沒有表現出該有的程度,不過現在也只能等結果了。

 

本來V只想參加交響樂團,但是他忖度沒什麼機會加入交響樂團,因此結果揭曉的前一天就主動去參加管樂團的練習。這個管樂團也是需要面試的,但是以V的程度,和去年在樂團的表現,綽綽有餘。管樂團的指揮看到他很開心,V解釋說,他自忖只有百分之五的機會進交響樂團,表示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機會會在管樂團待下去,指揮很高興地說:「太好了。我很高興你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性加入我的樂團。」我相信V心中一定是想:「但是我比較盼望那百分之五啊。」

 

揭曉那天,我出門前叮嚀他無論結果如何,一定要傳簡訊跟我說。結果那天下午,他簡短地捎來短信:「Symphony yes. Rehearse at 7.」 我讀了傳回大大的稱讚,著實對他恭喜了一番。那天晚上他高高興興地去參加練習,並也決定在管樂團留下來,起碼支持到第一次的演奏會。

 

雖然他的簡訊很低調,我知道他心裡一定欣喜若狂,畢竟這是他自暑假以來一直努力的目標。演奏交響樂是他以前沒接觸過的美麗領域,能夠參與,就像彌補了心中缺的一角,我也為他高興。

 

V圓了他的交響樂團的夢,那我去看帥哥打球的夢呢?

 

雖然很為V高興,但是我也沒忘記自己的「私利」,因此大大恭喜他之後,趕忙問那個彩排會和看球衝突嗎?他很開心地說:「那是我們要跟歌劇配的演奏會,喇叭的部分很少,我又只是第三席的小喇叭,我想沒問題。我今晚就寫信給指揮溝通。」

 

音樂與老婆都能兼顧,他實在太幸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