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4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出差

聖誕節的時候,婆家的人都在問,Janine,你明年的travel schedule怎樣?去年的出差次數太多,有點聲名狼藉,難怪要被問。不過我只是聳聳肩,明年的事還說不定,加上當時實在坐飛機坐怕了,不願再想這事。
 
新年過後,果真讓我安分的在家待了好幾個月。直到這個禮拜一,終於為今年的旅行揭開序幕。只是,比起以前遠越重洋的旅行,這個四天三夜、只跨過一個時區的出差,實在是小意思。不過去的山城,是V在十歲以前住的城市,又有一分好奇和無名的親切。
 
VColorado一個群山圍繞的小城出生,然後在Denver住到十歲,因為父親換工作搬到東岸,然而長孫的V,只要暑假就回祖父母住的小城幫忙,這個小城對他來說,如家一般的親切。因此當他高中畢業,毫不猶豫的只申請一家大學,又回到ColoradoBoulder,度過茂盛的青春歲月。這個人平常說什麼都輕描淡寫,可是每次說到這個生於斯長於斯的高原,總透出掩藏不住的感情。
 
偏偏我對Denver的認識,只有他們的棒球隊Rockies,因為地勢高空氣稀薄,球總是飛的很遠,因此投手特別怕去Denver打球,怕被打爆。當我坐的shuttledowntown開過,看到寫著"Home of the Rockies”的球場居然夾在高聳的建築物當中,著實嚇了一跳。能擁有從downtown步行就能走到的棒球場,這個城市的人應該是幸福的。
 
出差最喜歡的是晚飯的時光,平常嚴肅相對的同事,難得一同吃晚飯,談完正事以後,能放鬆的聊些工作以外的事,一趟旅行下來,能有新的認識。 不過這次吃晚飯的時候,聽到一些話,讓我想了好一會兒。
 
才剛點完菜,一個男生說,如果等一下我們聽到他跟太太在電話上說,跟他吃飯的一群人都很無趣,菜又難吃,希望我們能了解這是他善意的謊言,不要太介意。他解釋以前的幾趟旅行,人在美麗的開會所在地,太太卻忙著照顧生病的孩子,讓他不能誠實的說,出差的日子有多好。從此以後,他總是小心不讓太太感到他出差的愜意,反而會把出差說的苦不堪言,在家辛苦的太太才不會太介意。他才說完,另一個傢伙也附議,說上次不小心跟太太說,與另一個研究界有名的女教授在開完會以後的banquet跳舞,結果太太生氣,現在也學乖了,不跟太太說出差中愉快的事。
 
又有一次,有訪問學者來公司,我們帶他們去吃飯,訪客說這次開會真好,從起床到睡覺都在說研究的事,不像在家裡,如果半夜了還在工作,就會被太太問,怎麼還不去睡覺,他開玩笑的說,有時候還真得去廁所偷偷工作才不會被唸。當下又是一堆男生紛紛加入,說太太也有同樣的態度。
 
這種場合,我常常是唯一或少數的女生,聽他們這樣說太太,總是無名的想幫她們辯駁。其實這些人都不是不好的先生,飯局上說起太太和自己的小孩,總是能感到家庭的溫馨,可是說起以上的事,調侃的語調卻居多,讓我聽起來有些彆扭,要附和當然沒辦法,但要幫太太們辯護,又無從辯起。
 
其實,出差的日子,除了坐飛機的疲累,與旅館中因時差而失眠,通常都是十分有趣的。可以認識陌生人,到平常不會去的昂貴飯館吃飯,試喝各式的酒和甜點,在陌生的城市中,忘卻日復一日的單調生活模式,讓緊鎖的心稍稍釋放。我在家書或電話中,總是很自然的讓V知道我這隻出籠的鳥嚐到自由的快樂,更等不及告訴他旅途中驚艷的見聞。
 
聽這些先生們要刻意隱藏出差中快樂的部份,讓我有些不自在,回旅館打電話回家,想問V,我都沒有刻意低調,會不會傷他的心?沒想到電話中,以柔興高采烈的說在看Home Alone 2的電影,照理weekdays她是不能看電視的,趁媽媽不在,把拔馬上特地去租DVD,讓她享受一些難得的自由。我笑笑的跟V說:「Looks like you are having fun。」他很驕傲的說,本來就是這樣,好不容易媽媽不在,我們也剛好放鬆放鬆。看來,出差對我有新鮮的快樂,對他們也是解脫束縛的享受,可說是各取所需,倒也不錯。
 
回家時,在飛機場,發現坐頭等艙或特等(premier)的會員,通過安全檢查時可以走捷徑,因為去年大飛特飛,我今年已是特等的會員,揚揚手中的boarding pass,就避開了大排長龍的人群,直接通關。看到排在前面的都是男人,不是西裝畢挺,就是穿著昂貴的皮夾克,低頭看看自己,因為要坐飛機,特地穿了牛仔褲,腰上隨便纏著一件軟呢的夾克,混在這群人當中,有點不搭調。
 
飛機降落後,我拉著簡便的行李箱,上了shuttle去停車場拿車。開車回家的路上,不覺想到,曾幾何時,開車、上飛機、去陌生城市、然後再自己下飛機取車回家,已經成了家常便飯。我一直不想當大人,卻不知不覺的變為其中一員。如今常自我期許能逐漸獨當一面,但另一方面,也試著不要在杯觥交錯當中迷失自己。這兩者不該互相衝突,但分隔線又是那般微細。
 
這樣想著想著,忍不住將車窗搖落,讓大把大把的風灌進來,飛揚的頭髮打在臉上有點痛。忽然想起,唸研究所的時候,買了生平的第一輛車,那時候,只要心中有事,就會開車出去,沒目的的往前開,也會像現在一樣,將車窗搖下吹冷風,讓頭腦冷卻清醒一些。想來有些習慣,無論外界環境如何變遷,還是不會變的。
 
起碼,我是這樣希望。
 
 
PS:平常到陌生的城市開會,總喜歡拿張地圖出去走走看看,可惜這次的行程緊湊,從早到晚都坐在無窗的會議室裡。帶了相機,可是只照了這麼一張照片,是旅館房間看出去的高樓與遠方的山,覆蓋的白雪靄靄。沒為家人帶回任何禮物,只有這張照片,也許能為V勾起一些舊時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