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Benny的日子

聖誕節前,好朋友問,我們去婆家的時候,可否讓Benny去她家,她想要讓孩子們實際經驗,知道照顧狗需要多少心力,才能了解養狗不是那麼簡單。

 

我顧慮到Benny的前科,他不懂我們旅行結束會來接他,有一次送去「保姆」家卻在圍牆下挖洞想逃出來(見“Benny的家”),自此後我就都請一位固定的小姐來家裡帶Benny,不敢再送他出去了。雖然朋友是好意,但我還是不敢冒險,最後還是婉拒她的邀請。

 

不敢讓Benny去好友家也有其他的顧慮。

 

這傢伙自以前就是會翻垃圾桶,所以我們出門都得將垃圾桶放到檯子上;平常有人在家他都會從狗門出去方便,但是我們若不在家就大模大樣地在客廳尿,只好在牆邊鋪上報紙,讓他在室內有固定的“廁所”,起碼濕的報紙還能天天換。

 

沒想到最近他居然又想到一個新招。

 

聖誕節他趁看他的姊姊去上班,爬上椅子用力壓,椅子躺平以後變成一座橋,可以上吧台,他吃了一整盒的狗骨頭和人吃的餅乾,然後跑到後院草地上吐了五大攤(還知道要去戶外吐,算有良心)。

 

(是這樣爬上去的;這傢伙以前是馬戲團受過訓練的嗎?)

 

我們過完節回來以後,他故技重施,照樣爬到吧台上,我趕忙將cereal移到別的地方,狗餅乾、骨頭則放到塑膠罐,蓋子是旋上去的,想說這樣子應該就能防止他咬開。沒想到有一天回到家,發現又掉了幾個罐子在地上,而且看到一個咬痕累累的蓋子,完蛋,真的被他咬開了,而且是最不好消化的狗骨頭,我才剛多加幾根進去的呢。本來遍尋不著罐子,後來才在前面的客廳找到裡面已經空了的罐子,可能骨頭很難叼出來,所以一路推著罐子試圖叼出骨頭,最後終於成功了。

 

(傷痕累累的蓋子,還沾著幾根白色的狗毛)

 

我實在很擔心這麼多骨頭會讓他腸道阻塞,先跑去後院看有沒有吐,那裏卻沒有任何痕跡,看他也沒有異狀,只是那天晚飯他反常地沒有跑來討吃。吃得那麼撐,怎麼還能再塞食物呢?

 

(這是平常吃飯的程序,總是非常守規矩地坐著等吃。)

 

第二天早上,他又肚子餓想要吃飯,也去後院便了,這個驚險算是平安渡過了。至此再也不能將狗零食放在吧台上,只好重新整理,將無關緊用的飲用水放到吧台,其他的放到他絕對爬不上去的檯子上。不在家的時候,也將椅子轉一個方向,這樣子他就算爬上去,也上不了吧台。

 

(上班的時候椅子是直立的,回到家變這樣,表示他又試過了,只因上不去吧台而作罷。)

 

現在既然食物都移開了,我們就算不把椅子斜放,他上去過幾次看沒吃的,現在就不會去壓椅子過獨木橋了。只是我們會感嘆,那麼一大片檯子,卻不能擺食物,他也未免太會影響我們的生活了吧?

 

沒有養狗的人讀到這裡,可能會感嘆:「養一隻狗,這麼麻煩!養狗花的錢(狗食、看病的費用等等)自己來花不是很好嗎?還得操這麼多的心,沒事夯枷(giâ-kê)幹嘛!」

 

還沒有養狗之前的我,即是如此的心態。我也想起提議假期照顧Benny、給孩子一個經驗的朋友。也許照顧Benny一個星期,能夠了解養狗的負擔(帶狗散步、去後院撿拾糞便、搗蛋後收拾善後),但是狗帶來的滿足感,卻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在一個禮拜當中衡量出來的。

 

Benny跟著我們生活,是家人,也是生活中最恆常的定律。

 

比起其他會撿球,或是玩玩具的狗,他其實什麼都不會,只是喜歡跟家人在一起。想去走路的時候,他會頻搖尾巴,將頭貼在我的小腿上,就是說咱們走吧。他無聊地躺在地上時,如果我們走近,就會翻身將肚皮朝天,就是說你來幫我抓肚子吧。他不會說話,與我們溝通卻綽綽有餘。

 

我們仨當中,Benny與以柔最親近,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剛來我們家的時候,都是以柔訓練他的關係,或是因為以柔最會跟他玩?明明他的床是放在我的床邊,但是近年來以柔開門睡覺,他就自然而然地選擇去姊姊的房間睡,而且還挑一個小沙發睡。這隻宅狗,只要有地毯就不躺地板,有沙發就不睡地毯,有床更不甩沙發了。可惜我們不讓他上床,因此他才退而求其次地睡以柔的沙發。

 

這個黑白條紋的沙發打開是一個床,這是結婚前我手術,媽媽來照顧我的時候特別買的,放在我分租的小房間裡讓媽媽睡。這幾年來跟著我們搬了好幾次家,現在變成以柔房間的沙發,朋友來可以坐在上面聊天。但是現在被Benny當床,還會在上面挖洞,已經變得髒髒的,而且還被挖破一個洞,這麼有紀念價值的沙發床,卻被他摧殘,但是一早見他睡得香甜,又一點都不介意了。

 

 

以柔的房間還有一個beanbag,有天她在沙發上讀書,Benny想睡沒地方去,靈機一動去beanbag睡,發現非常舒服,因此這個小紫沙發就成了 Benny另一張床,晚上以柔總能聽到他在上面翻身發出的沙沙聲。

Beanbag都被Benny睡出一個形狀了)

 

我們仨中,我最寵Benny。

 

我平常對事,包括對以柔的教養,都是理智勝於情感,但是對 Benny卻是無條件地寵愛,無論他犯再大的錯,只要一屁股坐下來,用大大的咖啡眼睛凝視著我,我就完全融化。最經典的故事就是,有一次我們回家發現Benny莫名其妙在屋內大便,以柔一邊撿拾糞便一邊抱怨,我居然說:「起碼他的便便很乾,都沒有沾到地毯對不對?這表示他很健康!」 以柔哇啦哇啦大叫,說馬麻你太偏心了,他無論犯什麼錯你都幫他找藉口,在家裡大便,你還慶幸他起碼很健康!

 

我會對Benny 這麼寵愛,實在是因為他對我具有療癒的作用。無論我的工作再緊張,或是受到什麼挫折,他仍然是恆常不變地對待我,讓我撫摸、跟我撒嬌,我在與他的互動當中,不知不覺地就忘了其他的煩惱。他雖然不會掉毛,但是毛很容易打結,因此得常修剪,我如果心情不定,常常把他拉來剪毛,在機械的剪刀動作當中,慢慢地能宣洩心中的焦慮。他雖然不愛被剪,但也只能默默忍耐。

 

以柔有姐弟情結,總是覺得我愛Benny比較多,我常得解釋,寵愛狗狗是因為對他沒有期待,愛就好了。但是對以柔的教養有責任感,得將她教成以後能夠在社會獨立的成人,因此不能只是溺愛呀。以柔嘴巴說說,其實愛極了弟弟,常常會傳照片給我,例如下面這張。

 

(這個沙發也是Benny眺望的好地方)

 

以下的錄影,是Benny 跟姊姊撒嬌的鏡頭,他什麼都不用說,只是親愛地依偎著,發出滿足的呼嚕聲,其他盡在不言中。最後以柔給他的親吻也是很自然的,人與狗的互動,與他們帶來的滿足與幸福感,都在這些平凡的時刻中,個中滋味,只有養狗人能了解。

 

 

小城的獸醫教學醫院十分有名,一位朋友最近帶她的狗狗來看病,我下班後將她們接來家裡吃晚飯。她的狗狗Simba得了巨食道症,食物無法順利進到胃裡,所以要直直地坐在人身上餵,這樣吃東西才沒有問題。小狗狗反正喜歡被抱,這樣吃沒有問題。

 

 

我跟朋友在廚房一同準備晚飯,兩人當狗媽媽許多年了,滿口都是狗經,聊起來津津有味。

 

許多人(包括養狗之前的我)可能會覺得,狗生病為何要大費周章(和鈔票)地看醫生?然而狗是家人,除了怪病之外,仍然舉動健康,只要能力可及,怎會視而不救?有人不願養狗,則是因為不想和狗狗生離死別之際太傷心,然而舉凡生物都有死亡的一天,人也不例外呀。難道因為如此就不去愛人嗎?我珍惜著與Benny相處的每一天,也有心理準備終有道別的一天。我希望他帶給我的每一刻之幸福感,能夠勝於離去時的悲傷。

 

以前聽說有獸醫會來家裡給狗狗打安樂死的針,我以前覺得這樣子似乎小題大作,帶去獸醫院打不是一樣嗎?然而近年來帶Benny 去獸醫院健康檢查、打預防針,他只要一進醫院就害怕地發抖,讓我不免想著,他這麼怕醫院,如果瀕死之前還帶他去最怕的地方,情何以堪?我希望他以後不需要讓我做艱難的決定,但若是非如此不可,我也是會請獸醫來家裡的。

 

朋友之前才剛跟她養的第一隻狗道別,她與我聊起了當時的情形。每一場馴養都是緣分,到了說再見的時候也是好好道別。於是我們抱起了各自的狗,用腳架和自動拍攝的功能捕捉了兩位媽媽和狗兒子的鏡頭。

 

 

有一天我們在吃晚餐,Benny照例在我的腳邊坐著,如果不小心有食物掉下桌,他就可以適時吃掉。我摸摸他的小毛頭,感嘆地說:「你們不知道他帶給我多少快樂!」父女倆無可奈何地對看,偷做鬼臉。我又說:「我想從此以後我都會是個養狗人吧?」

 

養狗真是麻煩,而且有許多責任,然而他們帶來的快樂與安慰卻是無可衡量。以柔常說:「他只要看起來可愛就被愛成這樣,太不公平了。」這也是我們馴養出來的寵物個性啊。只要願意跟我們親近,用大大的眼睛無辜地看著我們,就能被無條件地被愛。只因為與人相處需要用心,但是跟狗狗,只要給他們溫暖的家,他們就傾心給予全心的愛。

 

今年的七月是Benny 來我們家的七週年紀念,一直忖度著要寫一篇紀念性的文章。真正寫起來才發現他帶給我們的幸福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畢竟他是一隻很無聊的狗,喜歡睡覺、不會玩玩具、沒人在家的時候會做壞事,唯一會的把戲是翻肚子給人家抓肚皮,然而狗是自己的好,在我們眼中他仍然是一隻最棒的狗。感謝這七年來有Benny陪伴的日子,希望他保持健康,我們一家四口繼續快樂地生活下去!

 

 

PSBenny的故事都收錄在“Benny”的分類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