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英雄

兩年前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覺得三十幾歲是生命中最滿意的一段時光。兩年下來,不得不說,其實四十多歲也還是很棒的。也許,人都有這樣的本能,能在生活中找出快樂的切點,然後告訴自己,正處於生命的巔峰。因為如此,才有繼續往下走的勇氣。
 
唯一的稍稍一點遺憾,就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一些年輕的時候覺得重要無比的事,現在變得無足輕重。在我最明顯的,就是對球賽的熱情。
 
今年,比我只大一歲的Greg Maddux就不投球了,於是,整個spring training我都覺得少了什麼,當紐約時報報導洋基和Mets的新球場,我也略過不讀,昔日的Mets球場,是我和V開五個鐘頭專為了去看Maddux投球的球場,全場的紐約球迷都為主隊加油,唯有我在每一次Braves打出安打時激動的大聲鼓掌,或是當Maddux漂亮的接殺打者出局時,高興的大叫歡呼。近年來即使對棒球的熱度減少很多,但是每隔五場Maddux上場時,我還是會守在電視旁,管他只投五局還是六局,我都珍惜他投出的每一個球。從東部換到西部,我們到了San Francisco Giants的球場,還是為客隊的他加油。
 
他退休的那天,V傳了e-mail給我,他客觀的說,Maddux急流勇退的決定是對的,球場英雄通常最糟的決定就是stick around too long。我當然知道,近幾年來也深深感受到他「老來」力不從心的難堪,但是還是有那樣的一刻,也許是個註冊商標般的由外轉內的變化球,也許是他飛身接球的一刻,或是他盜壘後滿意的一笑,在在顯示他還是非常享受打球,我總是以為他會當個像Nolan Ryan一般的長青樹。因此他低調的決定退休,還是讓我驚訝又傷心。今年的球季,完全沒有想看球的動機。英雄老矣,跟班的也沒什麼戲唱了。
 
還有Knicks
 
我唯一幫主場加油的球隊就是New York Knicks。經年累月的看他們打,即使Pat Riley沉滯的防守為主的戰策使他們不見得是「打的好看」的球隊,我還是隨著紐約廣大的球迷幫他們加油。那時候我和V還沒結婚,晚上在他家看KnicksPacers打季後賽,打到最後幾分鐘,情形不看好,V開玩笑的說這可能是這季Knicks的最後一場賽,那時候還是小姐的我,刁蠻的很,聽他這樣唱衰我的球隊,眉頭一皺嘴巴一翹,馬上抓了車鑰匙,當場走人。路上當然還是從收音機聽球賽,等開回家,Knicks也驚險贏球了。一入家門,V道歉的電話也馬上追到,我拿起電話就劈頭說:「這次算你好運,Knicks沒輸,你難道不知道說這樣的話,如果Knicks輸了我會把帳全算到你頭上嗎?」
 
結婚十四年後的我,早就不會這樣跟老公賭氣發飆了,不過想起以前可以如此任性的為所欲為,真是年輕呀。
 
那年老八的Knicks與排名第一的RileyHeat打季後賽,明明要輸了,Allan Houston的球卻滾進籃框,通常比賽到緊要關頭,我總是緊張的遮起眼睛,可是那天我壓著砰砰跳著的心,卻從頭到尾看到那奇蹟般的球彈跳幾次才滾進去。就這樣,我們把第一名的Heat氣走!我哇哇大叫,又叫又跳的,然後我與V高高興興的開著敞篷小跑車跑出去,從來沒有感到過那樣的暢快。
 
當球迷就是這樣,球隊suffer的時候你也隨之suffer,然而,如果跟久了,就有那麼微小的機會,能感受到一輩子無從感受的快樂、刺激、與痛快!
 
我現在不僅不看Knicks,基本上所有的NBA都不看了。今年,想來棒球也不會有動機看。Brett Favre回鍋一年又草草再次宣布退休,讓我對著報紙大嚷:「I told you so。」於是,現在只剩下Phil Mickelson的高爾夫球,能在他充滿魅力的微笑裏稍稍迷失一些,照理,高爾夫的球齡較長,我應該不會太快又失去下一個英雄吧?
 
我是個英雄崇拜主義,唯有帥哥英雄們能讓我有看球的動機,因此當英雄們紛紛收起球鞋,我也由一個年輕的瘋狂球迷,淪為如今的….
 
什麼呢?
 
其實我還是喜歡現在失去球迷身分的自己,畢竟,少了看球的得失心,生活變得容易的多。可是,一小部分的我,還是懷念那個有英雄能崇拜,有球賽可以嘶喊,球輸了能傷心一個星期,但是贏球了能讓我開心更久的年輕日子。
 
一不小心,生日感言居然寫成過去的英雄們。再兩個鐘頭,又是另一個里程碑。祝自己,即使過去的英雄不再,球迷身分不再,還能持續的尋找生命中的動力。
 
就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