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胃王

以柔是個愛吃的小孩,從小我們就不需要為她吃飯擔心。
 
記得一歲半的時候第一次帶她回台灣,她還不太會說話,吃「真正的飯」不過半年光景,誰煮什麼菜她都照單全收,而且吃的嘖嘖有聲,問她好不好吃,她就猛點頭。兩位帶過她的褓姆都是特別會做菜的小姐,看以柔吃的帶勁,都有同樣的心情:「為以柔煮飯,就是甘心!」果然,有次帶以柔去乾媽家,乾媽煮了豬腳,問以柔要瘦的還是肥的部位,她說「要有皮的。」我們聽到這麼行家的話,都嚇了一跳,原來媬姆來照顧她,中午總是會分便當裡的菜給她吃,因此早就吃過豬腳好吃的皮了。褓姆離開後,都還是我們家的好朋友,偶爾把以柔留在她們家,她們總是會卯起勁來煮好吃的餵以柔,有一次,媬姆煮了好幾道菜,每道都是以柔愛吃的,她每樣都吃的很高興,其實早就飽了卻還捨不得停,居然吃到吐,我們對這嘴饞的孩子,真是莫可奈何。
 
我們在家吃我煮的中式菜餚,由於材料與手藝有限,很少煮「道地」的台灣菜,但是以柔還是生就一個「台灣胃」,帶她回家,吃控肉要吃肥的;麻油雞湯加了多少米酒也照喝不誤;剛蒸完白斬雞;阿嬤坐在凳子上剁雞,她坐在旁邊看,阿嬤隨手遞來的仍舊溫熱的雞心雞腎,她都吃的津津有味。看她吃的這麼心滿意足,又想這些都是她的爸爸絕對一碰也不碰的,想來胃口也是有遺傳,否則如何解釋她這般的台灣胃?
 
去年阿嬤的生日,以柔問我卡片要畫什麼,我說畫個你跟阿嬤最快樂的記憶。以柔不假思索的就畫了這張卡片:

 
 
過年回去,除夕時全家圍爐,火鍋裡有四嬸婆特地從新竹買給以柔的貢丸、淡水魚丸、還有kamamoko以及其他新鮮的材料,冒煙的火鍋、酒足飯飽臉頰通紅的家人,想必給以柔極深的印象,才會連保護椅子腳的布都記得一清二楚。可惜近年來,一方面是過年時通常是公司最忙的時候,再來也是我將休假集起來放在暑假讓以柔回去上學,過年就再也沒回去過,只能與以柔瞪著台灣傳來的火鍋照片流口水。阿嬤心疼以柔,答應暑假也可以吃火鍋,看來冷氣得開的很強才能吃吧?
 
--------
 
美國的餐廳都會為孩子準備特別的菜單(menu),但內容貧乏,也不夠營養,我的胃口不大,因此我們總是多要一個碗,以柔就跟我分吃。這種情形一直到去年的某日,我們母女相偕去分吃牛肉麵,結果那天一回到家,我們不約而同的衝去拿cereal出來吃,原來兩人都還餓,這才驚覺,以柔已經過了「分吃」的年紀了。後來有一次以柔點排骨飯,我吃牛肉麵,兩大塊炸排骨、豆腐乾、一顆滷蛋,以柔都吃光光。我的牛肉麵倒是吃了三分之二就吃不下了,以柔問我可不可以給她一口我的麵,我給了她一湯匙又一湯匙,她還要,乾脆把剩下的整碗都給她,她居然也吃光光。

 
 
 
 
最近的晚餐,以柔已經吃的比我多了。好吃的瑞典肉丸,我吃一顆已經飽足,她吃了兩顆還要吃,我硬是將第三顆切一半,只准她吃一半;炒高麗菜加削細的紅蘿蔔絲,她可以把半盤的菜都倒進她的碗裡,害我總要提醒,別忘了留點給別人吃。我像是個保護食物的警察,不斷對以柔的食量做管制。V總會提醒我,有多少父母對挑食而營養不均的孩子傷腦筋,我不僅不感恩,還做無謂的擔心,實在很傻。他強調以柔正在長大,需要能量,尤其她的活動量大,吃下的熱量只是讓她更結實,並沒有肥胖的跡象。另外,因為吃的好,她也不斷的長高,在班上是最高的那群人,讓爸爸驕傲的很。我也得承認,每次帶以柔上學,看她放下書包就往playground直衝,不得不感嘆這個年紀的孩子,只要能跑就不會用走的,活動量這麼大,也難怪需要補充能量。另外,以柔只是照三餐正常吃,我們讓她帶去學校的點心都是水果或是cheese,不像其他孩子的點心,甜點特別多,讓以柔有時候會抗議:「我帶的東西太健康了!」只要吃的東西都是有營養的,成長中的孩子,也不能限制她不吃吧?
 
不過V總是解釋說以柔正在發育,我忍不住要反駁,不是應該青春期才吃多嗎?為什麼這麼早就開始?他只是賊賊的笑說,你如果覺得現在就是吃的多,等她到青春期,你就看著辦吧!
 
不禁想起,我國中的時候開始發育,明明瘦的像根竹竿,吃東西卻像頭牛似的,飯前已經塞了一大堆東西,晚飯還是照樣狼吞虎嚥。爸爸總是調侃我,你既然晚飯還是吃這麼多,可見飯前吃的食物並沒有填飽任何空間,那不是浪費了嗎?
 
那時候台北有一家餐廳叫做女王漢堡,雖是賣漢堡,卻有西餐廳的幽靜,我們父女倆只要剛好上台北,有機會就會跑去吃。正常規格的漢堡叫做女王漢堡,還有特大號(好像兩層?)的漢堡則叫國王漢堡。胃口小的爸爸只要女王漢堡就行,我卻非得吃國王漢堡才填得飽肚子。一次女侍送來我們的漢堡,很自然的將國王漢堡放在爸爸前方,女王漢堡則給我。其實等人家走了,我們偷偷換過來就好,爸爸卻不放過機會,用他慣常的大嗓門、半個餐廳都聽得到的音量,大聲的對女侍說:「小姐,你放錯啦!這個女王是我的,國王嘛,嘿嘿,要給我女兒才對。」
 
至今還能清楚的看到當時那位穿著粉紅色圍裙的小姐,不可置信的望著乾瘦的我,訕訕的將高聳的國王漢堡移到我前方。我鼓著腮幫子瞪爸爸,只是礙於在別人面前,不好當場跟他抗議居然這樣當場揶瑜我。
 
而爸爸只是滿臉調皮神情的笑著望著我。
 
經過數十年的時光,此刻處於半個地球之外的我,回想起那張淘氣的朝我微笑的臉,終於能深深感受到那表情底下蘊藏的,其實有多少驕傲與滿足。就像現在的V,看到女兒長的高吃的多,既是安慰又是驕傲。想來生命中的一些情感聯繫,像是一串密碼,只有父女之間才能互通知曉。我在自己的丈夫與女兒身上,了悟我與父親的過去,既是甜蜜又有些微感傷,是為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