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3050

    累積人氣

  • 15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音樂在我家 (二)

三月份去參加V的管樂團演奏會後,寫了一篇網誌(見“音樂在我家”),很為他能夠投入新的興趣而開心。沒想到還有下一章。

 

四月初在台灣的時候,有天想跟V打個電話商量點事,算算時間是晚飯時間,因此傳簡訊給他,問等會兒能不能聊一下。沒想到他傳訊回來說:「我正在預演(rehearsal),十點才會回到家。」

 

我讀了十分狐疑,他什麼時候有預演?之前的管樂團的預演是每個禮拜一天,從四點到六點,不是晚上啊。

 

原來V自從春季演奏會之後,大大地擴展了他的小喇叭領域,先是在大學的樂團更上一層樓。

 

大學的管樂團分為兩團,A團是不需要面試(audition)就可以進去的,他們每一個星期五練習兩個鐘頭。B團則是要面試,每個禮拜一、三下午預習兩次,也是一次兩個鐘頭。原來V在A團待了一年半之後,偷偷覬覦比較難進的B團,三月份的音樂會後,發奮練習,趁我們母女在台灣,他參加面試,居然被錄取了,讓他喜出望外。

 

沒想到面試過了第二天,學校的交響樂團指揮寫信給他,說管樂B團的指揮面試了V以後,推薦V給他,因為交響樂團現在正缺小喇叭手,問他要不要也來面試。反正都已經準備好了練習曲,V也就姑且去試試看,居然也被交響樂團收了。這個樂團是每個星期二、四晚上七點半到九點半合奏,那也是我傳簡訊給他的時候。

 

於是V忽然之間參與了兩個樂團,每個星期的兩個下午和晚上就花在預演當中了。尤其是交響樂團,大大地打開了他的視野。

 

V的小喇叭是五年級開始學的,在管樂團或是軍樂隊(marching band)裡吹,一直到博士後研究都還有跟志同道合的小團體合奏,但是他從來沒有吹過交響樂,不只音樂不熟悉,需要變調的曲子他也不太能應付,得趁週末一一轉調寫在譜上,有些交響樂的小喇叭部分不多,許久是休止符,但是一出來就得吹得精準,這都是V從來沒遇過的挑戰,但是他興致勃勃地接受這些新的考驗。

 

樂團的成員大多是大學生,但也有社會人士或是教授們參加,一向獨來獨往的V,忽然間被丟到這樣的大團體,見到形形色色的人,讓他眼界大開。他十分欣賞這些清新的年輕人,也交到了許多新朋友。

 

他不但每天在家認真練習(可惜狗狗一聽到小喇叭的聲音,就一貫地躲到後院去),也開始學習音準(intonation),可憐這之前他都不知道音準這事,所以在交響樂團中常被指揮糾正,但也不知道怎麼改,甚至去圖書館借了“The Musician's Guide to Acoustics”,認真地閱讀。

 

他們五月的表演是馬勒的交響曲,他回來喃喃自語地說:「從來沒聽過馬勒的曲子,沒想到那麼好聽。」只見他不是在書房放這些交響曲的音樂,就是常常哼歌,老實說他哼的一點也不好聽,但是既然他興致高揚,我也只好忍著囉。

 

五月份表演馬勒的曲子,我剛好出差,無法去聽,六月份的這次就無論如何要捧場。我們音樂家老爺那兩天可忙了,星期五晚是管樂團的表演,星期六則是交響樂團。

 

管樂團的上半場是他之前參加的A團,因此V坐在觀眾席陪我聽。指揮仍是上次那位大四的學生,他是雙主科,語言學與音樂作曲(music composition)並修,他們那天的最後一曲,就是他的畢業作品,名字叫做“Future Perfect”,這個曲名帶有語言學的雙關語。演奏那曲之前,他先解釋曲名的意義,並向指導過他的老師致謝,最後說道,如果進大學之前有人跟他說,畢業以前會指揮樂團,並演奏他自己作的曲子,他一定不相信。因此當這曲子演奏完畢,「I will have lived a dream I never thought possible.」見到才華洋溢,又全力追求夢想的年輕人,十分感動。(他的解釋在以下錄影連結16:35的地方。V的B團的演奏從57分鐘後開始。)

 

 

那天V演奏完畢,匆匆來觀眾席跟我說,小喇叭組有一個學生畢業,她邀大家一起去吃冰淇淋,所以會晚一點回家。我心裡覺得他很可愛,六十多歲的人,卻跟學生們打成一片,但這也是他十分享受這個新群組的原因呀。

 

第二晚我們又回到同一個音樂廳,聆賞交響樂團的表演。V坐在高台上的第一排最右邊,看得很清楚。果然他吹奏的部分不是很多,第二、三樂章甚至完全沒有他的部分,不過他吹的部分十分難,一出來就要抓對音,極具挑戰性。

 

(V演奏的莫札特交響曲從1:05開始。第一首的莫札特協奏曲的小提琴手是個生物領域的研究生,音樂對她也是“副業”,然而這樣的生命多麼豐富啊。)

 

(這是我沒去的五月份的錄影,有幾個V的“特寫”,記錄這裡吧:3 (min):08, 5:05, 8:46, 11:09, 1:23:14, 1:24:02(V的主奏)

 

我想著他的音樂旅程,在一年多前減重的過程,找到樂團當出口,並且越演奏越有興趣,進而參加了練習次數較多的管樂B團,甚至進了交響樂團。不只是與音樂的交流,他與樂團成員的互動也成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我想就像我的運動課一樣,終究也會成為讓他快樂的重心,這是多麼好的事?

 

這些樂團其實就是大學音樂系的一堂課,任何學生都可以修這門課,還安排舊金山交響樂團的團員來分部指導,受益良多。這也是大學能夠提供的資源,當學生多麼幸福啊。

 

音樂會結束後,整個暑假都沒有預演,V會不會若有所失呢?這倒不用擔心,他已經準備拜師學藝,下定決心要把音準的問題學好。尤其下學期交響樂團又會重新面試,他卯盡全力希望往再被選進為目標。

 

我跟以柔坐在台下,均為把拔感到驕傲。我想他也是以身教告訴以柔,藝術是可以陪伴一生的夥伴,在這個可以考慮退休的年齡,他不但在學術上藉著休假的機會擴展領域,也在生活上找到了另一個重心。如果老爸都這麼認真了,生命還在向上爬升的以柔豈能不受啟發?在寫這篇的此時,老公又在樓上練小喇叭了,偶爾下樓來喝水的時候,又不斷做嘴唇的練習運動(噗噗噗好像在噴口水那樣--哇,我真是不賞臉)。

 

以前說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我想學音樂的成人才是最快樂的呢!

 

 

延伸閱讀:

音樂在我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