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453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大(以柔與駕照)

美國人十六歲就能開車了,因此許多青少年都以此當作長大獨立的里程碑,以柔也不例外。

 

早在她十四歲,把拔就開始幫她在這方面啟蒙。我們回公公家過聖誕節,過完節我就先回家,他們父女倆留著多陪公公之際,V就帶著以柔開著Papa的小車,在週末無人的辦公區停車場學車,練習踩油門、煞車,以及轉彎。他們回到家才興致勃勃地跟我報告,一向守法的我不免皺眉頭:「不是十五歲半才能開始申請學習駕照嗎?你們這麼早就開始?」父女倆嘻嘻哈哈地,反正在沒有人的停車場繞行,無所謂。去年暑假照例去Papa家,V居然讓以柔開出去買漢堡,兩人回來後得意地向我炫耀,V還驕傲地說女兒開車很穩重。

 

我說:「也沒有學習駕照,居然開上路,這樣是違法的,你們知道嗎?」他們取笑我說:「你自己還不是用學習駕照開了一年的車?」學習駕照應該要有人在旁才能開,所以我也是違法了許久,這樣想想,只好閉嘴了。(關於我考駕照的曲折見“駕照”)

 

美國的規定是十五歲半以後就可以申請學習駕照。首先要上完三十個鐘頭的駕駛課程,因為可以在網上操作,所以不太麻煩。上完課以後,就可以申請去監理所(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簡稱DMV)考筆試。以柔光在網上上課,也沒看她背交通規則,居然就決定去考了。但我也不多說,反正若得重考也是她的事。沒想到她只錯了幾題而已,輕鬆過關。

 

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拿了學習駕照以後還要等起碼六個月才能去路考,在那之間得隨駕訓班上課,一次兩個鐘頭,總共三次,才有資格去路考。在台灣都是在考場裡開,但美國是在公路上實地演練。因此駕訓班都是到家裡接學生出去,用他們的車去市區以及高速公路開,還包括一堂課是晚上開車。教練坐在右邊,有一個煞車可以踩,如此罷了。做家長的還得信任這些教練才行,不過我常看到這些駕訓車,大大的字寫著“Student Driver”,因此其他的駕駛也會小心避開這些學生開的車吧?

 

這六個月當中,家長也得多讓孩子有開車的機會,規定得累積五十個鐘頭的經驗,還好不是硬性規定,但我們有機會就讓以柔開,無論是去擁擠的市區,或是上需要換道的高速公路,都讓她嘗試。

 

有些家長因為嫌麻煩,或是不願讓車子的保險費因為有青少年開車而猛然提高,因此寧願等到十八歲以後再讓他們考駕照,就可以省去這些為青少年設的多餘規定。我們卻覺得在家長的輔導下,讓她逐漸適應開車會遇到的狀況,這樣以後她離家自己開車,我們也比較放心。不過坐在開車的孩子旁邊,心臟還是要很強呢。

 

這方面,V比我厲害多了。以柔的開車入門是他教的,之前的無照駕駛也都是他在旁邊輔導。我是一直等到以柔有了學習駕照,才允諾坐她的車。(名義上是媽媽不願違法,其實是一直在做心理準備呀。)以柔開車其實蠻從容的,反而是我比較緊張,但是又要小心不動聲色,那才是對我的最大考驗。

 

我把開了十九年的Camry讓以柔開。這輛車因為大小剛好,操作和停車都很容易;雖然舊,但是因為我上班很近,也不是每天開,因此里程數非常低;雖然是老車,但很少有維修的問題,當青少年的第一輛車,再適合不過了。

 

女孩兒開車,處處充滿新鮮感。她稱讚我的車非常敏捷,踩油門很順,殊不知新車一定更順手吧,但這不需跟她明說。她唯一不滿意的是沒有插手機的插頭,不能聽手機裡的歌,可是聽收音機也可以呀。要路考前她甚至問我,如果車的警鈴響了,要按鑰匙開關的哪一個鈕?我微笑說:「嗯,我們的車很舊,是沒有裝警鈴的。而且鑰匙的開關也是特地去配的,當時的車沒有自動開關的鑰匙。」以柔的嘴巴張得很大,沒想到她的“新車”這麼古董?呵呵,舊車雖老,上高速公路加油門可都是不輸人喔。

 

(開高速公路)

 

(第一次去In & Out的drive through點餐,讓她感到自己真的是大人了。 )

 

六個月過去,以柔也上了三次的駕訓課,她說其實開車不難嘛!只有停車是她最大的罩門,對於怎麼轉方向盤停入車位,總是拿捏不準,而且轉彎的角度總是太大,對此只能多練習揣摩。還好現在都不考平行停車了,否則會有更大的考驗。以柔比較擔心的是在路邊倒車四十呎,只要撞到人行道就取消資格。雖說如此,這樣實用性的路考比台灣動不動就壓線的考試,有人性多了。

 

考試那天我剛好放假,就伺候女兒去考試。美國的監理所的效率很差,只有兩個主考官,我們明明約好了時間,卻在車裡足足等了五十分鐘才輪到以柔。考前先問轉彎的手勢,並測驗以柔對車子了解程度,例如方向燈和緊急停車的燈在哪裡,才開車出去。他們不在的時候,我在監理所前踱步,居然有點緊張。幸好十五分鐘回來,以柔笑嘻嘻地表示通過了。最擔心的停車,就是回監理所停到斜斜的停車位,一點問題也沒有。

 

(拿到執照的以柔。這張證明書是暫時使用的,新駕照印好後直接寄到家裡。)

 

可是就算拿到駕照,還有其他的考驗。

 

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就算拿到了駕照,在第一年當中還是有特殊規定。第一,不可單獨載二十歲以下的人。第二,晚上十一點和早晨五點之間也不能獨自開車。若要做這兩樣事,一定要有二十五歲以上持有駕照的人同車才可。第一項規定的原因,應該是顧慮青少年之間互相起鬨,使駕駛人分心,容易出事,因此訂下一年內不可只有青少年同車的規定。一年後駕駛經驗成熟了,才能單獨載其他的青少年。

 

以柔拿到駕照以後,我們嚴肅地要求她一定要遵守規則,尤其是第一項的規定。畢竟別人孩子的安全我們付不起責任,就算在城裡慢速地開車,也無法確定其他的駕駛人就會注意路況,因此我們要求她絕對不准載其他朋友。以柔不以為然地說:「你知道我們有多少同學都是互相載嗎?沒有人理會這條規則的。」我說:「我們家有自己的規定,跟別人無關。另外,你剛拿到駕照,如果被警察抓了,很容易就是弔銷執照,不值得冒這個險。」訴諸於理沒用,只好恐嚇一下了。

 

雖說能開車了,但是在小城其實沒有什麼開車的必要,到哪裡騎腳踏車都到得了,尤其以柔騎車上學只要十分鐘,更不需要開車。

 

幾天後,以柔的田徑隊下午要搭巴士出城比賽,很晚才會回來,通常我們不放心她晚上騎腳踏車,都會去學校接她回來。因此她問我當天能不能開車去學校,我應允了。那晚把拔不在家,所以沒聽到我們的對話。

 

第二天早上,我運動後到公司,才洗完澡就看到手機上V打過電話來,還留了簡訊問為什麼以柔開車上學?我馬上回電給他,道歉說沒跟他報備,因為以柔晚上比賽完想開車回家,就讓她開車上學了。V說:「那她為什麼那麼早上學?」我一想,對呀,星期三晚一個鐘頭上課,沒想到以柔卻早早就開車出門,她昨晚可沒有跟我報備。我們三人的手機可以顯示每人的所在地點,一查之下,發現以柔正在市中心。爸爸立刻打電話去,原來她跟同學在吃bagel。那麼同學怎麼去的呢?以柔說是他哥哥載他去的。我一聽就知道以柔只是在塘塞,一定是她開車去接同學去市中心,吃完早飯也會開車載他一起回學校。這個謊言編得一點也不高明,顯然只是不想馬上承認罷了。

 

那時候已經來不及去市中心攔截她,因為我們再度查詢時,她已經回到學校了。老爸不甘心,騎腳踏車去她停車的地方把車開回來,並把她剛拿到的駕照放到保險箱裡鎖起來,她的開車權利霎時終止。

 

那天她放學找不到車,瞭然於心,傳簡訊給爸爸:「我的車在家裡了嗎?」她爸說:「對。妳今天比賽回來,我去接你回家。」

 

那天晚上她上車後,流著眼淚跟爸爸道歉,說不該擅自載同學,也不應該跟我們撒謊。

 

其實我們了解她的心情。青少年剛拿到駕照,不知有多麼驕傲,當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同學炫耀,獨自載同學當然是最好的方法。即使我們三令五申,她還是無法抵擋那樣的心情,終於樂極生悲,拿到駕照沒幾天就被沒收了。

 

我們雖然接受她的道歉,但是又再一次地重申為什麼這個法律對我們那麼重要。我們處罰她兩個禮拜不准開車,另外,有一個關於青少年駕駛的網上課程,能使我們的汽車保險減價。這本來就是要她上的,現在正好用懲罰來當動機,除了兩個禮拜禁止開車,還要她上完此課拿到證明才還她駕照。果然以柔發奮圖強,上課考試,幫我們省點保險費,終於又把失而復得的駕照拿回來了。

 

以柔拿回駕照後不久,發生了一件事,讓她也知道若是違規被警察抓也是有可能的。

 

有天她開車去上鋼琴課,回來的時候,從後視鏡見到一輛警車跟著她,也不鳴笛,但就是不斷地跟著。甚至以柔轉進我們的住宅區,他也跟著轉進來,讓她的心怦然亂跳。終於以柔到家靠邊停車,警察也將車停到她左邊,作勢要她搖下窗子,他說:「妳車子的排氣管在在冒黑煙,知道嗎?」原來只是這檔子事,害以柔以為她做了什麼錯事。不過能夠讓警察把她當成人地對話,也讓她很自得。

 

(註:排氣問題很快就修好了。)

 

開車是獨立自由的象徵,以柔才拿到駕照就先以身試(家)法,希望像打預防針一樣,以後不用再操心。我們有機會就會盡量讓她開車,任何路況都讓她歷練,她也都是躍躍欲試,十分喜歡坐上駕駛座。我自己的「長大」歷程,有許多不敢在大城市或是陌生的地方開車的困擾,希望讓以柔從小練習,開成習慣,以後就不會像我一樣提心弔膽。

 

也希望以柔藉著開車能體會到自主行動的力量。女子當自強,就從此開始囉!

 

 

延伸閱讀:

2011:長大(五年級)

2013 : 長大(中年女人的成長)

2013:長大(下一章)(以柔的夏令營,也有我的成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