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8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病的時機

星期天的時候,以柔說她的喉嚨酸酸的,我說沒關係,你多喝點水就好。到了星期天晚上,以柔說我好像要生病了。我看她的眼睛,果然開始呈現生病的疲憊模樣。(很奇怪,小孩有沒有生病,看眼睛就知道。)我彎下身將額頭與她互碰。自從以柔的大病之後,我最怕的就是她發燒,還好確定沒有發燒,就鬆了一口氣。再觀察一下,可以猜出她可能是感冒了。
 
心情略定,即開始盤算下個禮拜的工作情形。很不巧的,下禮拜是最不能不去上班的日子。我們公司最近得到一個政府給的award,拿了大筆獎金,展開兩年半的研究計畫。下禮拜政府單位的研究人員來核對,我們得當場做實驗給他們看,證明proposal裡寫的baseline正如我們所說,我們的研究計畫才能正式展開(經費也才能光明正大心安理得的用下去)。星期二到星期五,我每個早上都得跟他們開會,星期四更得七點半就開始會議。平常如果以柔生病,V還可以跟我輪流待在家裡陪她,但是這個學期每星期二和星期四早上V要教課,正好和我的會議衝突。他當然不能不去上課,但我可得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V也開口問我,明天要不要讓以柔上學?我說,看來是感冒,如果明天很累的話,還不如在家休息一天,也許會快點好。我心裡忽然浮起一句話:「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也許讓以柔星期一好好休息一天,她星期二以後就可以健康上學了?那我就不用苦苦掙扎想著需不需要請同事在會議室設好通話設備,讓我在家透過電話旁聽他們的開會...
 
這樣衡量的同時,心中卻浮起一絲罪惡感,這樣將照顧孩子的義務與責任跟自己的事業放在同一個天平秤量,是一個母親該有的念頭嗎?
 
星期一起床後,以柔果然留在家中休息,大部分的時間V留在家裡陪她,我的工作都結束以後,在下午早點回家與V「交班」,換他回去上班。這樣到了晚上,以柔開始與我開玩笑,吃吃喝喝的,又生龍活虎起來。我鬆了一口氣,這樣看來,明天開始的會議,我應該都不會缺席了。
 
晚上的時候,我和V聊起這事。以柔是個健康的孩子,平常很少生病,就算偶爾生病,因為V和我的工作很有彈性,我們也能彼此替代,盡量不妨礙工作。儘管如此都還能碰到這次的情形,如果以柔真的星期二還生病,我也不得不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上缺席吧?
 
我常在學校聽到家長之間起齟齬,怪罪對方將生病的孩子送來上學,害自己的孩子也生病了:「你為了自己要上班,把小孩送來上學,現在我的小孩被傳染,害我現在不得上班!」平常斯文的人,為了這些事彼此破口大罵。但我其實也很能體諒那些不得不將生病的孩子送到學校的父母,尤其如果他們是單親父母,或是工作不允許隨便請假,是不是也別無選擇呢?
 
-------------
 
小孩的生病沒有時機可言,説發生就發生,父母硬著頭皮看著辦就是。然而如果是自己的身體發神經,又有不同的遭遇。
 
星期二我得跟國家實驗室的研究員開會的那天,以柔已經康復上學去了,開了一早的會,晚上又與他們吃飯,收穫很多。可是那天回到家,特別想睡,心想只是喝了兩杯葡萄酒,應該不會如此嗜睡才對,為了第二天還要運動,九點就早早上床。沒想到次日早晨五點半鬧鐘響的時候,我的喉嚨有種奇異的感覺,心想完蛋了,該不是以柔的感冒傳到我身上?不敢去運動,再多睡了一個鐘頭才起床,還是一樣有快要生病的虛弱感。我倔強的想,這個禮拜是絕對不允許生病的,再怎樣也要撐到星期五才行!
 
記得子敏以前寫過,有時候病得不太嚴重,身體沒有太多苦痛,但足以讓你停下腳步,在家悠閒地休息的那種病,是很好的生病方式。我有時候也嚮往那樣的生病,只是隨著工作上責任的增加,越來越沒有能夠安心生病的餘裕。
 
去年冬天,去丹麥出差了一個星期,出發前感到快要生病,猛吞維他命C,到了隆冬的丹麥,身體狀況並沒有好轉,我每日照常坐火車去公司,一個會接一個會的開,再加上晚上睡不著覺,其實身體狀況非常虛弱,然而由於意志力強撐著,病始終沒有完全發作,回家以後睡個好覺,又是活龍一條。
 
這次也是一樣,明知快要生病,但是會不得不開,因為身體一直發冷,我將熱水裝在保溫杯裡,帶到會議室裡,強打精神開會,下午開完會回到辦公室,疲憊地只想把門關起來趴在桌上休息一下,甚或回家睡一覺,但是看到該解決的工作,真是責無旁貸,只好強打精神工作,這樣也不知不覺撐到下班,回到家該煮的飯該炒的菜也不稍怠慢,只不過吃完飯把以柔交給V,就早早上床,埋頭大睡十多個鐘頭。
 
就這樣在並不是很好的身體狀況下開完了一個禮拜的會,客人走了,我也鬆了一口氣。星期五的晚上,我站在爐台前炒菜,很感嘆地對V說,曾幾何時,我變成這種百病不侵的鋼鐵人,居然用意志力就能剋制病毒。V說你有沒有發現,你每次快要生病的時候都是最不能生病的時候,可見是因為你的壓力大又緊張(stress),免疫力降低,才會生病;但正也因為這種時候都是你所謂「不能生病」的時刻,又靠你的意志力把病蟲趕走,所以呀,其實自作自受都是妳。我拿著菜鏟,聽他說這套「因果循環」的謬論,聽得一愣一愣的。
 
其實我很懷念以前一生病就可以什麼都不管,在燈光幽微的陰暗房間裡,窩在床上自憐自惜,好像可以躺到地老天荒。只可惜有些時機逝去以後,就此遠離,再也回不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