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歲末的儀式

 
我的腰又痛了。痛也就罷了,起因才讓人洩氣:寫卡片寫出來的。
 
歲末時節,就到了寫聖誕卡的時候。我將去年的 mailing list拿出來,審視一番。循著名字一一看過去,有幾個早已音訊全無的朋友(除了信沒被退回來,表示他們應該還在原住址),橫下心來,用鉛筆從他們名字上方槓過去。即使如此,還是捨不得刪太多,剩下的名單還有五十幾封。
 
今年的信依照往例,有英文版及中文版,大部分的人只寄一種,但是某些「中文家」有成員是看不懂中文的,我就也會附上英文版,再加上聖誕照片,就是厚厚的一封了。平常除了信,我還會親筆多寫幾句話,今年決定不再囉嗦,只在前方寫稱呼,末尾簽名即可。有時候很想前面印「Dear family and friends」,後面印上我們三人的名字,如此一來只要寫寫信封,把信和相片塞一塞即可。然而目前為止做不到這麼偷工減料的事,過幾年再說吧。
 
五十幾張的信紙簽完名,又開始寫信封。朋友告訴我,可以在Wordtemplate,電腦就能從Outlook拿住址,自動印信封。我試了五分鐘就放棄了。自己寫信封雖慢,畢竟比較可靠。因為在餐桌上寫了許久,幾乎沒有靠背的坐著,等站起來,我就知道腰不對勁了。一個晚上輾轉反側之後,第二天裝信封的時候,乖乖的移到正式的餐桌,把有靠墊椅子推得很靠近桌子,腰及背緊緊的貼著椅背裝信封,如此才舒服點,不過樣子也夠怪異了。
 
為了寄這五十多張的賀年卡,我從星期六下午開始寫,到星期天下午才將整個程序完成。後來兩個晚上,腰痛到睡不著,第一次為寫卡片付出代價。
 
其實在擬信的時候,就發現這種賀年信沒什麼好寫的,回憶過去一年,有什麼真的值得告訴大家的嗎?其實也沒有。人生重大的分水嶺,例如結婚生子,早已過了,孩子小的時候覺得樣樣新鮮,也很有得寫。現在嘛,其實可以用幾句話就能總結:「一年過去,我們又老了一歲(證據請見圖),孩子又大了一歲(證據也請見圖)。報告完畢。」也許再過幾年,就將信省去了,光寄照片,大家歡喜。
 
不過,今年一位美國朋友真的將年年寫的文情並茂的信省了,只寄照片,我可以想像她一定很忙,不過也有些悵然所失。有一位英國教授的太太,每年十二月初就會接到她的卡片,是一張親筆寫滿字的小卡片,雖然只是報告家常,也好似看得到她說話那樣的生動。今年她給我們的卡片,說到去年我們信裡提的幾件事,一一回味,讓我看得好感動,她一定是將去年的信拿出來複習一番才寫卡片給我們的,真有誠意。末了她說:「期盼接到你們今年的聖誕信。」看到這樣的信,就算寫到腰斷掉也非寄聖誕卡給她不可。
 
話說回來,寫和寄卡片,不過是自己的私心,這些都是長大過程陪伴過我的朋友師長,平時甚少連絡,歲末的時候在信紙上寫他們名字,專心的想他們一次,是自己的一番心意。
 
將厚厚一疊的信拿去郵局的大信箱寄。室內的信匣口扁扁的,一次不能放太多封。這時我總是會想起好像是When Harry met Sally這部電影裡,Sally寄一大疊信的時候,總會看一封放一封,後來Harry不耐煩了,把信搶過來全部丟進信箱裡。以前我放心不下,丟郵筒的時候,還是要確定一下越洋的信有寫國家的名字,再核對郵資一次。還好現在也油條許多,不再那麼小心翼翼,否則還要多花好多心力。
 
聖誕信寄出去了,照說歲末的儀式也完成了。不過
 
寄聖誕信是與「過去式」打一年一度的招呼,是對著黑夜若隱若現的迷濛燈光再一次瞇眼的回顧。如果我不寄,這些「過去式」也不會想起我吧?
 
與你們說新年快樂則是與「現在式」隨意的揮手,一個就算不說,你們也知道我是想著你們的手勢。
 
剛剛數過了,今年到目前為止,總共寫了七十五篇(不包括日記欄的隨筆)。比起勤寫的版主,這數字不算什麼,然而我居然能這麼多話,也真不可思議。當然,如果沒有你們一應一答,我也不會寫得這麼勤吧。所以還是要再一次謝謝你們的陪伴。
 
今年,在我們聊天鬥嘴打趣聲中,就要過去了。可有什麼新年新希望嗎?無論是什麼願望,都盼望你們能心想事成,新的一年平安如意!

 
舊記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