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要一棵聖誕樹

很清楚記得生命中的第一棵聖誕樹。
 
上研究所的時候,跟台灣同學同住,這些洋人的節日,與我們一概無關,頂多在放假的時候,大夥兒包個餃子吃個火鍋也就了事。但是有一年,室友興沖沖地抱著一個大盒子進屋來,叫大家來看,原來她買了一棵小聖誕樹,矮矮的只有半個人高。無緣無故地冒出一棵樹來,大家有些手足無措,不過也有些喜孜孜地。每天過去,樹上就會無緣無故多出一些裝飾品,原來住在屋子裡的三個人下課後沒事都不約而同地去買些ornament或是彩條回來,沒多久小小的樹就幾乎要被淹沒,只看得見五顏六色的裝飾,完全看不到杉樹的針葉,看起來有些滑稽。
 
後來我們好像又買了一次稍微高一點的真的聖誕樹。記得杉樹的清香,散滿整個客廳,讓室內的人心情都為之好轉。聖誕節過後,雖然針葉一碰就掉,但我們與樹有了感情,捨不得丟,到了一月底還放在家裡。直到後來有人告訴我們乾掉的樹放在家裡是fire hazard容易引起火災,我們才依依不捨地將樹丟掉。
 
後來嫁了一個美國人,照理,應該更有可能從此年年擁有聖誕樹。可惜,這個人是當了許多年的單身漢才結婚,對於節日沒有什麼感覺,又因為我們年年回婆家過節,交換禮物都在那裡,因此沒有強烈的理由買聖誕樹放自己家裡。這樣過了許多年,有一年我終於為了沒有我們「自己」的聖誕節,感到很落寞。一天我忽然對V說:
 
「我要一棵聖誕樹!」
 
「為什麼?」
 
「我要一棵自己的聖誕樹。為什麼我們從來不買?」
 
「因為沒有必要,爸媽家就有聖誕樹。還有,你也同意的,家裡沒人的一個多禮拜,放一棵樹有可能引起火災。」
 
聽到他還強調我也同意有火災的危險,一股莫名的怒氣往腦上竄,眼淚就大滴大滴的往下滑,嘴唇開始顫抖,我的聲音霎時提高了分貝
 
我們平時幾乎不吵架,連拌嘴都少。可是就有這種時候,這個傢伙會完全不懂我的心事,他以為我在說樹,卻聽不懂我在意的是我們,就算我說清楚,他也還是會疑惑我們不是天天一起過日子嗎?與有沒有樹有什麼關係?
 
他的小妻子,憤怒地流淚,開始對他咆哮:
 
「我知道你爸媽家有聖誕樹,聖誕前夕有互相交換禮物的儀式。可是我要的是屬於我們自己的聖誕節。我要早上醒來,還穿著睡衣,跟你還有以柔坐在樹下開我們交換的禮物!」
 
「可是我們聖誕節不在這裡過。而且,你不是說我們彼此不用交換禮物的嗎?」
 
其實這個男人心細如絲,平時總能察覺我情緒的小小變化,做出許多貼心的事。只有這種「林妹妹 moment」,我們各說各話,對談完全抓不到焦點,讓我越說越激動,他則是越來越茫然。可是即使我流下的眼淚足以將他淹沒,他還是聽不懂我爭的到底是什麼。
 
「我不管聖誕節在哪裡過,我們可以回來以後,把新年前夕當我們的聖誕節,在樹下開禮物。開我們自己的禮物!」
 
他愣了一會兒,不再接口。在激動憤怒的妻子當前,說任何話都要斟酌小心,否則下一個雷又接著劈下來。終於,他緩緩的一字一字吐出:
 
「你,要一棵聖誕樹?」
 
「對,我要一棵聖誕樹。」
 
「真樹不安全。」
 
「那就買假的。」
 
我們面對面僵持著,V若有所思的看著我,而我只是抿著嘴倔強地瞪著他。
 
半晌,他手一攤,無可奈何的說:「好,今天出去買聖誕樹。」
 
我們就是這樣迎回第一株也是唯一的一株聖誕樹。
 
這都是幾年前的事了。買了聖誕樹以後,我也發現想像的總是比事實要來的浪漫(就像生命中的許多事)。因為我們不在家過節,有空閒可將樹裝起來的日子有限。通常V都是利用感恩節的假期,花好幾個鐘頭將外面的燈裝上,再把樹立起來。如果感恩節沒做這事,週末又忙,幾乎就不可能再把樹擺起來。有幾次我不好意思再給V增加負擔,主動表示只要外面有燈就行,不用樹了。(只要不是「林妹妹moment」,本人還是蠻溫柔地...  哈哈。)
 
今年的感恩節,我們沒有掛燈,這個週末V又要出去開會,因此上個週末是唯一有可能的時間。週末還未到我就開始斟酌如何跟V開口叫他去外面裝燈飾。(不是我不幫忙,只是我粗手粗腳的通常只會把燈線全部纏成一團,越幫越忙。)到了星期天的下午,看著正捧床單到洗衣間的V,再不說來不及了,我不得不硬著頭皮開口:「洗床單不重要,如果你有時間的話」不等我說完,他馬上打斷我:「如果你想說的是要我去掛燈,我早就準備今天要做。之所以還沒把聖誕樹拿出來,是因為想等明天家裡打掃乾淨了,我才要擺樹。」我連連搖手,忙說:「只要我們家有燈,不會整條街就我們家暗暗的就好。你沒空,不要樹沒關係,禮物放火爐前就行了。」他沒理會我,只說:「我說要裝樹就會裝。」就洗床單去了。
 
果然,這個星期他真的開始把前面客廳的家具移開,好挪出空間。星期四,他離家開會的前一天,就和以柔兩人在前面的客廳把樹裝起來。
 
 
 
樹裝好了,輪我和以柔將燈纏上樹,最後我爬著階梯將婆婆送給我們的星星擺到樹最上方,再把樹裝飾地花花綠綠的。裝飾完畢,把V叫進來,將客廳的燈熄了,以柔將燈的插頭插上,我們的樹就嘩啦一聲地(起碼我的耳裡好像有這麼一聲)亮了起來。看到這麼漂亮的景象,我們三人都不約而同地拍拍手!
 
  
有了樹和燈以後,每晚我和以柔回到家,總會在前院駐足,望著屋內的聖誕樹,在暗夜中靜靜閃爍著。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好的不好的,快樂的悲傷的。但我總想,窗戶中能流出聖誕光芒的家,一定有幸福的一面吧?
 
  
每晚上樓睡覺之前,從樓梯上可以望見聖誕樹,我就會不自覺地停步,默默地望著那寧靜的光芒。這種時候,我無法不想起那年為了買這棵樹與V起的爭執。雖然他當時沒有點破,但是我想那時我倆心裡都明白,我提出的要求其實是非常自私的。今日的我,也許就不會提出那樣的要求。可是現在看著我的樹(或者應該說,我們的樹)靜靜閃著溫柔的光芒,我的心裡只有一個聲音: I have no regre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