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選舉過後

我的政治屬性不強,如果真的要區分,可能偏左一些。
 
我相信有科學根據的全球暖化;人人平等,無分性傾向、宗教、或是種族;女人有身體的自主權;至於稅法嘛,雖然我們每年要付很多稅,我總覺得是值得的,有能力的人多分擔一點,若能幫助弱勢族群,讓他們的下一代有更好的未來,何樂而不為?因此自從來美國,每次的總統選舉我都是選民主黨的候選人。他們執政時,唯一的抱怨就是管束(regulation)太多,許多時候不太合理,或是大規模的管束,不見得是依據任何方針,勞民傷財,很沒效率。偶爾會想,如果是崇尚小政府的共和黨執政,也許就沒這些問題了。話雖如此,下次總統選舉,我又是投給民主黨。
 
雖說總統選舉都會參與,但我通常不太關心選舉過程的新聞,寧願去對球賽狂熱,也懶得在政治上傷腦筋。
 
直到今年的總統選舉。
 
八年前Hillary Clinton跟Barak Obama在民主黨初選對決落敗,當時我還寫了一篇網誌紀念(見“Hillary”)。 這次她捲土重來,我只覺得她勇氣可嘉,也沒多想。
 
四月份的時候,我在家裡訂購的紐約時報每個星期天的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讀到一篇文章“How Hillary Clinton Became a Hawk”,裡面寫到Hillary當參議員(senator)的時候,選擇加入Armed Services Committee,而非比較吸引紐約州議員的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因為她知道在當時的政治氣氛當中,她最需要加強的是國防以及軍事的知識。她秉著認真的學習精神,求教於前線的將軍們,逐漸理出自己的看法。也許是因為我自己也有相同的本性,對她執著與認真學習的態度非常佩服與尊敬。因此我不再只是被動地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而是開始認真地為她加油。
 
如果說Hillary觸動了跟我本性相同的惺惺相惜之感,共和黨推出的候選人Donald Trump,給我的感受則是完全相反 。他狂妄而隨性的語言,侮辱女性和少數族群的態度讓人無法忍受。他無法容忍任何人批評他,無論對象如何,非得爭到底。政治人物無法面面俱到,如果任何批評都得一一反駁,怎能有心思做大事?偏偏他就是如此。他不注重政策的細節,也無法靜下心讀任何報告,如此膚淺的思考方式如何理國家大事?我反對他不是因為他是共和黨的候選人,而是這個人無德且無能,很難想像這麼大的國家交到他手上會是如何?加上他選舉中煽動白人優越主義,許多以前隱藏不能說的話現在都能說了。黃皮膚的美國人無緣無故地在路上會被陌生人喊著說你回去中國吧!更不用說戴著頭巾很容易被認出來的伊斯蘭教的中東移民。這些第一代的移民都是來這裡爭取更好的生活,認真工作,鼓勵孩子受教育,能有更好的未來,而現在因為Trump的煽動,忽然間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釘。
 
於是我天真地想著,美國這個由移民者造成的國家,是不可能讓這樣的狂妄者當選的吧?每天埋頭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和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政治評論和社論,讀到左右派同聲指責Trump,印證我的想法。我忽然間變得很關心這次的選舉,甚至三場辯論都看了,見到Hillary全場有條不紊地回答問題,而Trump則是無法忍受她丟過來的批評,沒有風度地一再插嘴,Hillary沒被擾亂,平靜地繼續回答問題, 一個將女人物化的膚淺男人,被另一個聰明能幹的女人公開教訓,當他再也無法忍受而脫口而出「What a nasty woman!」,我當場拍手歡呼,實在太大快人心了!
 
選舉當天,下午不到五點我就騎車回家看開票,走以前上網瞄了一下現狀,發現佛羅里達州居然是淺紅色的(紅色代表共和黨,藍色則是民主黨),嚇了一跳。迎著沁涼空氣騎車回家當頭,第一次想到Trump當總統的可能性,不禁冷汗直流。回到家,V早已將電視開著,果然佛羅里達呈現膠著狀態,而且隨著開票,百分比一直拉不開,我心覺不妙,除非民主黨的大票倉還沒開出,否則即使只是幾個百分比,還是很難扭轉過來。再看其他州,例如北卡、賓州等等,也是Trump小幅度領先。之前我還樂觀地想著,希望贏的幅度很大,這樣就可以早點宣佈結果,沒想到不但選情膠著,而且Hillary都是落後的狀況。我們默默地吃了晚飯,又回到電視機前,等到發現連之前樂觀的威斯康辛州和密西根州都落後,我就知道沒希望了。
 
平常看球賽的冠軍賽,如果結果與期待不合,我是非常鴕鳥心態的,總是會躲起來拒絕看對方勝利的一刻。這次競選也不例外。九點不到,我看很難扭轉情勢,就不再看電視,先去睡覺了。但是因為心情惡劣,怎樣也睡不好,一個晚上輾轉反側。早上五點不到,知道不能繼續躲避現實,打開手機看新聞,果然他當選了。
 
星期三對我們這些想法相同的人,都是灰暗的一天。公司裡大部分的人都神情黯淡,畢竟結果太令人驚訝,短時間內也聊不出什麼頭緒。這幾個月來最愛唸政治新聞的我,這天實在提不起精神讀分析,甚至Hillary的concession speech我怕聽了會哭,也不敢看。
 
幸好人的本質就是得接受現實,慢慢地我也理出一些想法。
 
Trump煽動性及極度簡化的言論當然是可以吸引同樣羽毛的人,我只是無法想像中間選民會被鼓動。然而,即使在自由主義的加州、科學人聚集的我們公司裡,也有隱性的Trump支持者。如果大筆一揮將他們都歸於歧視女性或少數民族的人,絕對不公平。畢竟有太多人覺得被政府遺棄,他們失去工作、或是周遭的人上了藥癮而死亡,他們不相信Hillary能夠改變現況,因此寄望於Trump能改變現狀。我們這些生活無虞的人可以用道德眼光譴責Trump,這些面對現實生活壓力的人則沒有如此的餘裕。如果這個月的飯錢都沒有著落,他們怎麼會有心情管全球暖化或是種族歧視的問題?
 
相較於Obama第一次出來選舉,到處看得到支持他的看板,這次即使在知識水準很高的大學城,熱情支持Hillary的人卻不多,投給她毋寧說是反對Trump。然而走出藍色的地域,進入紅色世界,就可以看到比鄰相接的Trump看板,而這些狂熱的支持都化為選票,包括四年前投給Obama的州都翻盤。這就是選票的力量,這些隱性選民,用他們的票告訴政府他們的不滿。
 
現在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佔多數,加上白宮,是共和黨的完全執政。他們到底能不能讓那些投票的人民重新找到工作、有更好的福利,全國都拭目以待。Trump選舉當時的種族歧視言論,仍有深遠的影響,以柔最好的朋友是伊斯蘭教的,選舉後她十分擔心未來的處境。我只希望當上總統的Trump,能夠表現出全民總統的胸襟。
 
選舉雖是眾人之事,每個人在選票上圈候選人的時候,卻是非常私人的決定。每個人對自己的選擇都有堅決的看法,很難被別人影響,這就是為什麼選舉會造成對立。我尊敬Hillary的能力並且投她,並不表示我認為她沒有人格的缺陷,或是贊同她每一個決策。同樣的,投票給Trump的人,一定也有他們的理由。我想這次選舉教會我的,就是理解每一張票背後的複雜性。只能尊重國家的制度,支持選出來的總統。
 
然而接受事實的當時,仍然不免惋惜Hillary再一次的失敗。如果是普通人,八年前敗給Obama的時候就應該放棄了。然而她就算六十八歲了,仍然不惜餘力地出來競選,可惜最後還是無法打破那片最高的玻璃屋頂(glass ceiling)。即使如此,她在敗選後的演講,仍然不忘鼓勵所有的女性繼續加油、追求理想,讓我無限尊敬。
 
今年的母親節,V和以柔送我一件Hillary的T恤,選舉過程中我穿了好幾次,包括選舉當天也是穿這件幫她加油。現在選舉過了,只能收藏起來,當做這次世紀選舉的紀念。不會忘記的是這次學到的一些感想,雖然我是最不會寫「論說文」的人,還是記錄下來,四年後再來回頭看看,Trump 的執政到底有沒有如他選民所願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