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貓與齜牙咧嘴的南瓜

             秋天將盡,萬聖節(Halloween)又到了。出發買costume以前,星際大戰迷的以柔(她六部電影都看了,有關的書百翻不厭),要走前一直說要找跟星際大戰有關的裝扮,沒想到當我指黑武士(Darth Vader)的衣服和面具給她看時,她皺眉頭說那是男生的。哈,沒想到臨至關頭,她居然會自劃界線。好吧,那就隨她選個適合女生的吧。後來以柔挑了一套黑貓的服裝回家。             

              黑貓代表不吉祥的動物,因此萬聖節這個鬼怪齊出的日子,黑貓是個受歡迎的裝扮。但我卻想到台語的黑貓,是靚女之意,所以也不反對。然而以柔選擇黑貓的洋裝,卻只是喜愛那條尾巴。

回家後,以柔穿上黑絨洋裝,戴上耳朵的髮圈,裙子後再接一條尾巴,就是一隻俏麗的黑貓了。爸爸看了誇她可愛,可是以柔一走出客廳,他就拿出黑貓洋裝的紙盒,指著上面的圖片質疑:「你有沒有看到這個model小女孩穿這身黑洋裝,裙擺是到膝蓋以下,為什麼我們女兒穿的時候,她的膝蓋是露出來的?」
 

我聽了噗嗤一笑,回答說:「你知道這件是8-10號,並沒有幫你女兒買小,是她的腿比較長,要怪誰?而且,她有穿黑色絲襪,你又不是沒看到?」他不甘願的說:「我不管有沒有絲襪,這件裙子不該穿到膝蓋以上!」他轉身離去時,還喃喃自語:「The day is coming when Baba doesn’t approve her costume!」我心裡暗自好笑,忽然想到在Father of the Bride這部電影裡面,當女兒的未婚夫將手放到她裸露的膝蓋上,老爹Steve Martin的眼睛剎時瞪得如銅鈴般,想來就是V此時的心情吧。哈哈,這些可憐的有女初長成的老爸們!

 

 
 
平常刻南瓜都是我的工作, V本來對這些節日沒有興趣,為了我才隨便陪我過。記得剛結婚的時候,我們住的小木屋與鄰居相隔甚遠,每年只有一位小女孩會由爸爸帶著,走長長的driveway再爬我家的樓梯來要糖果。為了她,我年年買糖果刻南瓜點燈等她來。每年我們都會刻一個大南瓜當V,另外一個小一點的就畫個臉,當是我。
 
1996)
 

以柔出生以後,我們又多買顆南瓜:把拔南瓜,馬麻南瓜,和Baby南瓜。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刻南瓜,小嬰兒在地上爬;後來娃娃滿地跑,就是對南瓜沒興趣。沒想到今年以柔不僅親自挑三個南瓜,還負責畫每個南瓜的臉孔,因為南瓜刀很安全,我也就讓她幫忙刻南瓜,看到以柔興致勃勃的模樣,回想不過幾年前,她還不解事,只會傻傻的被我牽著去敲門要糖果,時光荏苒,現在居然全程參與萬聖節的準備工作,怎能不感嘆光陰似箭?

 

 
萬聖節是星期五,前一個周末我們就刻南瓜,刻完擺到外面,也沒多想。沒想到萬聖節那天再去看,大南瓜早已經發霉,黴菌爬滿身體內部,還從眼睛鼻子鑽出來,腐敗的南瓜塌了一邊,變成大小眼。以柔一看到這副狼狽的模樣,當場大哭。她這麼傷心,只能說是溫室裡的花朵,沒經過什麼歷練,所以南瓜變型就成了世界末日。不過想到我小時候,不知道為了多少芝麻蒜皮的小事傷心,也能以同理心對待她的震驚。其實也是我不夠周詳,忘記加州氣候溫暖,不能那麼早刻南瓜。不像以前在東部,十月的盡頭已經很冷了,南瓜在外面放很久也不腐爛,我們還有這麼可愛的照片呢:
 
 
沒辦法,傷心的女兒還是要安慰。我跟她說,這樣倒一邊的南瓜也不錯,臉歪歪的,裡面點起蠟燭,看起來比較可怕,我們拿這個南瓜來嚇上門來的小朋友,不是很好嗎?以柔對這樣的說法不以為然,眼淚還是滴滴答答的掉。(這個年紀的小女生,流眼淚像開水龍頭,讓人嘆為觀止。)還好,天黑之後,大南瓜的怪模樣不是看得那麼清楚,我們出門Trick or Treat,她也就忘了這回事。出門要糖果前,返身將這個齜牙咧嘴的大南瓜照了相,作為又一個萬聖節的紀念。
 
 
 
有關萬聖節的舊記事:
2006 年:小捲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