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妹姊姊的廚房

2006年春天
 
那年的四月,先去維也納開會一個多禮拜,回家不到幾天,又原路飛回丹麥進行為期兩個禮拜的開會,飛機上看螢幕上的飛行圖,是幾天前才飛過的反方向,鬱悶不已。兩個禮拜以後,同行的同事紛紛回家,我則扛著沉重的行囊,前往下一站。
 
哥本哈根到瑞典的哥登堡,只有三十分鐘的航程。飛在丹麥上方時,眼下是一片又一片的開闊原野,但是飛到瑞典的高空,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景。只見一片又一片的樹林山丘綿延起伏,躺在森林中的則是無數的湛藍色湖泊,清幽美麗。記得小時候唸過亞森羅蘋,有一個故事是描述一個湖底藏有秘密的綠色湖泊,不知為何,忽然想到,亞森羅蘋看到的一定是這樣的湖泊吧?那一段短短的航程,是我從飛機上看過最美麗的景色。飛過一個又一個躲在森林裡不食人間煙火的湖泊,我的心情開始好轉,想到不久就要見到久違的姊姊,在座位上就不自覺地傻笑起來。
 
-------------------------------------------------
 
她是大家庭裡的老么,大家叫她小妹,我們這些表弟表妹就叫她小妹姊姊。雖是老么,她卻沒有一點嬌氣,反而處處表現出喜歡照顧人的大姊頭氣派。遺傳阿姨的能幹,她的廚藝一流,照顧十幾二十個來吃飯的人更是遊刃有餘,煮出來的菜好吃不說,我尤其佩服,不管等著吃飯的是一個還是數十個人,她在廚房的從容與俐落,完全沒有不同。到她家不只能吃好菜,有幾次也被抓去燙/剪頭髮,總之只要跟著這位多才多藝的姐姐,總不會吃虧。
 
雖然成長的過程這麼親,不過離家以後,也只從媽媽那裡聽到這些親戚的消息,並沒有主動連絡。結婚後回家請客,在新娘房裡又見到小妹姊姊。許多親戚因為語言不通,都禮貌地站得遠遠的,不好意思和V互動,只有小妹姊姊主動走到他面前幫他整理領結,看得出只因我的關係,她馬上也把我的丈夫當成親人。她對V那麼自然的親愛,我一直銘感於心。那天明明是來當客人的,她卻不知不覺地變成幫新娘換衣的人,宴會中都仰賴她照顧,她這樣做,我也不覺得突兀,好像理所當然就該由她照顧。這是她喜歡助人的個性,也是我總是依賴姊姊的習慣。
 
又過了幾年,從媽媽那裡聽到她即將結婚的消息。我興奮的要了阿姨的電話,馬上打了通電話過去。電話一接通,我劈頭就說:「恭喜恭喜,瑞士好地方。」那頭傳來熟悉的大嗓門:「喂!小姐,你有沒有搞錯,是瑞典,不是瑞士,差很遠耶。」
 
照理,她是嫁到遠方,應該更加老死不相往來,然而陰錯陽差地,因為我的公司總部在丹麥,每年都得去開會,讓我成為最有可能去拜訪她的親人。我們也因此,在血緣關係之外,又建立了更深一層的友情。
 
------------------------------------
 
出關以後,見到了飛機上渴望見面的小妹姊姊,快步走到她跟前,忽然間卻不好意思再靠近。叫了一聲姊姊後,轉身向相片裡已見過的布瑟,伸出手與他相握:”Bossenice to meet you.”
 
兩天後,在同一個機場,我先與姊姊擁別,誠摯地說了謝謝,又與高瘦的布瑟擁抱了一下:"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我說。這次的拜訪,讓我又多了一位親人。

2008年秋天
 
兩年過去,又是在哥本哈根機場等著坐飛機去哥登堡。不過我的身心狀況,悽慘落魄。
 
我對吃是不挑的人,因此出遠門總也能享受異國的美食。這次來丹麥,第一個禮拜的飲食還正常,然而週末的那兩天,光顧著在外面玩耍,午飯不是沒吃,就是下午三四點吃蘋果派配白酒當午餐,晚飯吃熱狗配啤酒,最後一晚懶得出門找餐廳,乾脆窩在旅館的房間裡點room service,吃冷冷的tuna salad。後來三天的受訓,因為是團體進餐,許多菜都是冷盤,熱食不是難吃的肉丸,就是馬鈴薯。也是任性吧,我乾脆就不吃了,每餐只挑點生菜,吃幾口馬鈴薯,啃幾口麵包,就這樣每日我越吃越少,這樣的情形下還爬到六層樓高的穀倉上方下降,魂也嚇掉一半。Repel後的第二天,我一起床就感覺不對勁,胃一陣一陣地痙攣,全身發冷。心想慘了,當晚就要去找姊姊,如果生病,就一點也不好玩了。事實上,我並沒有生病,只是幾天來沒吃什麼食物,熱量不夠,加上每天都晚睡早起,睡眠不足,還跑去冒險讓自己受驚,難怪最後一天就撐不住了。
 
整天都穿著夾克,還是控制不了一陣一陣冒起的寒意,以及霸佔我全身的倦意。好不容易撐完一天,我從上課的地方坐一個鐘頭的火車到機場,在機場又等了幾個鐘頭,才拖著疲倦的身體上了飛機。兩年前去哥登堡是晴朗的早晨,我睜著好奇的眼睛吸收美景,這次是黑夜,我的身體不適,心底蒼白而想家,雖然只是短短三十分鐘的航行,我卻一分鐘也忍受不了。
 
出發前跟姊姊說第一晚只希望好好睡一覺,不用準備吃的。然而在車上,她告訴我,來接機以前才剛做了豆漿,要不要喝?「是你自己做的,放到袋子裡,擠出來的嗎?」「對呀,阿不然還要怎樣做?」心裡想,前幾天才有朋友抱怨豆漿機做出來的豆漿沒有手做的好喝,既然有機會喝手工的,即使只想把自己往床上一拋,又怎能說不?
 
香醇的熱豆漿緩緩地流入我的喉嚨,一股暖流順勢而下,注入身體各處,緩緩熨過原本冰冷的五臟六腑,疲憊的身體遂漸漸甦醒。姊姊又問要不要吃點什麼熱的東西,本來喝完豆漿就想倒頭去睡的,但是隨著豆漿入肚,我的食慾似乎也有些回復。她手腳很快地從冷凍庫拿出餃子,放到炒鍋裡開始煎。才端上桌,我猴急地咬下,裡面肉汁一下噴出來,燙了嘴。也管不了那麼多,快速吹了幾口,肉餡與餃皮一起咬下,滋味好得要讓我感激涕零。狼吞虎嚥地吃完一個又夾下一個,不久,可以感覺身體傳出的熱氣,一會兒更開始流汗。那一刻,旅途上的困倦以及糾纏不去的寒意,一剎那之間都消失無蹤。這才發現,只因為一路上吃不到熱食,思家的情緒反應在我的困乏的食慾中,才會病了。然而當我坐在小妹姊姊的廚房裏,將她親手做的熱騰騰的家鄉食物吃下肚,我的胃終於回到了家,那一刻,病痛也就離我而去。
 
當晚一夜好睡,起床後,姊姊問我早上要吃什麼。我說要喝豆漿和吃水煎包。洗完澡出來,廚房裡已是香氣四溢。原來我洗個澡,早餐也做好了,這豈不是「布瑟待遇」嗎?還好才待幾天,否則會被寵壞。
 
這次來訪,只想做兩件事,第一是待在廚房吃姊姊做的菜,第二就是再度去探訪森林和湖,and in that order。因此我們每天都先排好一天內要吃的菜,包括點心和宵夜,然後再安排行程。對我來說,能吃到要吃的菜,比有沒有玩到什麼重要太多了。
 
要來這裡以前,幾位姐妹都說要等著看美食的照片。其實我點名要吃的,都只是一些從小吃慣的菜,在別人可能平凡無奇,對我卻是珍貴無比。我把那幾天吃到的菜,貼在這裏,作為以後流口水想望的對象。

第一天:
早餐:豆漿,水煎包。
午餐:米粉,紅蟳。(市場裏,居然被我們撞到便宜的紅蟳。回家現蒸現吃,一個人吃一隻,味道鮮美極了。以前偶爾爸爸會提回草繩綁著的螃蟹回家,他負責處理螃蟹(用筷子插進去),媽媽負責蒸,全家人大快朵頤地啃食鮮美的螃蟹,是童年美好的記憶。現在偶爾也會看到螃蟹,但是我不會處理,只有站在旁邊流口水的份。姊姊為我又圓了一場夢。)
下午點心:抹茶紅豆冰淇淋(抹茶的味道很濃很香,冰淇淋細膩軟綿,我一口氣吃了好大一碗。)
晚餐:麻油雞,脆筍。
 
麻油雞麵線可能是我最喜歡吃的一道菜吧。媽媽的作法是酒下去煮,姊姊的酒則是最後才加,所以酒味很足很香,微醺之後全身放鬆愜意。爸爸總是念念不忘阿姨家的麻油雞,阿姨去世以後爸爸每一次吃媽媽的麻油雞,總會唸唸叨叨地說阿姨家的麻油雞才夠味。至於吃麻油雞一定要配麵線,則是我們林家的傳統,沒想到姊姊這麼荒遠的地方居然有道地的台灣麵線,一口麵配一口湯,好過癮呀。
 
旁邊那碗筍干,姊姊說其實是脆筍,我也分不出有什麼不同,總之就是媽媽常煮的熟悉滋味。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道菜,可惜近年來媽媽少吃油膩,筍干也很少煮了。還好總有桃園的那幫表姊們為我著想,有一次和爸媽去阿姨家,表姊大聲宣佈那天的菜保證滿意,因為有爸爸喜歡的麻油雞和阿慧的筍干。這次又能在再度吃到,好幸福。

第二天:
早餐:豆漿,蔥油餅。(蔥油餅是前一天姊姊揉的,今天早上擀開就可以煎。因為做出來的蔥油餅總是太硬,這次姊姊親手教我怎樣才能揉出軟軟的麵糰,還要我親手操作,才知道手感是如何。)
午餐:在森林的湖邊享用蔥油餅。
下午點心:芋頭西米露。
 
芋頭也是我很喜歡吃的食物之一。媽媽總是把芋頭切大塊,水煮以後加糖,吃芋頭的原味就享受極了。聽說如果要餵布瑟,姊姊總是煮成「芋泥西米露」,因為我來,才刻意切成大塊一點,我們兩人都可以享受芋頭的香氣和口感,可憐的布瑟則望著塊狀的芋頭,不知道為什麼點心變了模樣。
 
 
晚餐:透抽炒芹菜,乾扁四季豆,燙青菜,麻油雞麵線,酸菜,筍干。

 
在森林裡逛了四個多鐘頭回來,姊姊馬上又在廚房裏忙起來,為我們煮了一頓豐富的晚餐。她總是將照顧人擺第一,只要別人高興,自己再累也不介意。這道透抽芹菜,也是本人喜歡到出名的菜。有次阿妗打電話來叫我們去吃飯,特別聲明有阿慧愛吃的這道菜。我還摸摸腦門,有些訝異阿妗怎會記得我喜歡她炒的那道菜?後來才想起,我寫聖誕卡給他們,上面巴巴地寫著好想念阿妗過年炒的那道菜。講得那麼明白,人家怎麼會好意思不再煮一次給我吃呢?有一次看到小妹姊姊貼了這道菜,忙不迭地又去留言,敘說對這道菜的想念,細心的姐姐就記得了,趁機炒給我吃,這道菜帶點辣味非常下飯。(啊,可是我吃的是麵線,好吧,很下麵。)寫到這裏,發現疼我的親戚還真多,而他們的表現方式常是煮我愛吃的食物,看來本人這個饞鬼的名聲也是挺響亮地。
 
宵夜:抹茶紅豆冰淇淋。

第三天:
這天就要回家了。姊姊幫我煎了兩片蔥油餅,一片夾蛋,一片夾酸菜,讓我帶到飛機上吃。這個酸菜聽說是波蘭人做的(有沒有記錯?),但是味道很台灣很道地,姊姊看我前晚吃完還意猶未盡,就幫我灑到蔥油餅裡包起來,讓我吃個夠。飛機上吃到酸菜那一片的時候,蔥油餅都吃完了,我還到袋子最底層撿掉下去的酸菜屑,吃個精光。
  
當我在飛機上吃著小妹姊姊為我準備的蔥油餅,不禁回憶起以前的每次長途飛行,總是因為不喜歡飛機的食物而寧願餓肚子,這次姊姊幫我準備好吃的食物上路,似乎將旅途的寂寞也驅逐而去。
 
一個思家不已的落魄旅人,在這個北歐的小小廚房裏,因為吃熱食而流了一身汗,就此趕走一路上的困頓疲累。姊姊在廚房裡變出一道一道妹妹想念的食物,飽足了她的胃,也滿足了她想家的心。無法分清,這些食物帶給我的,是想念已久的滋味,還是童年的回憶,或是一些親人的身影?這也許就是食物的魔力吧。就像姊姊在我停留的這短短幾天,煮出這麼多道好吃的菜,後面蘊藏的心意,又有多深多遠,是我永遠也想像不出的。


附:小妹姊姊家的同步播放:表妹再度光臨!!
        (不好意思,Annie家有鎖碼,所以唸不到的人還是唸不到。如果真想看她這篇,偷偷跟我說沒關係,我再幫你們跟Annie「參詳參詳」,看能不能夠幫你們要到鑰匙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