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森林、鹿、海(補圖)

我對乘坐歐洲的火車,一直很沒信心。主要是第一次與V去巴黎,我們要坐火車去凡爾賽宮,那個火車站正是莫內畫筆下的Saint Lazare Train Station,浩大的車站裡人來人往,V拉著我埋頭往前走,糊裡糊塗地就上了一輛列車,直到上了車,我還是沒弄清究竟是如何決定這是我們要坐的列車。此後我就特別擔心坐火車,怕坐錯車及坐過站。
 
哥本哈根有一個S train,綜貫市區及近郊的一些城市,我每天搭火車去公司開會,已習慣那條路線,但是對其他的路線還是沒把握。週末時,我決定試試自己的膽量,坐火車去附近的城市走走。方向感不好的我居然敢做這種事,也有些令人驚訝,然而這是出門前就跟自己說好的期許,希望這次旅行能克服對坐火車到陌生城市闖盪的恐懼。沒想到週末正是修理鐵路的時候,原來是一線就可到的,得中途換公車銜接到第二站再上車;也有原來的路線取消,我不認得公告還傻傻的等,及至察覺不對勁去問才發現得換乘不同的火車;還有上車以後以為坐錯車,下一站趕忙下車,可是下了車發現沒錯又一百八十度上車,實在狀況百出。後來也學乖了,只要火車上有廣播,我就快點問其他乘客那是說什麼,才不會所有人都下車了還剩自己楞楞地待在車上。
 
原本星期天要去遠方一個城市看Viking Museum。以柔很喜歡北海小英雄這個卡通片,我想,如果照一些海盜船的照片給她看,她一定會很高興。然而秋日的晴空讓我分外眷戀戶外的空氣,正在猶豫的時候,OT不約而同地向我推薦DyrehavenDeer Garden)。這個位於哥本哈根北邊市郊的一個森林,住有幾千隻鹿,以前是國王打獵的場所。九月正巧是mating season,因此能看到公鹿打架。他們描述的景象,讓我悠然神往。博物館裡的海盜船什麼時候都可以看,但是打架的公鹿可是只有這個季節才看得到。於是我就打定主意星期天去看鹿。
 
要來丹麥以前,問外派到美國的丹麥同事,這時節丹麥是何種氣候,他皺眉說:「Rainywindyand getting dark early。」那副鄙夷的表情,幾乎讓我失去信心。然而到達的這一個禮拜,即使早晨是多雲陰沉的氣候,不多久也會放晴;或是晚上下一夜的雨,但一早就晴空高照。在加州天天看萬里晴空看得很無聊的我,見到掛在天空的白雲都要激動不已,入夜後在冷冽的空氣中走路回旅館,都是難得的愉快經驗。
 
這樣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我背上背包,坐火車朝北邊的Klampenborg城前往。森林的入口就在火車站旁,很好找。那天的氣溫涼爽,我在外面套一件薄夾克,然而走著走著,夾克不覺脫掉綁在腰間,溫暖的陽光亮燦燦地照在臉上,倍感溫暖。這個幅員廣大的森林,放眼望去盡是小家庭出遊,小小娃兒或是坐在舒服的嬰兒車裏,或是蹣跚舉步,散步林間。
 
早就注意過丹麥商店的營業時間不長,星期六經營個三個鐘頭,星期天就完全不營業了。對講究便利的美國人來說,非常不可思議。然而與幾位同事聊過以後,逐漸了解為何有這樣的生活型態。因為商店開的時間短,他們得掌握時間購物,其他時間就與家人相處。這種與家人親近的文化,不限於女人:開會結束那天有一個晚會,有位男同事不來參加,原因是下一個禮拜要出差,不好意思太多晚上不在家;另一位年輕的男同事,即將請三個月的育嬰假,讓太太可以回去上班,他則在家照顧包括六個月大嬰兒的三個幼兒。我總覺得這是個很有人性的國家,他們深信家庭與工作平衡的重要,這點在週末時全家人出遊的景象特別能驗證。一位同事還笑著說:「你一定聽說我們將嬰兒放在外面睡午覺的事吧?」以前我和Arkun討論過丹麥遊客將嬰兒停放在美國餐廳外引起公憤的事,這次與同事深談,才了解他們深信嬰兒需要新鮮空氣,因此即使在家裏,除非是淒風苦雨,否則媽媽一定會將娃娃放到屋外睡午覺,當然在冬天,娃娃一定是全身包得緊緊的,睡在溫暖乾爽的嬰兒車裏。這樣養出來的孩子,成人以後當然還是改不過喜愛戶外空氣的習慣。

 
這次我也見到雨天裏,防水布緊包著娃娃車,只見小男孩的一顆戴著雨帽的小頭露在外面,即使這樣也要出門。這也許就是丹麥人的哲學吧:如果要等到好天氣才出門,在北國等於不用出門,還不如想辦法無論在什麼樣的天氣都出門。如果遇到夏天與秋日如此美麗的時光,更不可能浪費如此的光景。
 
 
 
走在森林的小徑裏,一次又一次超越一些還有小娃娃的小家庭,然而迎面又來更多如此的家庭,也有花白頭髮的老夫婦相偕而行,或是騎在馬上的俊帥身影,跑步的、溜冰的、騎車的身影紛紛,讓隻身一人的我看在眼裏,心中不覺熱起來。
 
(划輪鞋的爸爸和騎車的孩子)
 
(漂亮的小女孩)
 
這個森林很大,群樹聳立,然而走到某處又豁然開朗,陽光任性地大把大把的灑進來,放眼望去,森林無邊無際。
 
 
走著走著,鹿就出現在林蔭中。
  
 
 
 
  

 

              註:森林入口的兩張圖,兩種鹿的角不同:
 
森林當中,有一個國王打獵時的行館,居高臨下,頗有君王之氣勢。站在這裡俯瞰,前後都是一大片的草原。驀然想起,晚會裏T用他的手機調出Google map的衛星地圖,指給我看,這個開闊的草原上群鹿聚集,是最能看到公鹿為了爭奪母鹿打架的地點;另一個夜晚在船上,O告訴我秋天的Dyrehaven有多麼熱鬧,樹林間全是公鹿發出的吼聲;T也說,最嚮往黃昏去森林,聽公鹿的叫聲直上雲霄。想到這裏,我的臉不自覺的熱起來,急步朝那片大草原走去。
 
 
果然,很快的,放眼望去,見到黑黝黝的數百隻鹿躺在草原當中,可惜我怎麼瞇眼也看不清楚。
 
 
其實看不清楚也無所謂,因為走著走著,幾乎忘記逛森林的目的是為了看鹿。美好的秋日中,樹蔭下的空氣陰涼,草原上的空氣卻又溫暖宜人。早已超過午飯時間,雖然我只帶著一罐水,什麼都沒吃,仍然不覺累。我的身體微微出汗,一些風景引起的心事在腦中翻滾,心中時而激動時而溫柔,只覺這樣獨自走路的時光分外美好幸福。
 
 
忽然間,旁邊的樹林忽然竄出一隻、兩隻、數十隻的鹿,有秩序的排著隊往另一邊群鹿聚集的草原奔去,他們離我的距離那樣近,卻又對我視若無睹,他們奔跑起來矯捷而優雅,真是美麗的動物。
  
 
忽然間,眼前豁然開朗,一片湛藍的水,海上白帆點點,在草原遠方閃閃發亮。
 
 
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好運,逛完森林,還能到喜歡的水邊走走。於是選了一個與海邊最近的出口走出去。
 
有別於森林裡的綠意,此時放眼望去全是清涼的藍色,只有白帆點綴的特別鮮艷。順著海岸走了許久,才想到幾個鐘頭以來,不僅沒吃東西,也一直沒停過腳步,這一直是喜歡走路的我的習慣:喜歡走路時微風拂面的感覺,喜歡觀賞風景之餘還能任心思馳騁,喜歡走過一處再至下一處,永遠有下一個目標,從不會想要停下來。
 
然而一方面是有些倦怠,一方面是抵不過涼風徐徐的誘惑,我終於選了一處坐下來歇息。閒閒坐著,四周除了水波打上石塊的聲響,寂靜無聲。不知不覺地,走路時心中一直有的聲息,終於也靜默下來。坐下來看海看帆船的五分鐘,是一整天逛森林以來最寧靜的一刻。
 
 
延著海岸又走了許久,才決定折回火車站。沒想到我早已置身兩個城市以外,比預計的還遠,問了兩次路以後又走了許久,才終於回到火車站,再乘火車回哥本哈根。
 
回到旅館裡,把地圖攤開,仔細檢視一步一腳印走過的路,邊用紅筆細細描過。這是近幾年來才有的習慣:到陌生的城市逛過之後,隨著手指在地圖滑過的路徑,將所見的一景一幕重溫一次。有時地圖甚至比照片更能引起一些回憶,隨著每一個轉折,當時見到的景色,拂過臉頰的風,空氣裡的味道,甚至彼時閃過的念頭,都鮮活地回到腦中。
 
看了地圖,發現雖然走了很久,其實許多小徑都還沒踏上。這時也想到,走了半天,見到的鹿群都溫馴安靜,不但沒看到打架,連吼聲都沒聽到。不過這樣也好,讓我有藉口再回去。啊,其實沒有藉口也無所謂,我一定會再回去這個臨海又有森林的美麗城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