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空與廚房(四)翱翔的風箏

天空與廚房系列再寫下去,內容難免大同小異。然而即使同樣的對話一再上演,我還是想將之記下。這樣雷同的心事越寫越多,乾脆開一個「天空與廚房」的專欄。
 
今天又要啟程去丹麥開兩個禮拜的會外加受訓。為期一個禮拜的出差我還能忍受,兩個禮拜則嫌太長,到後來,即使還是天天山珍海味,也敵不過思念家人的心情。
 
出發前,以柔不願我離家的心情,已經用不同的問題表達:「你為什麼要去?」「我為什麼不能跟你去丹麥?」「你一定要去嗎?」不管我的回答是什麼,沒多久她又問同樣的話。
 
今天吃早飯的時候,以柔又問了第一百零一次:「你為什麼一定要去丹麥?」
 
「我們公司要開會呀。」
 
「開會為什麼不能在這裡開?」
 
「我們在這裡也常常開會呀。可是每年都要去丹麥總公司開一次(其實是起碼兩次,今年初已經去過一次了,但是不需要提醒以柔。)」
 
以柔語氣轉為強硬:「我要你換工作!」
 
我(有點心虛的)笑了:「換工作就沒有那麼多錢喔。」
 
話才出口,就暗自跺腳,其實這不是真正的原因,怎麼這樣說!
 
果然,以柔抓到話柄,馬上就反駁:「是賺錢重要,還是我想你比較重要?
 
本來想趁送她上學的時候再好好解釋我得出門的原因,可是路上與她聊天聊著又忘了。返家後,一直想著一定要跟她說清楚這件事。
 
早上十點半的時候,V特地回家一趟,送我上車(shuttle bus十點五十分來家裡接我去機場)。他一回到家,我就趕快跟他說纏繞在心裡一整個早上的話:「今天早上我回答錯了,你今晚接以柔回家的時候,一定要幫我跟她說清楚。」
 
「工作在我而言,不只是賺錢而已,這是讓我對自己滿意(feel fulfilled)很重要的一環。我是以柔的媽媽,也是我自己的主人。這些出門開會的機會,在我而言就是實踐自己信念的步驟。而且,你讓以柔算算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不在家….」
 
停下來心算一下,今年我為了工作出國三次,五個禮拜,三十五天。
 
…我不在家三十五天。如果她會除法,就會知道那在一年中並不是很大的部分。(雖然比起許多媽媽,這就是天文數字了,但是我們不用跟以柔說。)媽媽在家的時候,以柔可以完全擁有媽媽,但在那少數的幾個禮拜,媽媽得做該做的事,雖然,我還是會想念她的。」
 
我撫著胸膛,說的很激動,眼眶都濕了。我是要試著說服以柔,還是要說服自己這些一再重演的離別與孩子沒有媽媽的日子都是值得的?
 
V靠著廚房的檯子,輕鬆地笑著說:「她總是會叫你不要走,但是我去開會的時候,她卻從不會問我這些事。」
 
「古老蠻荒的時代,男人出去打獵覓食,女人則留在洞穴裡照顧孩子,母子之間的聯繫(bond)緊密,即使在男女平等的文明現代,潛在的基因還是沒有改變孩子對母親的依戀。」
 
「但是,你不覺得這樣也很好嗎?以柔長大的過程,能親自體會媽媽在自己的職業上也可以有一片天空的事實。等到她長大,這樣的實踐就成為天經地義的事。我們教女兒的目標,不也就是要灌輸這樣的念頭嗎?」
 
V這樣的解釋,讓我感到安心許多。
 
我們這個家沒有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的架構,我這幾年來出差的時間多,也都是他在帶孩子。平常的家事他從來沒有少做過,甚至許多工作他比我還熟悉,所以我出門很放心。但還是會碰到關心的人問,我出門去,以柔怎麼辦?把拔怎麼辦?「不怎麼辦呀。我出門,他們才樂呢。」其實樂的是以柔,因為把拔將馬麻不在的日子塑造成天堂般的日子,可以天天看電視吃冰淇淋都沒關係。但是對他自己來說,實在是負擔不輕。我不在的時候,接送小孩都歸他,加上現在還有足球練習,他都得提早下班帶以柔去練習,平常可以分工的事,現在全由他一人承擔。而且,他還得為每天的晚餐傷腦筋,即使如此,他也發明出一套以柔能接受的營養均衡的晚餐菜單,以柔還會跟我說:「馬麻,你都不會煮把拔做的那種菜,好好吃喔。」其實那些都是超級市場買回來的盒裝晚餐,加工一下就能吃的材料,但是以柔還是吃的很開心。(我現在出門前,也都會先滷些以柔喜歡的雞腿和排骨,冰在冷凍庫,這樣,起碼有幾天把拔不用煩惱以柔的晚餐。)知道他的辛苦,我每次出門之前,都很誠懇的謝謝他幫我照顧以柔,而他總是很痛快的說,”Of course!”
 
每次出差,我就像是飛向天空的風箏,另一半則是穩住風箏的支柱,有了地上的支持,我才能放心翱翔,增長見識,又不至於與地面斷了連絡。等我回到地面,我也樂於成為握風箏線的手,換另一個人飛上青天。
 
我想這就是現代的兩性關係吧?沒有失去平衡的單方面付出,而是雙方輪流守住家,也輪流把握住每一個各自成長的機會。至於永遠是待在家裡的小女孩,我希望她在這樣形式的家庭成長,能夠相信發揮潛力是天經地義的事,但也能了解,若是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又是多麼幸運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