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acing Fear ――白浪泛舟記(增圖)

今年春天老闆跟我做年度評鑑的時候,期許我帶領的這個小組,不但要工作認真,也要have fun。這可說到我的隱痛,認真工作我會,要have fun嗎?對我這個生性認真嚴肅的人,可是一大難題。
 
不過我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就是還算負責任,既然老闆期許,自然不敢怠慢。我開始想辦一個team-building的活動,讓大夥兒離開繁忙的工作一天,不但能輕鬆一下,也能在工作場合之外相處並認識彼此,學習互相幫忙和睦共處。基於team-building的用意,能夠結合人心比悠閒享受一日更重要。
 
徵詢小組的意見並投票之後,我們決定去raftingRafting又叫white water rafting,中文好像是泛舟,可是我嫌泛舟兩字寓意太閒適,好像在明月下的湖泊緩緩行舟,我們這可是在湍急的河流裡翻騰,所以把它翻成「白浪泛舟」。大家的意見我這個 leader不能不尊重,但當我將行程安排妥當,大家一片雀躍期盼中,我卻暗地裡惴惴不安。
 
小時候曾經失足滑落溪水,被沖流一小段以後才被爸爸撈起來,那次受到的驚嚇,在心中刻畫下無可抹滅的傷痕。此後我只要看到流動的水,就會不由想起那一個夏日,亮燦燦的陽光透過白花花的泡沫是如何照在我仰望的臉上,而自心底浮起無法抑制的恐懼。因此我對這次的泛舟活動實在是非常勉強,如果不是基於合群與以身作則的需要,早就臨陣脫逃了。
 
一件擔憂之事的來臨,之前的緊張焦慮往往比真實的面對還要嚴重,這樣的經驗我多的是,從做新實驗到演講,都驗證過,但還是改不了事前胡思亂想的壞習慣。泛過舟的同事眉飛色舞的告訴我以往刺激的泛舟經驗,誰被拋出船,拋出船後又怎樣,運動神經一直不好,手腳也不怎麼協調的我,聽他們這樣說,就無法停止想像自己會如何飛出掉入河水,又如何隨著激流被沖走,於是,噩夢中的水花又在眼前浮現,我的呼吸開始急促,為不可知的未來而恐懼。
 
這一天終於來到,是一個晴朗無雲的美麗夏日。全公司的人都認真做著實驗,只有我們這組的十一個人,輕裝便服,身上刺鼻的防曬油味大剌剌地宣佈即將進行的陽光之旅。大夥兒在公司前們會合,就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我們分兩張筏,在兩位guides領導之下,往河中划去。我們這船的guideJ,一位留著短鬍鬚,嘴角總是掛著一絲調侃意味的年輕人。他先教我們如何划槳,如何兩手伸直,由身體的前後傾引導而划動水,而不是靠雙臂單獨的力量。這種身體的揣摩,是我的弱點,別人講一次就懂的,我卻總是得不到要領,後來還是J從後面拉著我拿槳的手,帶著我的身體前後傾倒,我才了解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全船的人只有我獲得如此的「特別待遇」,真是不好意思,後來大家一起划船的時候,坐在最後面的他還會不時提醒一聲:「Janine,記得兩手伸直嗎?」可能我做的動作還是不夠標準吧。不過後來划了一天的船,第二天手臂一點也不酸,也是仰賴他的示範吧?
 
剛開始的兩個鐘頭,是水流緩慢河岸寬廣的地帶,正好學習如何控制橡皮筏,如何前進後退轉彎,如何隨著我們的pedal leader(坐在最前方的左右兩人)一致的划槳。學習如何同心協力划船,實在是很好的team-building之機會。只是船內的人同心,對另一船的人就毫不客氣,只要稍一靠近,我們就用槳拍水,把冰冷的河水潑到另一船人的身上,剎時間河上笑聲尖叫聲此起彼落(J嘲笑我們:好一個Team-building!),J還有一個長形的水槍(很像腳踏車的打氣筒),伸到河裏吸滿水,就往另一船噴去,將他們全噴濕。就這樣,還不到第一個激流,我們就全濕透,不過因為夏日陽光艷艷,不一會兒也就乾了。
 
這條河離我住的小城並不遠,但是我從沒有這麼近的接近過它。綠色的流水緩慢而靜好,兩旁的丘陵群樹聳立,淺處河底的石頭,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我們隨著河水緩緩滑下,偶爾划幾下槳,悠閒自在。看著晴朗藍天下的青山流水,不禁想著,如果沒有後來的急流,坐著獨木舟緩緩隨波逐流,享盡山丘美景,靜聽河水潺潺,應該是很享受的事。
 
一邊划著,J一邊告訴我們兩旁杉樹及野花的名字,還有前半段河岸寬廣流水平穩的岩石與後半段河岸變窄激流遍佈的岩石有何不同,他應該是深諳水性,又能享受自然的人。中途上岸吃兩位guides準備的三明治午餐,有肉片起司,還有我喜歡的青辣椒及其他蔬菜可以夾,另外一盤水果拼盤也甜美多汁。其實也不是什麼山珍海味,但是因為划了兩個多鐘頭,飢腸轆轆,吃來特別香甜。
 
吃完午飯,養足力氣,又爬上了船,朝向第二階段的急流區。其實來泛舟,就是衝著這段驚險刺激的白浪區而來,這也是我之前一直提心吊膽的部份。有的是從高處快速下滑,船頭撞到水後白浪全翻進船裡,有些則是石頭多波浪大,因此船會一再地跳動,一向很怕坐雲霄飛車的我,卻蠻喜歡這種短暫的刺激,還有浪噴進來把全身淋溼的快感,我也發現,只要把重心放在船的內側,腳趾的部份藏好,無論船如何顛簸,也應沒有被拋出之虞。因此我們在船傾斜或飛騰之時大叫,但是船通過之後又不覺開懷大笑。衝過急流的時候,我們還是得划槳前行或轉彎,有時後槳下去卻撈空,原來船已經翹到水面以上,槳已搆不到了,我們就這樣或行或飛地度過一個一個的激流。
 
很快的發現,對guide最頭痛的不是度過急流區,而是被卡在岩石上,因此J所有的發號施令,指揮我們轉彎前行,都是為了避開岩石。其實會被拋出去,很多時候常是因為無意中撞到石頭,受到出其不意的力道才會被丟出去的。有一次我們在靜水區被卡在兩塊石頭中間,J叫我們都到左後方,重量驅使下,船頭翹起來,幾秒鐘後船就輕巧巧的被河水推向下游。對水要溫柔,不能強硬,在當時的感覺特別深刻。
 
好幾次要穿越急流,J會問我們要走regular route還是exciting route,興致高昂的我們,無異議的選擇後者,正合他的意,正好試試以前沒試過的途徑或是把戲。因此明明有一道寬廣的下坡,他偏偏要走另一端岩石遍佈,只有一個船寬的縫隙下去;有一次他叫我們把眼睛閉起來,照著他的口令往急流划去,他一邊隨口亂編身旁的景致,什麼陽光野花和煦的河流,但是我們明明聽到水聲越來越急,心中頻打鼓,及至水聲隆隆,他才大聲說:「睜眼!」睜開眼睛的一剎那只見白浪向高牆般地傾瀉下來,真是緊張刺激;又有一次,他乾脆叫我們轉身向後坐,(我們全部面向後座的他的時候,他才說:「其實我從沒這樣划過,沒關係,試試看。」)反面流向急流,身體倒向後方衝向急流,又與正面迎著大浪少了更多的安全感,但衝過後的成就感也更大。
 
急流之間也會經過許多平靜無波的河段,J就會問有沒有人要下去游泳的。大家都穿著救生衣,因此很自然的一一跳下去,然後再哇哇大叫水太冷的被拉上船。我一直猶豫,有點想下去,但是兒時的記憶又讓我對深不見底的水產生恐懼感,另外生性的拘謹也讓我跳不下去,然而看到大家在水中自在的悠游,又羨慕不已。我就這樣矛盾地在心裡掙扎著,一直想,下一個潭水我就下去游,但是到了下一個游泳的機會我又臨陣脫逃。
 
到了第三四個池水,J又在問有沒有人要下去,這次無人回應,我照例在心裡做無謂的苦戰。忽然聽到J說:"Let’s see if we can get Janine into the water."我聽了全身震了一下,船上沒下過水的不只我一人,為何只單推我?難道他看出我心裡渴望但又不敢的猶豫嗎?回頭望他,兩撇鬍子下仍是那個帶著調侃意味的微笑。其實我心中苦苦掙扎,如果要下去早就下去了,現在被眾人的目光注視,我更是下不去。這時J又開口說:"If she doesn’t want to get inwe can always apply some social pressure."組上一個反應快的女生,馬上接口說:「什麼樣的social pressure?是把她推下去嗎?」J的嘴角上揚,笑容更加詭異,可以看出他決心如何不擇手段也一定要讓我下水。我不覺地離開原來坐著的邊緣,移到船的中間。只見J拾起水槍,開始吸水,說時遲那時快,那把水槍開始朝我發射,不到幾秒鐘我就全身從頭到腳被澆得濕透,而朝我飛來的水柱卻怎麼也不停止,發窘的我在心裡恨恨地罵了一聲「Dammit」然後在自己也不明瞭的情緒下(還是因為士可殺不可辱?),我坐回船緣(水柱也跟著我到了船緣),把腳移到船外(噴水還沒止),身體一滑,----------了!
 
滑下去的時候,身體的重量將整個人拉到水面下方,下沉的那一刻我無法抑止的又憶起那個夏天的水花,但是救生衣的浮力很快地將我拉回水面,這時候我才感到河水的冷冽,不覺深吸一口氣,明明是炎熱的夏日,河水卻是冰冷刺骨,將皮膚的每個細胞全都喚醒。我將頭往後仰,還穿著鞋的腳浮在水面上隨意踢著,太陽在我的頭頂照著,冰冷的河水將我包圍著,我的思緒從沒有這麼清楚過。在船上所有人的注視下,我高舉雙臂,快樂地大聲說:「THIS IS FUN!」
 
Kite Runner這本書裏,辜負好朋友的主角在成長後,為了救好友的孩子與舊敵一決死戰,被打得頭破血流幾乎要失去意識的他,卻開始瘋狂地大笑,因為在那一刻,他才終於得到救贖。我的經驗當然沒有那麼戲劇化,但是,當生命繞了整整一圈,從兒時的溪流到這個深潭,從幼時的失足落水到現在的自願下水,同樣的撲通一聲之後,寒冷的水將我身體的每一寸浸透,只有此時,我才真正與童年的經驗和解。多少年來,我一直想逃離流水的陰影,到頭來卻得浸泡在河水當中才能真正換來closure。忽然感到生命中凡事的發生都有其定理,不可違背,也不用強求。
 
回到家已經七點半了。划了一天船,一路上情緒緊繃時而太過激昂,結束之後只感到從未有過的虛脫疲倦。草草扒完飯,我將澡盆放滿水,躺進去泡澡,希望舒緩一下疲憊的身軀,也想安定一下仍然亢奮的心。我將身體放平,任由熱水將我溫暖地包住,無意識地用小腿一上一下地波動著水。在水氣氤氳的浴室裏,忽然有些厭倦身旁的暖水,並強烈地懷念起晴空之下的冷冽河水….

(看了照片才更佩服guide,我們在激流中東倒西歪,只有他站的穩穩的,頗有一夫當關的氣勢。我們以為自己划得多賣力,但是控制船想來還是主要靠掌舵的guide。)

 

(這是我蠻喜歡的一張。我們的船正駛向急流,as people on the other boat looking on. 充滿了等待的懸疑氣氛。)

 

 

(這張只是要show我的頭髮全濕了,應該是剛跳過河以後的急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