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0799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越野賽記

以柔今年第一次參加越野賽跑(cross country)隊,每天下午四到六點練習兩個鐘頭,除了跑步,還有體能的訓練,每晚騎車回到家,都筋骨痠痛,但也遮蓋不了運動帶給她的快樂。此外,每個週末還有比賽,一大早就起床去外地跟其他高中的學生競賽。上個禮拜第一次比賽,我偷懶,就讓以柔自己騎車去學校跟其他同學會合,坐其他家長的車去。前天看了一下賽程,反正週末無事,就跟以柔說我可以帶她去,她聽了很開心,順便說動另外兩位同學一起坐我的車。
 
我六點就起床,先吃早飯並漱洗,忖度著若是要載三個大女孩,也許開廂型車(mini van)空間比較大,以柔可以坐前座,朋友坐第二排的兩個位子剛剛好。正想要把車子倒進車道,做點準備,忽然轉念,還是問一下比較好,免得我白費工夫。我去她房間問:「你們有三個人,坐大車比較舒服吧?」她說:「坐Camry就好,我們三個要坐後面。」吁!還好有先問,否則就白忙了。她們這個年紀,朋友之間很要好,一同擠在後座比較有趣吧?
 
比賽地點在三十分鐘以外的鄰城,停車的地方是一大片的草地,已經有很多四五歲的小小孩在比賽足球,也讓我想起以柔從幼稚園到七年級踢足球,秋天的每個禮拜六全家出動看她比賽的記憶(見“延伸閱讀”)。坐在微風徐徐的樹下,看孩子在陽光下合作無懈地傳球、踢球,是秋天最喜歡的活動。現在她的運動延伸到越野跑步,也讓當媽媽的我有機會見識不同的賽事。
 
走過綠意盎然的足球場地,就見到許多篷帳,代表每個學校的休息區。我先去以柔學校的帳篷看了一下地圖。大部分的人,包括以柔,跑的是2.18英哩(3.5公里)的路線,另外還有“菁英組(Varsity)”,跑比較遠的3.18 英哩(5公里)。依照標示的里程,就能看出跑的路線。
 

 
所謂越野嘛,就是要在野外,因此這些泥土路不是在森林當中,就是環繞著野鴨棲息的濕地,景色十分荒涼。而且有好幾個斜坡,蠻具挑戰性的。比賽之前,只見許多學生用走或慢跑的方式先將路程預習一遍,心裡比較有底。我聽到以柔和朋友唧唧喳喳地比較這次場地和上次的不同,她們上學期參加的是田徑賽,即使去不同的學校比賽,場地也都一樣,沒有新鮮感。而現在,每次去不同的野外,地勢變化無窮,有更多的挑戰。
 
(從坡上眺望比賽的途徑)
 
田徑賽有觀賽台,可以從頭到尾看孩子的表現,然而越野賽的賽程太廣,他們跑步的十幾分當中,只見得到他們從面前跑過的幾秒鐘,因此得事先想好從哪個地方加油。我找到一處有樹蔭,並且是交叉口的地方,就在第一張地圖中1.5 mile左邊一點,可以見到以柔三次,應該是“經濟價值”最好的地點吧。前面幾場沒有以柔參與的賽事,我自由走動一下,也看到了起跑和終點的過程。
 
這是起跑點,很多人擠在一起,開跑的時候會兵荒馬亂一陣,廣播員殷殷告誡,千萬不要擠推,若有一人跌倒,會再鳴槍一次,大家得回來重新起跑。果然有一次真的如此,讓跑者得重整情緒,實在得不償失。
 
 
這是跑者通過我“站崗”位置的第一眼,因為離起跑點還不遠,大家的距離尚未拉開,千軍萬馬一起衝下坡,沙塵飛揚,什麼都看不清楚。很快的,無論是跑者或是觀賽者,大家都是灰頭土臉了。
 

 
Varsity boys這一組,一開始就有位跟以柔同校的高瘦男生一馬當先,等他跑了一段路再經過我面前時,已經跟所有的人拉開距離,我發現所有觀賽的學生和家長都興奮地喊著他的名字,以柔說這個男生常常破紀錄。速度還在其次,我發現他的步伐平穩,整個身體很協調,跑起來似乎一點也不費力。直到最後在2.5 miles左右他又出現,臉才紅了一點,額頭上也掛著汗珠,否則之前似乎都氣定神閒。後來比賽結束,女孩們在車上迫不及待地查結果,發現他以14分52秒跑完五公里,超前第二名三十八秒,然而第二名到第十名的跑者,就都只是幾秒之差了。以柔說這位男生其實不是從小就這麼會跑的,而是慢慢持續練習才有如此超人一等的成績,實在令人敬佩。
  
等到第五場,終於該以柔這組了。她們跑下坡的時候,以柔夾在一群女生當中,我大力拍手,用中文嘶喊:「以柔加油!」這是我們的通關密碼,以柔一聽就知道是誰在幫她加油,她笑笑地看我一眼,繼續往前跑。我因為看過其他組跑,知道下一次會從哪裡出現,就先去等著,果然過了不久,就陸續有跑者出現了。
 
領先騎腳踏車的是一位學生的爸爸,騎著越野車,很有架勢地帶隊。
 
 
喔!以柔出現了!此時跑了將近一哩半的她,看來精神還不錯。


 
跑了地圖下面一小圈以後,她又出現了。
 

 
我目送她爬上坡,上完坡就近終點了。
 
 
以柔後來跟我說,最後那一段,根本都是auto-pilot,只知道不能停,只是顧著一腳前一腳後地往前跑就是了。這也是我很敬佩的地方,無論速度快慢,每個學生都是盡力跑著,有人實在太累了變成用走的,也是一會兒就又提步繼續跑。沿路的啦啦隊也都很盡責地為他們加油。如果是教練,通常是戰術性的鼓勵:「Every place counts!」意思是每一個名次都有意義,多衝上一名也好,一定要多加點勁。另外也有:「Stay in front of your pack!」越野賽跑到後來都變成好幾組,要趕上遠方的組其實不可能,但是可以利用周遭的一群人來估量速度,以趕上前方的人作為鼓勵自己的動機。如果是家長和同學,則是單純的鼓勵,我們常會叫出他們的校名來幫他們加油,學生們更是奮力鼓勵跑步的同學,就算不知道別校同學的名字,也會說:「Go, runner!」整個賽程洋溢正面的力量。
 
 
然而,比賽一定有最後一名的孩子,通常是落單在很後面,只由一輛腳踏車默默地跟著,我們更是拉著嗓子為他們加油。我見到兩位落後的女孩,到了最後已經上氣不接下氣,跑一步走兩步,沒想到進入終點區,兩人居然衝刺起來,可能誰也不願意當最後一名,勇氣可嘉。
 
比賽結束,既累又興奮的女孩擠進我的車裡,急切地交換跑步過程的新鮮經驗,也紛紛從手機看成績。以柔的成績算是中後段的,但是她一點也沒有氣餒的神情,反而開心地說:「我這次跑得比上次快呢!」其實每次場地的地勢不同,不見得能拿來比較,但是她往正面想,也是很好的現象。學校中的運動團體,都是鼓勵學生跟自己以前的成績比,力求一次比一次進步,看如何能夠超越之前最好的成績。我自己的運動神經不好,因為運動場上的表現很難看,總是很自卑,極力躲避任何參與運動的機會。然而以柔的成長過程,從沒有感受到運動能力差的歧視,她在越野賽中接收到的加油鼓勵,不比前半段的學生少,因此她開開心心地參加每一次的練習和競賽,力求超越自己以前的紀錄。我很開心她願意跟同學一起跑步,在原野之中奔跑,聆聽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鼓勵自己不斷邁步前行,不放棄的精神一定可以陪她一輩子。雖然不是運動場中的高手,也同樣能受益,並換來未來運動即生活的健康。
 
以柔現在的涉獵很多,從小學的鋼琴還在持續,在爵士樂團中,除了薩克斯風和單簧管,最近老師也要她試吹Soprano Saxophone(高音薩克斯風), 現在又開始越野跑步。這些課外活動裡她都不是頂尖高手,然而卻參與得津津有味。她的生命長河只在起點,多接觸一點不同的經驗,只會讓她的生活更豐富。能夠體會每一樣活動的喜悅,而不被成績影響成患得患失,是她的本質,也是福氣。
 
回到家以後,馬上把母女的衣服丟到洗衣機裡洗,並痛快地洗個澡把灰土沖掉,然而沖不掉的卻是觀看越野賽跑帶給我的感動。我跟以柔說,以後只要我前一個禮拜上班不累,週末又沒事的話,都可以帶她和朋友去參加比賽。以柔有些訝異地看著我:「真的嗎?可是這樣你整個早上的時間都不見了耶。」她不懂,我陪著她長大,已經到了最後三年了,未來參加活動的機會也沒那麼多了。此時不參與,更待何時?我也深深感受到,孩子的活動擴展我們父母的生活範圍,如果不好好利用,不是很可惜嗎?因此未來兩個月,就準備好好探索北加州的越野荒地囉!
 
 
 
延伸閱讀:
2011: 球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