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宿疾

我是個很健康的人,已經記不得上次是什麼時候生病。冬天流行感冒的時候,同事們倒的倒,躺的躺,只有我還「屹立不搖」。以柔生病,都是我在照顧,被她打噴嚏或咳嗽咳在臉上不知凡幾,卻不會因此被傳染,就算偶爾覺得要生病了,只要多喝點水早點睡覺,也就被我撐過去。反倒是以柔生病時很少碰她的V,往往在女兒生完病也倒下,常被我取笑抵抗力太差了。
 
雖然這麼健康,我卻有個隱憂,那就是我的背。
 
第一次發生是四年前去巴黎,Museum d’Orsay裏展覽著印象派名畫家,例如莫內梵谷的畫,我喜愛極了,連著兩個下午跑去看。可能是持續的站立,到了第二天,我的腰後方(英文稱為lower back)就痛的不得了,肩膀甚至無法負擔任何重量,要把我的皮包給V揹才能勉強走路。
 
這以後,腰痛就三不五時的來找我湊熱鬧。沒事的時候我也常忘了背有問題,但是有時候與同事在走廊上聊天,只要站立超過十分鐘,我的腰部就逐漸僵硬,等聊完了開步走的時候,幾乎動彈不得,到了辦公室,更得一寸一寸的緩緩往下移才能坐得下來,而且每移動一下我的腰就更痛,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腰痛嚴重的時候,連睡覺都不得休息。躺在床上翻身的時候,整個身體像是千斤重,每翻動一點都困難不已,尤其是腰部後方,燃燒似的,像在大聲呼喊要我正視它的存在。常常已熟睡了,但是睡夢中無意識的翻身時就被腰痛驚醒,翻完後又睡著,一夜中反反覆覆地與沉重的腰部奮戰,一覺醒來,比沒睡還要累。起來以後,下樓梯或走路都是僵硬的,一定要坐下來,腰的後面墊個枕頭,才能舒服點。
 
同事中不乏背有問題的人,嚴重的會因為背痛在家裡躺著起不來。而且這些背痛都是沒有預警的,有時候是彎腰撿個東西,或做一個平常的姿勢,就忽然間動不了。看到這些傷兵們,暗自擔心以後也變成這樣,因此去看醫生,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治好這個宿疾。
 
我趴在診療床上,醫生在我後腰的脊椎之間邊按邊問痛不痛。其中有幾段特別痛,我已經說痛了,他還繼續按,這又和平常腰痛時的僵硬不同,他的手指直接壓在我的脊椎之間,是爆發力強的疼痛,我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呼吸也提不上來,真想跟醫生說:「Stop it!」可是又不敢。檢查之後,醫生按過的地方整整痛了三天,檢查還換來痛楚,真是冤枉。還好他檢查完畢,把我痛的地方寫在診療單上,就讓我去照X光。
 
幫我照在X光的technician,問我是什麼問題,我說是lower back pain,他嘆了一口氣,說:「這是很麻煩的問題,很難治的。」早就知道了,還要你來強調嗎?
 
不過X光的結果證明我的脊椎骨並沒有問題。醫生讓我去做物理治療(physical therapy)。可惜治療的時候,我的背又不痛了,治療師在我的背上按來按去,我怎樣都感覺不到一點點痛楚。背痛就是有這種麻煩,痛的時候全身動彈不得,但是問題要走開又是瀟灑的很,不留一點痕跡。害我躺在診療台上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是沒病還謊稱有病。不過,治療師倒是教給我一些運動,讓背部強壯一點。
 
要讓背部堅強,很重要的一點是腹肌要強。我當初問有氧運動的老師腰痛怎麼辦?老師也是說,要多訓練腹肌。這種理論乍聽下不合理,其實腹部與腰間是身體的兩面,我們常常運動背部,例如彎腰等等動作都會牽動到背部,但是腹部則很少有訓練的機會,久而久之,腹肌與腰部之間不平衡,自然成了背部的負擔。自此以後我乖乖的做運動裡最不喜歡的仰臥起坐,睡覺前,又躺在地毯上,繼續做物理治療師給的功課,加上醫生吩咐要吃glucosamine,後來的這段時間,我的腰居然乖乖的沒有給我添麻煩。心裡想,這個不時來去的麻煩,也許就此離去,不再來騷擾我了?
 
上個禮拜騎車去上班,蹬著踏板的時候,忽然感到後腰有點刺痛,部位和晚上翻身疼痛的地方一模一樣,心剎時黯淡下來,騎車這麼平常的姿勢,也會讓背部不舒服嗎?不覺憤憤地自言自語:「You can’t do this to me!」不甘心的我,腳並沒有因此慢下來,甚至越踩越快。說也奇怪,當清晨涼爽的風打在我的臉上,腰間的感覺居然一點一點的退去,等騎到公司,腰已經沒感覺了。這當然只是暫時的,那天站久了一點,腰又開始痛,當我拖著身體走回辦公室,僵硬的身體彎也不是,直也不是,真是蒼老而狼狽的的感覺呀。
 
一次在丹麥用一位同事的書桌,發現他們的書桌與胸齊高,椅子又拉不高,非常奇怪,我只好全程站著用電腦。臨去時,發現隔壁的同事也是站著辦公,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微笑的按一個按鈕,只見書桌就漸漸下降。他說,每個人上班的時候,最好一半的時間坐著,一半時間站著,對背部才會好,因此他們才會用可以調高低的書桌,也就是不要維持一個動作的意思。我也發現,雖然背最常痛的時候都是站太久,但是最近工作總是坐的時候多,也不是好事。我應該要隨時站起來走一走,若是要與同事聊天,也不應該害羞,拉把椅子大剌剌地坐下就是。
 
我一點也不計較生命的長短,但是生命的品質不得不計較。最大的惡夢就是失去活動的自由,而每次背痛襲擊,總是暗暗害怕可能的遠景。背痛最討厭的地方就是,它不是永遠在痛,但總在提防心開始放下,心情放鬆的時候,它就又來了。尤其很多時候,是在睡夢中翻身時來訪。連最基本的動作都無法做,使我頹喪不已。有時會希望只是夢,結果通常是連夢裡都在痛(或者只是睡夢中還是感到沉重的腰部?),真是情何以堪。
 
以前從來沒有嚐過背痛之苦,沒想到被突襲後,竟然就趕不走,讓我又驚又惱。種種治療不果後,我想只能與之和平共存,好好注意隨時的姿勢,不久坐或久站,走著瞧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