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難得賢慧

我不是個賢妻良母,從來都不是。
 
那種廚房時時飄出香味,孩子回家可以享受媽媽親手做的糕餅的事,在我家幾乎從沒發生過。每天晚飯只有兩道菜,一道主菜一道蔬菜,偶爾加一道湯,那道主菜通常還吃兩天,還好他們父女倆也不知道有別種可能性,倒也甘之如飴。只有去阿嬤家,以柔才會驟然發現原來一日三餐可以有那麼多菜、那麼有變化,回美國後想念那一道道佳餚,才會發現馬麻還真是不會煮飯。還好,時間是療傷的最佳良藥,過一陣子,以柔的記憶漸淡,終能回來跟著我粗茶淡飯。
 
上個禮拜,正吃著晚飯,以柔忽然說:「馬麻,你這個週末做蔥油餅好嗎?」我聽了很訝異,她說的像是我們常做似的,其實我只做過一次,而且是兩年前的事了,以柔還記得那滋味嗎?她看我沉思不說話,馬上雙手在胸前合十的說:「拜託拜託。」還故意將眼睛睜的大大的望著我,做乞求狀,她知道我最吃這一招。我說:「好吧。如果…」以柔只聽到前兩個字,就興高采烈的轉頭跟爸爸說:「媽媽要做蔥油餅給我們吃,耶!」她的歡呼聲蓋過我底下的一句:「如果週末有空的話。」
 
看以柔那麼高興的樣子,我知道這個週末無法不做蔥油餅了。遂開始找兩年前做的筆記。
 
兩年前的春天,我趁去丹麥出差之便,順道去瑞典看Annie,到了「小廚飄香」之家,自然享盡佳餚,記憶最深的是蔥油餅,又軟又Q,味道極佳,等我要走,Annie還讓我帶著上飛機,當別人嚼著難吃的飛機晚餐時,我拿出Annie為我細心包裹,還微有熱氣的蔥油餅,分外感念姊姊對我的關愛。
 
回來後,告訴Annie好想念蔥油餅的滋味,她說,做起來一點也不難,我的網站早貼有食譜,你為什麼不試試?可惜我笨,麵粉從來也沒碰過,看著食譜也看不出所以然,Annie看我有困難,又拍拍胸脯的說:「包在我身上,保證把你教到會。」她真的卯起來,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貼照片寫說明,從麵粉加水寫起,一直到怎麼煎都寫得詳細極了,貼在「新手上路」一欄,這樣一來,再笨的學生都能學會。做的時候,我把電腦放在餐桌上,然後就依樣畫葫蘆,做了生平第一次的蔥油餅。
 
那次剛好是兩年前的父親節,做蔥油餅慶祝,當時這樣寫信給爸媽:
 
「昨天把麵團揉好,才想到我根本就沒有擀麵棍。V建議用圓杯,我一試就知道不行, 太用力若把玻璃杯打破,那不是要受傷嗎? 不得已只好用以柔玩黏土用的小塑膠擀麵棍(只有我的一個手掌大),將就用著。 第一次做,也不知道鹽或其他作料要加多少,擀麵時擀的歪七扭八, 一點也圓不起來,我想姊姊做的多漂亮多圓呀!再看一下我的,實在太難看, 不過再仔細看, 好像一顆心呢, 跟V說是故意做的好了.  還好擀了幾個以後進步了些,後來以柔把手洗乾淨後也來玩(說是幫我做),  煎了以後當父親節的午餐。 V說有餐廳的水準,我覺得嚼感有像,但味道稍淡了一點,下次就知道鹽可以灑多一點。」
以柔和玩具擀麵棍(June, 18, 2006)
 
            這次上手比較快,揉麵粉的時候,覺得有點濕,就叫以柔來幫我倒點麵粉,這時才想到有人說過,真正會做菜的人是不計較份量的,太濕了就加點麵粉,太乾了就加點水,不過這麼簡單。偏偏我死腦筋,幾杯麵粉幾杯水都要問,Annie這種大廚也居然耐著性子一一幫我從重量換算成容量,好讓我有所依據,想到姊姊的深意,心裡一下暖了起來。
 
我的手拙,凡是要手做的事,例如寫字畫圖勞作,一概做不好。有一次爸媽看著我倒水倒至杯子外面,不禁搖頭嘆息:「你這樣也能做實驗嗎?」其實,做實驗時我也常因為手不穩,水加入溶液時不小心控制不好倒太多,就得全部重來。擀麵時,擀開後不像Annie照片裡的圓形,反而這裡多一塊那裡多一角,有時候中間還會露出一個洞,真是夠醜了。可是我也不擔心,反正煎好以後切開,誰也不知道原來的真面目。後來以柔也來幫忙,幫我灑蔥花,也幫我捲,當然捲得沒有Annie的圖片看來結實,真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呀。
 
煎好第一片,我切好了就送出去給他們吃。他們光聞光看就發出驚喜的叫聲,及至放到嘴裡,更是讚不絕口,頻頻發出「Hmm,Hmm…」的聲音,V說這跟外面做的一模一樣,又一直說:This is good!」以柔嘴裡塞滿蔥油餅,卻還不忘記矯正把拔:「Noit’s not “good”.  It’s DELICIOUS!」一年級的字彙不多,delicious就是無上的讚美了。
        
不可貌相的餅
  June 22, 2008
 
V也說,這次做的比上次好,上次也很好吃,可是有點薄,這次厚點比較有嚼感,我心想,要吃厚的還不簡單,我還不用擀的那麼辛苦,他說「上次」說的那樣自然,兩年前的事,也記得那麼清楚嗎?還是因為久久一次,難得的經驗記得特別深?他們父女倆一片一片接著吃,臉上浮著滿足愉快的表情,我微笑地看著,忽然有點為他們心酸。這種廚房端出來的點心,對多少人只不過是家常便飯(例如瑞典飄香小廚家的布大哥),偏偏我們家的媽媽懶惰,久久做一道點心,就能讓他們這樣感激涕零,想想也真可憐。
 
那天我總共煎了四片蔥油餅。每煎完一片,前一片就被他倆吃光了,大家喊著肚子快撐破了,可是還是繼續吃,最後竟然一片都不留。其實憑良心說,我的蔥油餅好吃沒錯,但絕對沒有他們說的那樣誇張的好吃,更棒的蔥油餅,他們在餐廳都吃過,但是為什麼吃我做的蔥油餅會吃的那麼開心?我想是因為那是我親手做,親自端到他們面前,意義特別不同吧?
 
原來有些快樂的經驗,是可以不出門一步,也不用花大錢,就能輕易獲得的。我又為何要因為自己的懶散,剝奪如此易得的快樂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