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自己逛頤和園

這麼多年來,出外旅遊,從沒有跟過團。我們已經非常習慣出發前收集資料,到了目的地後,跟著地圖及旅遊手冊(guidebook)走。一次帶爸媽到溫哥華玩,尤其感到自己玩的自由。早上到一個地方,玩後吃午飯,然後回旅館休息,老的小的想睡午覺就去睡,如果起得晚了就更改下午的計畫。沒有既定行程或趕路的壓力,可以玩得很順心。

這次去杭州開會,會議後坐遊覽車被帶著玩,非常不習慣。第一天的下午去看鐘乳石洞,在黑黝黝的洞裡走,不見天日,我心想,如果這時在西湖逛,該有多好呀。第二天去西湖,明明在蘇堤上,卻不能走完全程,就得坐船去小瀛洲看三潭印月,而且逛完那個島就離開西湖了。西湖十景:蘇堤春曉,曲院風荷,平湖秋月,斷橋殘雪,花港觀魚,柳浪聞鶯,三潭印月,雙峰插雲,南屏晚鐘,雷鋒夕照,光看這些名字就知道每個景點的欣賞時間及季節都不同,可是我起碼想去那些地方懷想一番。然而我只能站在蘇堤上,望著摩肩擦踵的遊客,看著淺藍色的湖水,想著如果我沒有跟團,是不是正踏著腳踏車,吹著風順著白堤一路而下,跨過斷橋後又到另一個斷橋?

(西湖與遠處2000年重建的雷峰塔)
 
(西湖三面環山,只有一面是城市,那高樓大廈遍佈的景象,想來絕不是蘇東坡或是白居易看過的景色。)
 
(從雷峰塔上眺望)
 
到了北京後,第二天一早去海淀區的公司參觀以及作報告,原本以為會在那裡待上一整天,沒想到快到中午時我的 host 就問我下午有什麼打算?這一來,我又多了一個下午的自由活動時間。於是在公司吃完午飯我就「打車」上同在北京西邊的頤和園去。
 
一進頤和園,一羣「導遊」就蜂擁而上,圍在我身旁要帶我遊園。這種「自助導遊」是中國風景區的特色,我去飛來峰/靈隱寺的時候就見識過了。當時我一進去,就有人靠近我身邊說要當導遊,拒絕以後還是不死心地跟在我身後喃喃自語,朗誦當地的名勝故事,甩也甩不掉。我也是被纏的煩了,又想,才十元人民幣,實在也很便宜,就隨便選了一個怎麼也趕不走的人當導遊。
 
可惜這是個錯誤的決定。導遊雖然告訴我每個雕刻的故事,但是他的聲音平板呆滯,好像在背誦課文,毫無感情,我提問題時好像在打斷他的朗誦,回答的也很勉強。而且,三百多個雕像中,他只帶我逛平地上的一些,我問他那些石階通到那裡,他說只是健身用,我後來發現那不是真的。更討厭的是,他不陪我進靈隱寺(還要另外買票),可是卻慫恿我買香進去。我其實只想進去看看廟宇,他卻說的像是不買香進去就沒有誠心似的,我推辭許多次之後,最後還是因為臉皮薄,勉強買了比門票貴上兩倍以上的香。帶著沉重的香進去以後,還要爬很多坡一個殿一個殿地拜過去,我當時就知道做錯了。很生氣,氣的不是那個可能從香店拿盡回扣的導遊,而是惱恨不爭氣的自己,居然會因為拗不過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去做一件極盡違背本意的事。我那時就發誓,無論價錢多麼便宜,我是永遠不會再雇這種導遊了。
 
於是在頤和園裡,我打死也不理那些纏在我身旁的導遊。我在賣票口買了一張頤和園的手繪地圖,埋頭研究想走的路線。然而因為獨自一人,又大剌剌地拿著一張大地圖,目標太過明顯,那些導遊們總也不放過我。他們說的不外是:「你買的是聯票,我們可以帶你去那些地方,還可以幫你照相。」「頤和園這麼大,一天也走不完,我可以帶你去必看的景點,才不會浪費在不必要的地方。」「你知道這個麒麟背後的故事嗎?我可以告訴你。」我不敢看他們的臉,只是一直軟弱的重複著「不要,謝謝。」可是他們怎麼也趕不走,而且越講越像是我不雇他們就代表自己的愚蠢,我被他們說的臉開始漲紅,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明確地拒絕他們,我的心從來沒有像此刻般地想自己玩,去想去的地方。我加緊腳步快走,從人潮中擠去,又隨便跑到一個人煙稀少的皇殿,這才擺脫掉那些蒼蠅,又展開地圖繼續研究我的所在地。
 
我的聯票裏有一個景點是佛香閣。我從平地上,把相機舉高高地看是這樣的:
 
很直覺地,我就開始往上爬。可是才爬幾步我的腳就開始痛。那時我就開始後悔早上做的決定。記得要出門前,我盯著地上的一雙布鞋一雙皮鞋,心裡思量著要穿哪一雙。我穿的是牛仔褲,其實要穿布鞋也無所謂,但是我想,拜訪公司起碼穿雙皮鞋吧,.否則會不會太「American」?因此,我踏進了這雙有著六公分高粗跟的皮鞋,還沒穿襪子!
 
(陪我走過千山萬水的「淑女鞋」)

        拖著這雙又高又重的鞋,我步履艱難地往上爬。佛香閣有多高?這麼高:
 
 
 
 
因為攀高而氣喘不已的經驗我早已不掛懷,可是我的一雙腳,從腳趾到腳踝,因為每走一步的刺痛,都在大聲抗議;我的心想上去,可是身體不能。但是就如同每次的身心交戰,最後還是心贏了,我不理會腳痛,只是一心一意的往上看,鼓勵自己往上爬。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步履闌珊地爬到上面,倚著欄杆往下眺望。我看到皇宮金黃色的琉璃瓦閃閃發亮,昆明湖在我眼前延展向前,無止無盡,即使天氣陰晦,我還是覺得看到好遠。電影裏,我總是最喜歡看皇宮的屋頂,沒想到因緣際會的,居然被我碰到了。
 
我靜靜地憑欄眺望,站了好久。這時才察覺,當初在平地長廊裡絡繹不絕的旅行團,以及陰魂不散的導遊們都不見了。想來也是,這樣費時費力才到得了的地方,平常人是不會浪費時間的,然而站在高處的我,心中卻是無限滿足。
 
可惜,上來以後還得下去。如果我說下坡比上山還難,有人會相信嗎?我緩緩地下台階,小腿每一步都顫抖著,我緊緊的握著扶手,很怕腿一軟整個人就會栽下去,就這樣像老婆婆似的艱緩地下到平地。
 
我的下一站是蘇州街,可是就算拿著地圖,也看不出怎麼去。問了一個人,他指著高高的山丘說:「先爬上去,再往下走。」任何一個剛穿著高跟皮鞋上過佛香閣的傻瓜,聽到這樣的話也會打退堂鼓吧?Well,任何一個傻子,除了這個。 
 
我不只穿著高跟鞋,還揹著一個大背包,裡面有我的手提電腦(laptop)以及厚厚的筆記本,走著走著,肩膀開始感到背包沉重的壓力,而我的腳,還是不肯放過我。忽然想起上次回母校也是穿著不合適的鞋,只是那次走的是平地,我這次穿皮鞋爬山坡腳所受的痛楚,更甚上次。我一直想,為什麼總是犯同樣的錯?
 
我沒穿襪子的腳流著汗,腳趾好像要斷掉似的痛,我從沒有這樣清楚地感到自己腳掌的存在。不知怎麼,忽然想到小美人魚。她為了要和心儀的王子在一起,失去了動聽的聲音,換來一雙腳。她用新得到的腳走路,每走一步均如針刺。我忽然想著,小美人魚當初走路的痛,就像我現在的感覺吧?如果我是小美人魚,給我幾個英俊的王子都沒用,一定馬上回到海巫婆那裏,要求把尾巴換回來吧?
 
我一邊走一邊想回頭吧,但是後來也由不得我回頭,因為回頭的路也許比往前走更艱難。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到了蘇州街,這是乾隆因為喜愛江南風光而蓋的,然而剛從江南走來的我,看到這個假造的景象,只覺失望。
 走到這裏,也算是走到了頤和園的最深處,此時我的腳痛終於攫奪了我的心,知道沒有可能再逛下去。我照著地圖摸索著出園的路,心裡默默祈禱不要再有台階,還好再來都是平坦的水泥路,又過了半個鐘頭,我終於走到了出口。離開頤和園時,昆明湖的西側我都沒來得及去逛。
 
出去後打了車,司機不肯按表算錢,我也懶得計較,只想快點坐下來。在車裏,我忍不住(非常不淑女的)將雙腳翹到椅子上,用手輕輕摩娑可憐的腳掌。想到沒有逛完的頤和園,果真印證了那些導遊說的,光去看不值得看的地方,該看的反而都沒有逛到。然而當我漠然地望著車輛擁擠的北京街頭,回想著我背著沉重的背包,穿著不適合走路的皮鞋在頤和園裡辛苦走過的每一步、看過的每一個景色,都深深地刻在心上。無論如何,我喘著氣趴在佛香閣的欄杆上看到的湖光風色以及皇宮棟宇,總會伴著我走未來的人生。也許,吃過的苦越多,得到的記憶愈加深刻吧。即使穿的鞋是錯的,我也不後悔這一趟的走法。
 


6/19/08 補圖給EIKO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