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5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記一段(虛構的)愛情――重看「上海灘」

前言
 
最近看了一齣將近三十年前的連續劇,看完後心裏沉甸甸的多了心事,於是在電腦上開始打字――雖然不確定想說什麼。然而許多個晚上下來,竟然寫成了這副模樣,是自己也沒有預期的。不知不覺地,我竟然把這劇的愛情故事全寫出來,還拿出寫研究報告的精神,在描述劇情的字句中加入許多youtube的連結:紅色的連結是戲中的段落,藍色的則只是MTV裡的小段落,有幾分幾秒(X:XX)註明我說的情節之所在。
 
為什麼這樣做,我自己也不明白。不過這樣邊寫邊複習劇情,把許文強和程程的糾葛寫過一次後,心裏的結似乎打開了一點。
 
原本是想寫感想的,結果光寫許馮之間的恩怨就寫得落落長。我先貼上來,感想下次再寫。
 
---------------------------------------------------
 
前一陣子秋天的童話,在周潤發的一顰一笑當中驚然憶起年少時對他的迷戀,像水閘打開一般一發不可收拾。上了youtube,居然在那裡找到許多周潤發演的「上海灘」的片段,看了又看,在自己也不明瞭的情緒下,就衝動地從網上訂了25集的上海灘之DVD
 
這個舉動的後果,就是讓我在DVD寄來以後的兩個禮拜內失去不知多少睡眠,鎮日心情起伏,做事無法專心。為了將近三十多年前演出的虛構故事這樣失魂落魄,連自己也不了解怎麼會這樣。如今戲看完了,情緒還是沉沉的。
 
我想把看戲的觀感全都寫在這裏,寫完後希望能重回現實生活,不再想它了。
 
上海灘是1981年的戲,什麼時候在台灣播的,我已不記得了,甚至連女主角是我最喜歡的趙雅芝和劇裡的詳細情節,也早已忘了。(可是當時我是多麼迷戀周潤發呀,為什麼當初癡迷的連續劇,多年後可以全部忘光光?都說時間是療傷最好的解藥,可是為何快樂激動的回憶,也能讓時光一掃而空呢?)唯一記得的,是最後程程走時許文強沒去送,後來一人去看她上船,回來後告訴許文強,她拿著一本書慢慢看,在船上應該不會悶吧。他聽了怔住,因為他知道那本書裡夾著一張他和程程的昔日的合照。即將離開的程程,翻著小說,其實是在看舊照思故人。
 
記憶中的上海灘,就像我唯一記得的一幕,是那麼無奈憂傷。二十多年後,重看這齣戲,重新領受此劇的悲傷情懷。從不熬夜的我在週末的夜晚一集一集的接著看,家人早已入睡,我戴著電視接出來的耳機,靜靜地在深夜中看戲裡的愛恨情仇,看戲的我心總是狂跳著,夜深不得不去睡時,躺在床上還是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跳,腦裡都是戲裡的一幕幕,一整晚淺眠睡不好。
 
上海灘也許描寫的是三十年代上海的黑道社會,但是吸引我的,卻是貫穿全劇的許文強和馮程程的愛情。芳華正盛的周潤發和趙雅芝分別扮演男女主角,趙雅芝由綁著兩條辮子的少女,演到婚後成熟的少婦,她的眼神盁盈似水,笑靨如花,漂亮極了。但是帶動全劇的靈魂人物還是周潤發,高大挺拔的他,戴帽穿西服,披著黑色大衣,長長的白色圍巾從胸前垂下,說不出的帥氣。
 
馮程程是當時叱咤上海黑白兩道的大人物的女兒,從北平唸書回上海的第一天在車站被劫持,靠許文強機智地救了他,她對北平唸過大學的他一見傾心。程程對愛情的主動,從一開始就很明顯,她放著彌撒不去做,決定去找許文強,從他的家找到餐館及工作地點都落空,失望的她只好回到教堂,卻在教堂碰到遍尋不著的他(好一個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喜出望外的她,出教堂後她故意等他發現,但是許只打了招呼就走了。這時開始下雪,程程在大街小巷隨意走著,時而蹲下玩雪,走著走著忽然間頭上被雨傘遮住,她一抬頭居然見到了撐傘前來的許文強,又驚又喜。後來兩人撐傘並肩在雪中漫步的鏡頭,浪漫極了,我最喜歡許文強撐傘遮住程程時不好意思地遮住嘴微笑的畫面。
 
程程不避諱表示對許文強的喜愛,許想抗拒她的愛情卻又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有時候他對她冰冷如霜,但是見她難過又軟化,他不經意地向好兄弟丁力透露:「有時候你明知道沒有結果,但是還要去做。」可能也在心中掙扎是否要接受這段愛情吧。一次他答應和程程吃晚飯,卻又故意失約派丁力去,傷心的程程喝醉被丁力送到許文強家,丁力生氣的叫許不要再把程程當木偶來玩了。醉酒沉睡的程程坐在沙發上,許坐在對面的椅子,抽著菸默默地望著她(2:25),心中掙扎明顯可見。等她醒來,他表示兩人是不同世界的人,不應在一起。程程傷心離去,決定到法國讀書。後來丁力請兩人吃飯為程程餞行,許送程程回去時有感而發,說他這種人遲早會橫屍街頭,誰嫁給他就會變寡婦。程程的眼睛閃亮地望著他,而他只是招車送她回去,坐上人力車的她不捨地回頭看他,只見他穿長大衣的背影,在無人的街上踟躕獨行,抽菸的白色煙霧緩緩在夜色中飄出。
 
程程出國的那天,許文強藉故不來送,她正要出門時接到他道別的電話,他只說了短短的「再見」二字。就這兩個字,就讓程程留下來了。正在家中傷心的許文強,開門見了程程,心中的驚喜不言而喻,但他還是淡淡地說:「飛機不是已經起飛了嗎?怎麼你又回來了?」程程堅定的望著他,眼睛閃閃發亮的說:「你信命運,我也信,我不怕作寡婦!」
 
佳人如此開門見山的表態,許文強自此再也無法逃避這段感情,他遲疑了幾秒,終於微笑地上前抱住了程程,程程也踮著腳尖抱住了他(3:261:59)。他臉上的微笑,可能是全劇中最溫暖的笑容。
 
後來兩人感情進入狀況的描述反而不多,甚至後來許文強在雨中疾行(1:09 0:47),去和程程求婚的過程都有點讓人分不清他的動機為何。不過一次他裝小丑逗程程笑的段落(1:47),是難得的詼諧輕鬆的段落,他出事前最後一次和程程說電話,掛了電話時嘴角還掛著微笑的表情,能感覺他在這段愛情中是幸福的。後來許文強因為不願幫馮敬堯(程程的父親、他的老闆)與日本人勾結,故意安排壞了老板的事,馮安排天羅地網誓言殺他,他不得不逃離上海,他一手培養並有兄弟之情的阿力奉馮之命來抓他,這其中有段他和丁力的一場對話,阿力不想被叛老闆,卻又不忍殺許,男人之間的感情,令人的動容。
 
許文強逃到香港後,受貧女阿娣一家的照顧,極想安定下來的他,就與阿娣結婚了。程程聽到許在香港的傳聞,毅然來香港找他。許文強到她下榻的旅館房間,想說服她回上海去。程程見到了許恍如隔世,但是已婚的許自知對不起她,這場兩人心境截然的戲(2:52 3:15, ,周趙兩人演起來精采無比。
 
程程對愛情的主動,在這段戲中更加明顯,她主動地擁抱他,一次又一次的表示要從此和他在一起:「我不回去,無論見不見到你,我都不回上海了。」「我要和你在一起,只要跟著你,我什麼苦都能受。」「文強,我不會再離開你半步。」許文強不得不告訴她,他在香港已經結婚了。程程的眼睛霎時紅了,噙著淚水的她還是不願意相信他會結婚,她又衝向前抱住他,大聲地說「我不讓你走!」
 
程程真情流露,但是在已經辜負佳人的許文強聽來,可能只有無盡的心疼與無奈。周潤發在這場戲穿著長袍,比在上海時穿西裝更多了一份成熟與滄桑。他戴著的帽子在臉上罩下陰影,似乎更點出他心情的黯淡。為了讓程程死心,他帶她回家見他的家人。
 
跟他進了他的家門,見到殷殷期待他回家的妻子與家人,程程終於看清許使君有婦的事實。趁妻子進去倒茶時,許緩緩地說:「程程,你現在都明白了吧?」不久以前才在旅館房間盡情擁抱他,傾訴從此要和他共此一生的程程,此刻只是低頭緩緩的說:「明白了,你已經沒選擇餘地,我知道我該怎麼做。」說完她轉身就走,許喚了她一聲,當她停下來緩緩轉身面對他時,只見兩行清淚從她的臉頰流下,癡情的女孩真正心痛時,只是如此靜靜流淚罷了。她低頭看到許伸出的手,也伸手握住他,當兩人已在不同的世界時,也只能如此感受彼此雙手的溫度了(1:231:53)。
 
這段香港重逢,欣喜伴隨心碎的段落,讓人又是感嘆又是悲傷,是全劇我最喜歡的地方。
 
在那之前,即使許已負程,起碼兩人都還能坦誠地面對過往的愛情。
 
可惜,馮敬堯派來香港跟蹤程程的殺手,將許的家人殺死,許重回上海,誓言殺死程程的父親,為家人報仇。這樣一來,他和程程的感情又多了一層矛盾,終於造成無可挽回的遺憾。
 
癡心的程程知道許回上海以後,又跑去找他,還問他為什麼沒帶太太回上海。許將痛恨程程父親的心情全發洩在她身上,對她冷酷無情。可憐癡心的程程,後來得知許的一家人全被父親殺死,又回去找他,企圖說服他放棄殺她爹的想法,與她一起離開上海。這整場戲,許文強在仇恨攻堅之下,臉色陰沉猙獰,已經沒有過去的瀟灑帥氣,他也許在程程溫情的攻勢之下有稍許動搖,甚至捧起程程的手親吻,但是憶起家人慘死,他的心又硬了起來。連結的影片裡最後幾句話的字幕不見了,許文強將程程拋下之前說的是:「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馮小姐。」「馮小姐,我希望妳以後不要來找我,因為我們之間所有的關係已經了結----包括朋友。」許用「馮小姐」稱呼程程,是刻意要拉遠之間的距離,程程聽了忿忿地連名帶姓的罵了一聲:「許文強!」她從來沒有這樣稱呼過他,這次之後,她再也沒有叫過一次他的名字(文強)。
 
程程對愛情的態度一直相當明白,追求時她明快主動,徹底傷透心之後,她也不再拖泥帶水,許文強說了狠話之後,她真的就再也不去找他了,之後的偶然相遇,也沒有給許好臉色。倒是許文強,明明說狠話要斬斷兩人的關係,心裏卻還是放不下她,這種優柔寡斷、自相矛盾的男人,注定是悲劇人物。
 
丁力一直喜歡程程,許文強第一次離開上海時他就開始追求程程,但是程程心中有人,不願接受他的追求。程程被許拒絕後,丁力在一次槍戰中受傷,要進手術房前對程程求婚,她一時激動,就答應了。許文強在婚禮前一天抽了一晚的菸,整晚沒睡,第二天的早晨,他一再望著時鐘,猶豫不決,最後終於拿起電話打到馮家。幾年前他這麼做,攔住了正要去機場赴法國的程程,這次新娘卻已出門,前後對照境遇的不同,令人感嘆。許文強放下電話,拿起帽子就往教堂跑去。
 
看憔悴的他在路上飛奔,有些似曾相識,周潤發在「秋天的童話」裏,有買了禮物後在人行道上快樂地奔跑的鏡頭(1:48),後來十三妹的車開走,他又在後面狂跑直追,甚至跑上高速公路的交流道,喘氣不已(6:58)。原來在「上海灘」裏也有類似的劇情,只是他跑向教堂的心情,可能連自己也不能了解。許多人將他衝向教堂的經典片段解釋為想阻止程程結婚,我卻認為他到教堂,並非為了打擾婚禮,他若不想程程結婚,大可在更早的時候找她,只要他說一聲不會殺她爹,她總會是他的,但是這話說不出口,他知道他們終究不可能在一起。他會跑去教堂,只是敵不過自己的心,這也是為什麼他叫了程程的名字後衝進教堂,也只是以淚眼相望,看到丁力為她套上戒指後,只能心碎的默默走出教堂罷了。我一直喜歡周潤發在「秋天的童話」裏深情的特寫,打開禮物後又感激又傷感的表情(9:330:00),還有後來與十三妹重逢後臉上又高興又激動(2:34),鏡頭可以留在他的臉上許久,不說話的他,能用神情演戲,打動人心。在教堂的這段(2:251:48,3:130:04),尚喘著氣的他,淚水在泛紅的眼眶裡打轉,臉上失望、無奈、悲傷的神情,表露無遺,這對曾經真心相愛的情侶,此時只能遙遙相望,無奈而悲哀。
 
婚後的程程與丁力過得不好,她更加投入劇團的工作。因為劇團的關係又與許有些牽連,許每次見到她,總無法掩住心中的關心,他在「丁太太」與「程程」的稱呼之間遊走,有時候忘情的叫她程程,又硬生生地換成「丁太太」,後來程程與丁力感情破裂,搬去青年會住,許又來找她,從那之後,他叫她名字的時候越來越多,似乎在呼喚中找到感情河流的出口,只是傷透心的程程,清亮的大眼望著他時,只有冰冷。
 
後來許文強還是殺了馮敬堯。趕到的程程忿忿地流淚望著他時,他搶過丁力的槍,放到程程的手中,扶著她的手將槍移到額頭,說如果要殺他,扣一下板機就可以(2:10)。持槍的程程,淚眼中見到陳屍地上的父親,又望著曾經愛過的人,真是情何以堪。她終於開了槍,桌上的花瓶應聲而破,她說:「我們從今以後,沒恩也沒仇了!」將槍丟到桌上,轉身而去的程程(2:43),冰雪聰明。失魂落魄的許文強,也只能問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馮敬堯死後,程程也決定將房子賣掉,到法國去。出國的前一天,許文強又來找她,那也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長長的這段戲,鏡頭只在他倆的臉上特寫游移,端看他們倆演戲,就夠過癮了。當初絕情傷她的許文強,此時委屈求全的求她,火柴點不著那段,更顯出心事的曲折。可惜他倆之間,就像程程說的:「要說的,都已經說完了。」,經過種種波折,實在已經走到盡頭了。許文強被拒絕後傷心落淚的鏡頭,最是動人。(整齣戲,他為程程含淚的鏡頭不知凡幾,只有在最後這場戲,他的眼淚中終於流了出來,可惜為時也晚。)
 
後來程程在路上走著,許開車到她的身邊,想送她一段。到了目的地,他倆在車中相視無言(3:00),許文強的臉在陰影的壟罩下更顯深沉,程程的臉在光線下卻真誠無比。兩人之間該說的都已說完,此時也只能再互看一眼,過去的歡喜悲哀,盡在不言中。程程走出車後,又回來跟許要回了她的書,那就是後來她在船上翻閱的書,書裡夾著的是他們兩情相悅時的合照。
 
此劇到此其實就可結束,後來安排許文強和丁力在上海得勢後,許想離開上海的前一晚被槍擊中(2:51),他斷氣前說他原本要去法國,只是徒然造成大悲劇的收場罷了,不過最後鏡頭留在許緊閉的雙目,全劇剎那間打住,讓人愕然惋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