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 journey (transition)

今年四月是我們的結婚二十一週年紀念,這是V寫給我的卡片之一部分:
 
 
他畫線的“insisting”,說穿了就是我不放棄地一再提起這個話題,卯盡唇舌,用不同的觀點勸說,直到他決定減重為止。說服的過程花了半年,好不容易讓他決定參加減重計畫。因為猶豫的時間那麼長,其實我很驚訝他在參與過程中,一點都沒“違規”,原來他做了決定後,就義無反顧地執行了。

        我喜歡他用“taking control of my health”形容這整個過程,真是一語中的。他從消極地接受肥胖的事實,到積極減重,用堅強的毅力抵抗饑餓感,並強行抑制喜愛美食的慾望。這段時間,一件件的衣服慢慢地變得過大,他漸漸地可以套進以前穿不下的衣服,過一陣子那些衣服又太寬了,再穿更久以前的衣服,像是時光倒流似地,拾起一件件的舊衣,套回去之後似乎也回到了年輕的歲月。
 
除了身形有明顯的變化,他的生活重心也轉移了。先是拾起許久未吹的小喇叭,加入大學的樂團,最近也把高爾夫球桿擦拭乾淨,跟以前的球伴出去打高爾夫了。他本來跟這位朋友有一起打球的習慣,後來一方面是V的髖關節退化會痛,一方面也是體重增加讓他走路越來越吃力,只能放棄。現在雖然髖骨還是會痛,但是健康情形改善很多,讓他會想要重回高爾夫球場。
 
(這個月的樂團春季表演)
 
這個禮拜,V決定停止減重。目前為止他總共減了九十磅,剛開始是直線下降,但是後期有停滯不前的情形,停了也好。另外也有現實的考量:我們七月全家要出去旅行,到時候他需要能跟我們用餐才行。他得經過六個禮拜的過渡時期,才能回復正常飲食。從旅行的日子倒數六個禮拜,正是現在,於是經過七個月又十二天之後,終於決定結束每天只吃八百卡洛里營養粉的酷刑。
 
未來六個禮拜的過渡期,還是要吃“營養粉”,不過可以開始加入食物。最前面的兩個禮拜可以加入一餐正常的食物,一天吃一千卡洛里;再來的兩個禮拜加入第二餐,每日一千兩百卡洛里;最後兩個禮拜可吃三餐,再添加兩百卡洛里。到時候會量V的resting metabolism,也就是他不動的時候燒的卡洛里,正常飲食以後要控制不能吃超過resting calorie,如此才不會增重。因此雖說是恢復飲食,還是要步步為營,小心算卡洛里,每天量體重。自己設定綠燈、黃燈、紅燈區。進入黃燈區(例如多了五磅)就要跟醫護人員商量如何回到綠燈區,需要時還是得靠營養粉補助。
 
雖然六個禮拜以後他可以恢復正常飲食,不表示他能回到減肥前的飲食習慣。減肥計劃中,每次上課都在學如何平衡營養,例如碳水化合物特別容易讓他發胖,因此就不要浪費碳水化合物的卡洛里。傳統觀念都是早上吃cereal很健康,但是碳水化合物的成分太高,還不如吃蛋白質的食物,例如蛋類,有飽足感,又不會一下變成醣分。就算想吃麵包,也鼓勵吃全麥的厚實麵包,澱粉食物中,馬鈴薯比米飯好,但也要提醒自己,馬鈴薯雖好,但是若抹上奶油,就白費了。
 
若是希望減重之後還能維持健康的體重,生活中對吃的態度得全部改變。這也是為什麼我用的標題是“A journey”。他得改變生活型態,沒有任何一刻是“達成目標”,而是用全新的眼光來對待生活中的滋味。例如他的第一餐是雞胸肉、一大盆的蔬菜(生菜、紅蘿蔔、大黃瓜,淋上零卡洛里的沙拉醬),和甜美的梨子,外加一大杯水。被營養粉的人工調味料虐待已久的舌頭,初嚐美食的原味,多麼幸福!
 

 
 
這個過渡期,也終於可以開始做更長久的打算。體重一直掉的這段時間,他堅持不買新衣服,其實現在穿的衣服都太寬了,現在停止減重,該去製新裝了。另外他連手指都變細了,婚戒變得很鬆,現在也可以去把戒指縮緊一點,不用再提心吊膽怕會掉。
 
有一天我們一同開車出去辦事,他忽然說:「我要約去看家庭醫生,把血醣、血壓、膽固醇的藥都調整一下(已經在正常範圍了),另外,看他可不可將我轉給骨科醫生看,我要問髖關節置換術 (hip replacement)的可能性。」
 
我很驚訝他居然提這件事。他的髖關節有問題已經很久了,這個宿疾讓他走路會痛,十分吃力。但是以前跟他討論,他都說不要接受置換術,隱憂是自己的肥胖會讓手術變得複雜,復健對他也很吃力,所以總是不願考慮。
 
現在他卸掉過重的負擔,對手術的懼怕也減輕許多,尤其家庭醫師跟他說他最近也才換了髖關節,這個手術已經很普遍,沒有擔心的必要。V是個喜歡走路的人,最喜歡走長長的路,想一些事、或是享受周圍的景象,但是自從髖關節退化,已經許久沒有享受走路的樂趣。現在終於下定決心解決這個問題。
 
肥胖一直是他生命的一部分,現在這個障礙除去,人生似乎有了新的前景:他渴望回復走長路的日子,再去高爾夫球場走路打球,願意接受手術,走上全新的路。
 
這次結婚週年我們互送的卡片,不約而同地說期盼共度下一個二十一年。回想結婚初期,我們在不同的實驗室工作,但是每天中午無論颳風下雪,都會攜手在校園散步,順便去拿訂閱的紐約時報。近年來V已經不能陪我散步,我熱切地盼望等這個階段告一段落,我們又可以一同走長長的路。
 
因此我闢了新的專欄,名為“V's Journey",把他努力減重和走向健康的歷程都收錄在此。我們拭目以待,看他如何向未來的生命前進。我只知道,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堅定地陪他走這段旅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