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本食譜

以柔住院後的第一個早晨,她已吃完早飯,坐在床上用我的電腦看星際大戰的DVD,我才從樓下買了一個muffin和一杯Latte咖啡,一邊吃早飯一邊唸Atonement。忽然聽到一聲「嗨!」,抬頭一看,隔著雙人房的布廉後探出一顆頭,那張臉非常熟悉,但不是應該在此時此地出現的臉,讓我有些恍神,忽地想會不會是在作夢,彷彿與現實連接不起。
 
那張臉屬於我的姊姊。她特地請一天假,坐三個鐘頭的火車再搭計程車,來醫院看我們。我放下咖啡站起來,感動的向前將她一把抱住。
 
這樣的姐妹關係,在兒時是很難想像的。
 
五歲的距離,在孩童來說,是怎麼也跨越不過的鴻溝。姊姊在強說愁的青少年時期,我不過是個幼稚的小毛頭,完全進不到她的世界裏;等她上大學開始交男朋友,我只會問「你們會不會親嘴?好噁心!」這樣很沒水準的問題;姊姊在我的心中,只有「長姊如母」的威嚴,爸媽不在時,她管我和弟弟可兇呢。在這樣極少交集的童年裏,我只有一件和姊姊有關的甜蜜回憶。
 
我一直是個沒有藝術細胞,又笨手笨腳的人,因此勞作和美術是我最厭惡的科目。小學時,一次勞作的科目是把各色的皺紋紙搓成細條,再用細條在厚紙板上排出圖案。要交勞作前一天的深夜,我遲遲沒能做好,一邊哭一邊做,眼淚滴在皺紋紙上,滲出的顏色將我的手指染色,並將細條都混成骯髒的顏色,越做越糟。我一想到明天得交作業,而手下的作品卻還遙遙無期,就愈發傷心。這時,早已上床的姊姊卻悄悄地溜進來,默默地把我做一半的勞作拿過去,非常熟練地將一條條的皺紋紙迅速地排著,尚在抽咽的我透著淚光呆呆地望著她,好像望著一個奇蹟的出現。有了姊姊的幫忙,那夜我才能順利上床睡覺。可是第二天,她又回到那個老是幫媽媽管教我的姊姊,好像前一晚的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那一晚的姊姊,要到十多年後,我獨自赴美求學,才會又出現。
 
我出國時,姊姊已在美國工作,於是我飛到芝加哥,下飛機和她會合,過了一晚後她才陪我去Ithaca。留學的人,哪有人是姐姐陪著的?只有我這麼幸福。姊姊晚上在我的宿舍打地鋪,白天則帶我去銀行開戶,又帶我去K-Mart買臉盆、毛巾、碗筷、洗衣籃等等日常用品,替我籌備齊全後她才回自己的城市去。但是回去以後,她還是會不時幫我寄東西來。有一次她寄了一大箱日本和韓國的泡麵,煮來非常好吃,直到現在我還會去買來吃;另一次她寄了一雙灰色的高统靴,裡面有柔軟的毛,穿起來非常溫暖,大小居然完全吻合,學校的同學稱讚靴子好看時,我得意的說是姊姊寄來的,他們嘖嘖稱奇以外,就開始稱呼姊姊是我的Super Sister。我把姊姊家當作美國的另一個家,寒暑假就往她那裡跑,不消說,每次去,姊姊又會帶我去mall幫我打點衣飾。
 
有一次,傍晚時分與姐姐及她當時的男朋友(也是後來的姊夫)開往某地,只見天邊掛著一輪初昇的彎月,坐在前座的姊姊指著天際說:「你們看,月出!」此話一出,後座的我和開車的姊夫都大笑起來。姊夫說,哪有人說「月出」。姐姐非常無辜的說:「不是嗎?有日出,就有月出呀?」
 
許久不寫中文的姊姊,怕我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笨拙妹妹住宿舍會餓扁,不知花了多久的工夫,親手寫了滿滿一本筆記簿的食譜給我。這本食譜裏,細節詳盡,中英對照,圖文並茂,伴隨我在研究所的日子,教會我如何做簡單的烹調,可說是我廚房入門的寶典。
 
因為經年累月的在油鍋邊翻閱,這本食譜佈滿油漬。封面下方可看到姊姊寫著:From: Felicia, To: Janine. 
 
 
這是第一篇食譜,卻不是最簡單的,生手的我居然第一次下廚就試這道菜。結果第二頁寫「放入冷水以漫過雞塊為準」,我把「漫」看成「燙」,所以澆點水燙過就是,後來等了好久雞塊都還是生的,打了電話問姊姊,才知道原來水要多到蓋過雞塊,不知又過了多久才終於煮熟,那時早就飢腸轆轆了。現在全家大小都喜歡這道很夠味的菜,咖哩汁尤其下飯。
 
 
這也是我愛吃的一道菜,怎麼煮都成功,姊姊還畫圖告訴我怎麼切菜。
 
最後姊姊還教我一些英文用語,買菜或唸英文食譜時才不會出差錯。
 
 
姊姊為以柔帶來可愛的河馬和氣球,我們坐在病房裡絮絮叨叨的,說的不外是當母親的心情,和近來的一些偶拾。我們就這樣面對面坐著,雲淡風輕的聊了五六個鐘頭的天。她走了以後,我不知不覺地想起了那本快要二十歲的食譜筆記本。這本書陪我走過剛變成大人的時期,直到現在還是廚房的好幫手,姊姊那時耐心地一頁一頁寫,可想過這本食譜將會陪我走過那麼長的路?從這本食譜開始,她開始教我如何面對真實的人生,如何在小處變通,隨和不拘泥。每次撫摸著這本筆記簿,總會想到初至美國的我,是如何靠著這本食譜,和密集的電話教學,逐漸地習慣了美國的生活。我常常想,生活能力相當遲鈍的我,如果沒有體貼的姊姊用她溫暖的心和具體的行動幫助我,也許沒有辦法撐下去,也不會有今日的我。以前很難預料,小時候南轅北轍的姐妹倆,成人後會因為生活有交集,成為能夠聊天傾訴的對象。一直到現在,每遇到困難,總是相信只要求救於她,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Super Sister,真是幸福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