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則

這天的晚餐時間以柔的話特別多,而且講得很激動。原來她對一位老師很不滿。
 
這位老師是她七年級時的老師,現在九年級也教她。他十分風趣,講課很生動,因此七年級的時候是以柔最喜歡的老師之一。照理說,九年級又被他教,應該很開心才是。沒想到這兩年當中,她從孩童往成人的方向邁進,許多想法逐漸成熟,兩年前的老師是仰望的對象,現在卻察覺出以前不覺的缺點。
 
這個科目的功課很重,不但要唸書,還要分析寫心得,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不時看到以柔捧著書埋頭苦唸,不然就是在電腦前打報告。那麼這天發生什麼事情呢?
 
原來幾位同學無法應付諸多的功課要求,到了要教作業和考試的那天才跟老師撒嬌說做不完,有人還說自己發生了panic attack。於是老師宣布交作業和考試的日期延後,讓這些同學可以有多點時間準備。以柔十分不滿,因為她遵守原來的截止日期,作業早已寫完,考試也準備好了,現在卻為了少數 “懶惰”的同學而延期。她說雖然可以選擇暫時不用考試,她還是去跟老師要考卷來寫,她不屑地說:「我就是要對他make a point,不是每個人都無法完成他原來的要求,在截止日期前能夠準備好的學生大有人在,我偏偏要考給他看。」
 
整頓飯的時間,以柔激動地說話,我跟V幾乎插不上嘴,反正她只是需要吐苦水,我們聽就好。這個孩子雖然不滿老師改期,但是試也考了 、作業也交了,她可以繼續準備其他科的功課,抱怨完也沒事了。
 
她劈哩啪啦地講完,飯吃飽了,也到了薩克斯風的上課時間。她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到水槽,揹上薩克斯風的背包,跨上腳踏車,說聲掰掰就去老師家了。我跟V面面相覷,他半晌才說:「Wow.  What happened?」我倆不覺哈哈大笑。
 
我移到水槽前開始洗碗,繼續與V聊天。我說:「今天的例子顯示,不見得嚴厲就讓孩子反感,讓他們更不滿的是不遵守原則、出爾反爾的老師。」其實我很高興以柔的反應,教養她的過程中,我總是堅定原則,無論是處罰或是獎賞,只要慎重考慮以後做了決定,就不會更改。我聽過一種說法,無論孩子或是成人都一樣,一個playing field的範圍及規定如何,都要事先說清楚,在這個大規矩的界線內,才能讓人自由發揮。但是設規矩就要實踐,否則形同虛設。
 
不久後發生了一件事,也測試了我們一次。
 
這幾個禮拜以柔特別忙。田徑隊每天練習兩個鐘頭,六點以後才到家,晚上的時間變得很緊迫。下禮拜有一個鋼琴演奏會,曲子很難,她還沒完全背熟,仍得花很多功夫準備。兩個禮拜以後還有一個鋼琴的年度測試,要準備五首曲子,全程背譜,另外還有樂理和聽力的測驗,雖然這些曲子都是之前表演過的,但是因為太久沒彈,還要重新複習。因為上課的日子很難花太多時間練琴,都得靠週末花點時間練習。加上功課很多,要做報告等等,這些也要靠週末多做點,上課的五天當中才不會太辛苦。
 
這個週末是小城大學的Picnic Day,有許多有趣的活動,平時我們全家都會騎車去逛逛,但是今年以柔寧願跟朋友去玩,我們當然應許,她知道我們家的規矩:週末可以出去找朋友,只要先將該做的事(練琴、洗衣服、功課等等)做完,下午就可以出去。
 
星期四的晚上她突然說,那位原先約好的朋友,星期六的白天不能跟她去Picnic Day,只有晚上有空,可以換成去她家過夜嗎?
 
我和V對看一眼,很有默契地齊聲說不行。每次她去朋友家過夜,當晚幾乎沒睡,第二天星期天快要中午才會回家,因為特別累,什麼事都做不了。目前鋼琴還有許多需要練習加強的地方,星期六、日都得花很多時間,不能讓星期天白白流過。因此我們說晚上去她家可以,但是不能過夜。
 
以柔聽了很不高興,她說:「我星期六會把該做的事都做完,為什麼不能去她家過夜?」我說,星期天還得繼續練琴,你每次過完夜回來,因為累,情緒都特別不好,也不會好好練習,所以不行。
 
她憤憤不平地轉身回她的書桌做功課,那個晚上賭氣不再跟我們說話。那也無所謂,反正決定已成,我們也好好解釋了原因,就不用再討論了。
 
星期五她田徑隊的練習結束回家,跟我淡淡地打個招呼。我問她要不要先洗澡,她說不要,就直接去書桌前做功課。我開始煮菜,飯好了她過來吃,整頓飯都板著臉沈默不語,我和V撿著其他話題聊,不特意引她說話。飯後她又主動去做功課,這是很反常的現象,星期五晚上是休息的時間,她很少做功課的。
 
我跟V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以柔這麼認真,是不是想用功課做完當成籌碼,再來跟我們商量星期六能不能去朋友家過夜?也許盼望父母會因為她的態度而改變主意?
 
晚上十點左右,以柔還在書桌前奮戰,V小聲地說:「她這麼認真地做功課,如果...」我早就知道他要說什麼,沒等他說完就說:「The answer is still No.」我解釋:「不是我不通情理,而是我們的決定是有原因的。星期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她只要去過夜都會累,一定會影響第二天的練習。這不是將事情在星期六前都做完就可以避免的。」他兩手一攤說:「好啦。我只是要先知道你的想法如何,到時候我們的答案才能一致。」我猜如果是讓他決定,他可能會因為以柔的認真就應允,才會想要先問我。
 
我心下還有另一個想法,沒跟V說,那就是如果以柔以為她的認真就能讓我們心軟,未免太不了解我了。畢竟當時的決定是有原因,不是意氣用事,跟她的認真與否無關呀。
 
星期六起床後見到以柔,她的神情已經緩和很多,稍晚她把衣服丟進洗衣機開始洗,然後過來跟我說:「馬麻,我早上會先彈鋼琴,下午我想跟一位朋友去逛Picnic Day,晚上再去原來邀我過夜的那個朋友家聊天,這樣可以嗎?」我說可以,下午好好玩,回來吃晚飯,晚上去朋友家可以,但是十點以前就要回家,晚上騎車要開燈,一切小心。她點點頭,就去練琴了。
 
那個下午,以柔出門後,我跟V也去逛Picnic Day,邊騎車邊聊天。我得意地說:「以柔畢竟是我們的孩子,她知道我們做的決定都不會改變,所以根本不會心存妄想地再來問一次,是我們多慮了。她聰明的地方是將功課都做完了,就能留很多時間星期六好好玩。」我回憶起她小的時候,如果做了什麼事被我處罰週末不准看電視,只要講好了,她就不會再過來死纏爛打地要我改變主意。週末到了也不用提醒,她就主動去玩玩具,做別的事,完全不碰電視。這樣子長大的孩子,現在會跟我們辯論,但是定案了她就做其他的打算,例如星期五晚上卯起勁做功課就是她應付的態度。
 
我想父母孩子的相處就是如此,不要做衝動的決定,但只要是考慮周詳的理智決定,就沒有撤銷的理由。我總是記得,從小媽媽對我們特別嚴厲,做錯事她會將蒼蠅拍子反過來打我們手心,但是這種處罰是冷靜的,她會先解釋處罰的原因,還要我們自己去拿蒼蠅拍給她,然後主動伸手接受懲罰。不過她從來不會在氣頭上打孩子發洩,所有的懲罰都是講解清楚才打手心,事情過了她也不會一直重提舊事。因此我從來不會將被處罰與媽媽不愛我聯想在一起,就像以柔也應該知道,這次不讓她盡興地跟朋友過夜,是有原因的。等課程沒那麼重,或是暑假,她還是可以去朋友家過夜的。
 
這個下午我跟V在校園看了Battle of the Bands,許多大學的marching bands過來競賽,特別有趣。我看著這些自信的大學生興致勃勃地吹奏,思緒又回到女兒身上。父母能夠親自教導孩子的日子不過十幾年,只能身教言教並用,其他還是要靠他們自己體會。父母的期望不多,只希望在家裡學習到的態度,以後能應用在人生上,如此而已呀。

 
後記:
 
遵守原則也該應用在正面的承諾。以柔一位好朋友的母親,不知是否難以拒絕女兒,對孩子的要求都先答應,例如承諾要帶她去穿耳洞、買衣服、或是讓她參加朋友的生日派對,但是常常到了最後一秒又反悔,不讓孩子去。有一年以柔講好了要跟她去市中心的草坪上看國慶日的煙火,但是一直沒有確定的計劃。我要她問清楚,是她們要自己騎車去,還是需要我們送,約什麼時候走,但是她的朋友一再推託,晚上九點施放煙火,都八點了朋友還支吾其詞,一直到八點四十五分,朋友才說媽媽擔心她的眼睛不舒服,看煙火會不好,所以叫她不要去了。以柔雖然失望,但是也不怪朋友。倒是我很不高興。覺得不讓孩子去的藉口,就算是真的理由,也不應該時間都到了才以此拒絕,尤其孩子早已跟朋友約好了,牽連的不只她自己的孩子而已。我們如果早一點知道她有別的打算,自己可以有安排的,不該到了最後關頭還給孩子希望。
 

        遵守承諾,無論是正反面都一樣,這樣才能得到孩子的信任,才不會像出爾反爾的老師一樣,美其名是為學生著想,但是反而在孩子心中失去信用,得不償失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