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母女同行

以柔學校的春假放假一個禮拜,我們平常總會全家出去旅行。今年因為V還在減重計畫當中,旅行時三餐都在外面吃,讓他流太多口水實在太可憐,因此決定只有我和以柔出門。既然V不能跟,我們的旅行就不要太豪華(例如去夏威夷享受海灘、或是去歐洲),反正去任何陌生的城市都可以開眼界,最後決定去波特蘭(Portland)和西雅圖(Seattle)這兩個城市。先直飛波特蘭,再開車北上西雅圖,然後直飛回家,算是輕鬆的旅行,對“負全責”的我,也沒有負擔。
 
平常我也會單獨跟以柔旅行,但都是回台灣,一回去就融入家族的活動中,不用特別安排行程。這是第一次母女朝夕相處整整六天,是不同的體驗。
 
青少年的口味
 
十五歲的以柔,已經成為非常道地的青少年,耳機塞在耳朵裡幾乎不停地聽音樂,出發前我還想著要不要先約法三章,說好塞耳機的規矩。後來忍著先不說,發現她還算節制,只要出外,小耳機(ear bud)一定自動會拿掉,我們兩次跟朋友吃飯或喝咖啡,她也完全沒用,專心聽我們說話。我們從波特蘭開去看Eugene看University of Oregon和開去西雅圖的當中,我讓她用車裡的音響放她手機裡的音樂,其實對我是不小的犧牲。以柔的音樂都是當今的流行音樂,許多還包括嚼舌歌(rap),對我而言音樂性極少,以柔不僅聽,還舉手投足地跟著唱,我們去Eugene的來回總共四個鐘頭當中,每一首歌她都能跟著唱,我搖頭說:「你歌詞背得這麼好,生物科卻記不起來?」她不以為然地說:「歌詞不是用背的,聽了就會。」
 
波特蘭以吃為名,可以找到很多特別的餐廳,可是以柔這個年紀,只喜歡吃熟悉的口味。我們跑去波特蘭最有名的brunch餐廳,他們有一道Potatoes Bravas,馬鈴薯調了酸甜的醬,加上一個荷包蛋,非常好吃,平常最喜歡吃馬鈴薯的以柔卻不領情,嫌味道太特別,只好我一個人全包。晚飯也是一樣,我很想去吃有名廚師設計的菜,她卻只想吃義大利麵。有一天我們又望著一盤很有特色的菜,可是以柔卻把切得碎碎的香菜一一挑出來,我忍不住搖頭說:「這菜真的是大人的口味吼?」我們不約而同地想起她小時候每晚都要念的童書“烤焦麵包”系列,那是一個不小心被遺忘在烤爐裡的麵包,因為比其他的麵包(有漂亮麵包,香草麵包等等...)醜,所以特別自卑、愛鬧情緒,幸好其他的麵包特別體諒。有一次大家要去賞櫻花,順便野餐,烤焦麵包不願意參加,乾脆假裝睡覺,後來其他的麵包將野餐的食物都準備好了之後,把烤焦麵包連同躺著的席子,一起拖到山上賞櫻去。我倆談起童書裡的情節,仍然歷歷如新,我很驚訝她還記得裡面的內容,然而那時一本薄薄的童書總是每個晚上一唸再唸,難怪情節都已牢牢地印在她的腦海裡。
 
在一個英語充斥的陌生城市的餐廳裡,我們用別人聽不懂的中文說起童書裏的一幕一幕可愛的情景,忍不住哈哈大笑。日後對這個陌生的城市會記得什麼,可能就是和以柔在餐廳裡聊起童書的情景吧?
 
大學校園
 
美國的高中生,在申請大學前後都會先去拜訪學校,好做選擇。才九年級的以柔還不到那個時候,但是她已經開始對大學有興趣,因此我安排了參觀三個大學的行程。這三個大學各有特色,值得紀錄。
 
Reed College是liberal arts college(文理學院?),與全方位的綜合大學(university)不一樣,只教基礎的課程,例如文學、語言,也有理學院,但是沒有工學院或其他的應用科學。這種學校班級人數很少,因此教授都能認得每個學生,接受的教育基礎非常健全。不過若是想要接受更廣的教育,就要去大學(university),但是這些大學的基本課程動輒幾百個學生擠一個教室,比較難和教授有所溝通。位於波特蘭的Reed College,不參與全國大學排名,收的學生都非常自主,是個頗具名聲的私立學院,以柔早已聽聞,指名要去參觀。
 
Reed在波特蘭的南邊,遠離塵囂,一進去就在古樸的建築當中感受到濃濃的書卷味。


        (Reed College, Portland)
 

  
依照慣例,帶領遊覽學校的導遊都是在校的大學生,不但介紹學校科系、建築,也說出學校對自己的影響,對參觀的高中生有所啟發。帶我們的大四女生是波士頓來的,政治和環境科學雙修,另外也對戲劇有興趣,她帶我們去表演藝術館,全新的設備,讓系上的學生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可使用。非系上的學生也可使用,我瞄了以柔一眼,說:「你如果想家,就可以來這裡彈琴。」青少年對我翻白眼,卻不知道當時媽媽隻身來美國唸研究所,寂寞的時候就是去音樂系彈破舊的鋼琴,但是我想這裡的鋼琴一定好得多。
 
Performing Arts Building, Reed College)
 
我們看了宿舍,裡面有壁爐,見到簡單的單人房,據說還有更好的房間,房裡不但有壁爐,窗戶旁還有舒服的椅子可側坐,但是寧願給我們看不是太好的房間,到時候若分到比較簡單的房間,才不會太失望。這些宿舍都在古樸的紅磚房子裡,很有氣氛。
 
Dormitory,Reed College)
 
我們也去圖書館裡的thesis tower,原來這裡的每一個學生畢業前都要寫論文,集成一本,跟博士論文一樣。圖書館的書櫃排到屋頂,擺得滿滿的都是歷屆學生的學士論文。修課考試是一回事,要搜集資料加入自己評論卻又是另一回事,對學生是嚴格的考驗,每個學生都有一位指導教授,例如我們的導遊就是每個禮拜跟老師討論一次,慢慢寫論文。五月的某個禮拜五得把論文交出去,下午三點的時限一過,就是學校一年一度的慶祝活動Renn Fayre,打扮光鮮的畢業生先遊行(Thesis Parade),全校師生都會出來校園為畢業生喝采,然後是歡樂的慶祝活動。我們的導遊說,許多學校的慶祝活動通常跟節日有關,我們卻是慶祝學業上的成就。課堂上因為學生少,可以激烈地辯論每一個觀點,她驕傲地說,這裡的教授不把我們當孩子看,而是尊重我們的想法,誠懇地和我們討論,因此收穫很大。除此以外,因為資源豐富,如果學生想要當DJ,主持報紙或是電台節目,都可以分到一個禮拜的時間主持,學業之外,也有許多時間能夠發展其他興趣。
 
雖然校園不大,但是因為只有一千多個學生,也綽綽有餘了。校園後有一條河,可以順著兩旁建行或是跑步,是個美麗的環境。我和以柔從來沒拜訪過liberal arts college,這次有誠懇的學生帶路說明,認識了學院的好處。
 
早上逛完Reed College,我們得趕去南方一百多哩外的Eugene參觀University of Oregon,是Oregon的州立大學。相較於只有一千多人的私立文理學院,U of O有兩萬四千名學生,校園及設備自然也大得多,來參觀的學生和家長佔了整整一個大廳堂。
 
我們第一個感受是學校的每個建築物都非常龐大,校園佔地甚廣,因此參觀學校耗時九十分鐘。介紹校園的女孩是希臘後裔,活潑可愛,雨水多沒關係,穿件雨衣就行了;我們去學生的運動中心,攀岩、游泳池、保齡球館、健身房樣樣都有,各式各樣的社團與學習中心讓學生用;U of O的美式足球很有名,常常打到冠軍賽,學生可以抽免費的票看足球賽,我對校園的資源豐盛嘆為觀止。雖然學費很貴,但是入學之後,學生可以享受每一樣設施,往成熟與獨立的成人階段堅定地前進。
 
University of Oregon, Eugene;這個大大的黃色校徽的“O”是應ESPN要求漆上去的,這樣球賽播報員從這個草坪上介紹U of O的球賽時,一看就知道在哪個校園裡。)
 
以柔對Portland這個城市的印象不是很好,除了下雨濕漉漉地,讓陽光加州來的少女不習慣,她也發現街上抽煙的人比較多,還有遊民打地鋪。我解釋,大城市的人口多,自然如此。我們住的小城是大學城,知識水準高的人口多,因此比較整齊,加州管制嚴格,在外抽煙的人也少得多。Eugene也是個大學城,沒有城市的高樓大廈,讓以柔比較適應。看過了兩所截然不同的大學,她承認還是綜合大學比較適合她。像我這樣比較內向,喜歡鑽研學問的人,Reed則比較吸引我。
 
這趟旅行,其實許多事情都要遷就以柔,無論是博物館或是餐廳,多少要配合她,只有逛校園這事,她承認是旅行當中她喜歡的活動,其他同學很同情她度假卻做這麼無聊的事,她卻津津有味。我從來沒有選擇大學的經驗,也很有興趣逛大學校園,這點母女倒是很同心。
 
在以柔的流行歌曲聲中,我們從波特蘭開到了西雅圖,從高速公路下到擁擠的街道,我第一個觀感是很像在舊金山開車,在車流當中慢慢推向我們住的旅館。在熱鬧的市區當中,我倆都沒認出旅館的招牌,還好在最後關頭見到旅館代客停車的標誌,卻已開過頭,還得平行停車地倒進路旁一小格的停車位,才安然到達。
 
同樣是大城市,以柔對西雅圖的觀感好得多,遊民比較少,我們去Pike Place Market逛得很開心。不過以柔最期待地還是去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參觀。UW的暱稱是U Dub(W最前面的發音),在西雅圖的北邊,隔著一道水,從市區搭電車到校園不過十分鐘而已。一進校園,只見一條長長的草坪,迎向前方的大噴水池,遠方紅磚的建築矗立,氣勢磅礴。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參觀學校的過程,我一路自我矛盾,一下讚嘆好美的校園啊,一下又諄諄告戒不能用外觀決定學校好壞,就跟人交往一樣,要觀察內涵才行,可是不到幾秒又開始誇獎校園的美。這其實不是我的錯,經過幾天的春雨綿綿,這天卻豁然開朗,校園裡的吉野櫻盛開,配著壯觀的紅磚建築,青綠的草坪,不陶醉於美景中是不可能的。另外,這個校園的規劃經過精心設計,噴水池就是眼光匯集之處,晴朗的日子,遠遠望過去就是Mount Rainier。UW收的學生很多,將近三萬名學生,不過資訊系接受Bill Gates的捐獻,資源雄厚,我們生物界也有許多有名的學者都是這裡的教授,是個好學校。以柔不但喜歡學校的外觀,也對海邊的西雅圖傾心,UW雖在大城市旁,但是校園所在的University District自成一個大學城,實在是個鬧中取靜的好地方。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我最喜歡UW的圖書館,裡面有個好大的讀書廳,哥德式建築的玻璃窗和高屋頂,襯托著木質的桌子,讓我想起台大圖書館裡一排又一排的書桌,我的許多青春時光都在那裡流逝的。明明是不相干的學校,我卻興起了莫名的眷戀。
 
(Library,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三所學校中,以柔最喜歡UW,不過離申請學校的時候還久,我們還會去參觀更多學校,到時候也要看成績如何,能申請到什麼學校還很難說。她急於脫離爸媽保護的翅膀,獨立過生活,我當然贊成,不過也苦口婆心地要她懂得保護自己,無論是生理或是心理,這樣我們才能放心讓她展翅飛翔。我羨慕以柔處於的青春時期,生命有無限的可能性,都能在大學時期一一發掘。
 
母女同行
 
在西雅圖的最後一天,我們的飛機晚上才飛,之前跟在地的朋友請教過,當地人其實對市區沒什麼感覺,建議我去看看不同的郊區。於是我們將行李扛上車,就先去Queen Anne,在山丘上的社區遠望海景,每一條街都很小,兩旁停滿車後,錯車都不可能,得在一端等對方來車過了才能進去,而且山丘中起起伏伏,開起來很有趣。
 
(Queen Anne)
 
Queen Anne有一塊小草坪,叫做Kerry Park,這裡可以俯瞰西雅圖市區的風景,包括Space Needle,是明信片常看的景致。
 
Overlooking Seattle from Kerry Park)

 
這是Ballard的Golden Gardens Park,有美麗的海灘。
 
(Golden Gardens Park, Ballard)
 
吃完午飯後,我們去Discovery Park健行。對青少年來說,這是最無聊不過的事了,要嘛就去跑步,不然就是攤在沙發上看手機裡的youtube,誰要去散步?以柔免不了又要抱怨,我們維持了五天的和諧關係霎時露出裂縫,我沒好氣的說:「我們晚上才走,今天自然要安排一些活動,市區都看過了,所以特地開遠一點,看看這些西雅圖的人樂於來的地方,何況天氣這麼好,趁上飛機前運動一下,呼吸新鮮空氣不是很好嗎?」講到這裡其實就可以打住,可是氣頭上不免又要嘮叨幾句:「你不喜歡,就留在車裡,不然我今天大可把你放在旅館。」這種氣話一點意義都沒有,偏偏還要講上幾句,也是當媽的我修養不夠,唉!
 
以柔不吭聲,扁著嘴臭著臉地跟著我走上步道,母女半晌不說話。忽然一人一狗迎面而來,那隻狗的頭往上斜傾,呈現很不自然的角度,我心想,怎麼這樣拉狗鍊?近看才發現狗的嘴巴含著一根粗大的樹枝,主人拉著樹枝的另一端,才會讓狗的頭斜一邊。他們走過之後,我跟以柔對看一眼,噗哧笑出聲。她說:「我有一次看到隔壁媽媽帶狗散步,狗狗就是這樣叼著樹枝,那位媽媽說,狗狗怎樣都不放。」我們之間的寒冰瞬間溶解,初春的空氣涼沁,但是陽光溫暖,呼吸著新鮮空氣,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以柔跟我說一些朋友的事,偶爾也談她對大學的嚮往,我們在森林裡快步走著,時而見到遠方的海洋,襯著湛藍的天空,心中有說不出的滿足。
 
青少年做什麼事都要有目的,無論是走路、洗澡、開車都要聽音樂,唯有走路的時候,我們將耳朵和心都放空,只有彼此的陪伴,縱使不說話,也是享受共同的體驗。

 
(Discovery Park, Seattle)



(步道能通到海邊的燈塔)
 
雖說母女關係是一輩子的,但是孩子近在身邊的日子已進入倒數階段。這次同遊,不但參觀了不同的的城市和大學,也藉著長途開車或是並肩走路的機會,交換了一些心事。因為需要在陌生城市開車,有以柔當我的副駕駛,也讓我安心很多。孩子長大了,不但不需要我們照顧,已經可以幫忙出主意。曾經是握著我手的小小孩,現在已經能並肩同行了,期盼永遠能如此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