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 Journey (continued...)

星期五的傍晚,下著傾盆大雨,以柔的田徑隊教練讓他們早點走,她在雨中騎車回到家,已經淋成落湯雞,又冷又餓,嘴嘟得很高。我安慰她趕快去洗個熱水澡,把濕的衣服披開,然後下來吃晚飯。也叫她動作要快,畢竟我們晚上有個重要的音樂會要去聽。趁她洗澡的時間,我快手快腳的燒了一鍋花椰菜豆腐湯,母女狼吞虎嚥地解決了晚餐,跳上車在溼冷的空氣中開去大學的音樂廳。
 
等我們匆匆進入音樂廳,只剩五分鐘就要開始了,只見台上的樂團已就位,以柔眼尖,一下就看到把拔,指給我看,果然見他坐在左前方,一頭白髮特別好認。
 
(V在最左邊,看得到嗎?)
 
燈光漸暗,音樂聲響起,我遠遠地看著V認真地吹著喇叭,百感交集。他的減重計畫已經進行了整整五個月,樂團的春季音樂會也算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為這段辛苦的旅程下一個註腳。
 
距離上次寫“A journey(下)”已經又兩個月了,這段時間,他還是堅持計畫規定的飲食,任何營養包之外的食物都沒有碰。最明顯的變化是無所不在的食物對他的影響力似乎減弱許多。
 
二月的時候以柔去參加巴洛克鋼琴演奏會,上台總會緊張的她,為了準備這個演奏會,著實花了一些功夫。出門前,她撒嬌地問:「你看我準備得那麼認真,演奏會完了可以出去吃午飯,當獎賞好嗎?」我想到上次V陪我們去海產餐廳可憐兮兮的情形,猶豫了一下,說:「吃午飯要很久耶,讓把拔陪那麼久,不好吧?」以柔說:「In & Out不會很久啊!」啊,我忘了青少年想吃的午飯通常是漢堡比薩,而不是講究的餐廳。但是In & Out這個速食店瀰漫的漢堡薯條的油膩香從停車場都聞得到,雖然吃的時間不會很久,誘惑更強。我用商量的口氣說:「不然演奏會結束後,我們先回家把爸爸放下來,我再帶你去吃漢堡好嗎?」V問我們在說什麼,我用英文說以柔想要用外食的午飯當獎賞,調侃地說:「你猜她想吃什麼?」他不假思索地說:「In & Out!」
 
我啞然失笑,女兒愛吃什麼,還是爸爸比較了解。他爽快地說:「好呀,演奏會完,我們就去附近吃In & Out。」In & Out是V最喜歡的速食店,這段時間他說最難忍受的就是經過漢堡店,聞著溢出的香味而不轉進去吃。因此我說:「不好吧。漢堡店耶。你受得了嗎?」V瞪我說:「這是我的事,你不要管。女兒要吃,我們就帶她去!」好吧,父愛這麼強烈,我就不干涉了。
 
演奏會結束,我們在漢堡店外停車,我又忍不住要囉嗦,問V:「你要不要在車裡等我們?」他狠狠地舉起手掌:「你不要管,我知道怎麼做。」為了表現男子漢大丈夫的氣概,他瀟灑地問我們是不是要點平常喜歡的,就逕自走向櫃檯去點菜了。不只如此,他還拿餐卷等漢堡,然後端著一大盤他不能吃的餐點走向我們母女。我想他要讓我們知道,這些他以前做慣的服務,不因為他節食就改變。我和以柔狼吞虎嚥的時候,他只是好整以暇地喝無糖可樂,二十分鐘後全身而退。
 
不久之後全家又去了一次In & Out,這次他甚至沒有點飲料,還趁我們吃漢堡的時候,唸漢堡店的營養分析,指給我們看,如果漢堡不加沙拉醬,或是不點麵包,卡洛里就可以減少很多。這是他們上課教的,也是為恢復正常飲食後鋪路:想吃漢堡不是不行,但是可以做選擇,才不會白白吃進太多容易發胖的碳水化合物或是多餘的卡洛里。
 
幾個禮拜前,朋友帶女兒去滑雪途中來我家吃晚飯,我炒了一大鍋義大利麵,用培根的油爆香洋蔥,再加入豌豆等等的蔬菜。自從V節食之後我就沒有用過培根,怕味道太香他會受不了,這次為了老友破例,只是把抽油煙機開到最大,希望味道可以沖淡一點,但V只是神情自若地在廚房陪我,還幫忙切法國麵包。用餐時間他也跟我們一起,吃他的檸檬糊,飯後他還幫我們把甜點端出來。
 
那包培根請朋友吃飯沒有用完,第二天我把剩下的培根又跟絞肉加上其他蔬菜炒出一盤香噴噴的菜,當我和以柔的晚飯。我把菜放在V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本來我儘量不煮味道太強的培根,不過我看你昨天客人來,都沒有影響,今天就快點把培根用掉。」V苦笑地說:「I don't see food anymore.」
 
我覺得他很像入定的老僧,美食當前也不心動了。
 
這個飲食讓他的新陳代謝改變,成為以燒脂肪為主的ketosis,好處就是精神特別好,腦的活動也特別銳利,他可以週末在電腦前工作一整天都不累,不像以前坐在沙發上會打瞌睡。他最近整理了書房裡許多舊的文件,也清掃了車庫,我調侃他變成了Energizer Bunny,有用不完的精力。
 
他開始整理衣櫥,之前穿的衣服都已太大,就洗淨收藏。他也找出許多舊衣,都是之前套不下、不得已收起來的衣服,現在又能穿了。他步入中年後越來越重,舊衣塞不下,換更大號的,舊衣卻捨不得丟,越堆越高。現在卻像是步入時光機,往回追溯,開始穿五年前的舊衣、十年前的、二十年前的...  三十年前V得到康乃爾的教職,婆婆欣喜地帶他去西裝店訂製了兩件毛料的西裝外套,細緻的剪裁和含蓄的花紋,穿起來很有常春藤教授的氣質。因為照顧得宜,如今仍然筆挺如新。之前他根本套不進去,卡在肩膀上,現在居然已經可以扣起來了。V穿給我看,說:「當時我媽媽花了不少錢幫我訂做這兩件外套,卻沒想到我會胖到穿不下,只能擱著。」我珍惜地觸摸他身上這件溫暖的毛料,輕輕地說:「如果媽媽看到你現在又穿得進去了,不知道會有多麼高興。」我倆一時語塞,半晌無話。
 
V惜物就似惜舊人,也因為如此,在減重這段時間,才不用一直買衣服,穿舊衣就好。不過他的春季音樂會需要穿西裝,因為還沒“減到底”,他之前很抵抗買新衣,想穿結婚時的西裝就好,可是那套衣服已經寬鬆地很滑稽,最後他終於承認還是得買新西裝,去JC Penny看到半價的西裝,就買了一套,他在台上穿的就是這件。他們的樂團只表演上半場,因此中場休息時,我把他拉到後面空曠的觀眾席,幫他照了一張相。
 

 
 
這幾個月來,V在我們面前逐漸蛻變,臉變長了,姿勢變挺了,連嚴重的打鼾問題都消失無蹤。以柔偷偷跟我說:「我抱把拔的時候,手可以圍起來了耶。」然而這都只是外形的變化。他做事更有精神,在喇叭上有了寄託,每天都練習,這次上台與樂團共同表演,是一大激勵,另外學術研究上也多有所斬獲。當時他跟醫生商量減重方式時,被問到要不要動減肥手術(bariatric surgery),他堅決拒絕,寧願用漸進的飲食節制來減重,雖然如此需要更多的忍耐和決心。我看他默默地進行節食計畫,不抱怨也不遷怒,甚至平靜地參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偶爾出去用餐或是請朋友吃飯,他都能配合,讓我又敬佩又感動。這次的節食,也讓我對他有更多的認識。因為減重的成果得來不易,我想等節食計畫告一段落,到了保持的階段,他一定也不會輕易懈怠。畢竟有毅力的人,什麼樣的挑戰都難不倒他,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