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喝湯的理由

以柔非常喜歡喝湯。上次去中國超市,買了一些冷凍貢丸魚丸,還有台灣的小白菜和芹菜,回來天天做魚丸貢丸湯,以柔也吃不膩。
 
昨天晚飯時,我夾了好幾個青菜花到她碗裏,夾到第四個,以柔不高興,就用她的筷子擋我,像兩枝木劍在碗的上方交會(只是其中一個木劍尖端有顆青菜花),相持不下。
 
把拔看不過去,訓斥了以柔一頓(馬麻這麼辛苦煮飯,又是你平常就喜歡的蔬菜,你卻這麼不領情云云),順勢把她面前已經盛出來的一碗湯拿走,放到水槽邊。他說:「你是不是為了要快點喝湯,就不願意吃別的菜?今天如果不先把飯菜吃光,不准喝湯!」
 
這下子,以柔淚如雨下,馬上跑到我的身邊撒嬌。我摟著她輕輕拍著,可是也不能說把拔不對,我告訴她,把拔這樣做是要教你以後不做不禮貌的事。父母總是要站在同一陣線,不能一人作出決定,另一人就扯後腿,這樣以後就很難管教。因此我雖然覺得這個處罰有點過重,還是不當以柔的面批評。以柔後來回座,還是很傷心,背對把拔,一勁地掉眼淚。這下最疼以柔的把拔可能也有點抱歉,叫她來把拔這裡,可是以柔還是不願面對把拔,就臉朝另一邊地被他抱著。V婉言向她解釋為何不喜歡她的舉動,然後又保證如果她好好吃完飯,還是可以喝湯。
 
這一來一往的折騰後,以柔終於又坐回原座,無精打采的扒飯。這時我早已吃完飯,就開始喝我的湯。熱騰騰的湯,又灑了許多胡椒,實在好喝。以柔望著熱湯昇起的白煙,忽然說:「馬麻,我的喉嚨有點痛,吞東西很痛。」
 
一整天都沒聽說不舒服,忽然這樣說,我的心陡然一沉。尤其第二天就要去丹麥出差一個禮拜,如果她生病,不僅我在外不放心,獨自照顧孩子的把拔也會負擔很大。不過還是強自鎮定,用輕鬆的語氣說:「那等一下吃個維他命C吧。」
 
她回答:「我想,如果喝熱湯,喉嚨就會舒服一點,因為湯暖暖的嘛!」
 
聽她這麼說,我一口湯差點噴出來。轉了半天,就是要喝湯呀?望著以柔一本正經的眼光,我強忍著想大笑的欲望,裝作沒有識破她的伎倆,若無其事的說:「那你要問把拔,是他把你的湯拿走,就要問他能不能拿回來,我不能作決定。」以柔不好意思,要我「轉問」。只是要我不笑的跟V說以柔喉嚨痛的治法,實在很難。我用湯匙遮著嘴(但這樣又擋得住我滿臉的笑意嗎?),把以柔和我的對話轉述一遍,這下把拔也是忍俊不已,可是旁邊的小女孩正熱切地等待他的決定,不容我們嘻嘻哈哈地取笑她。後來把拔折衷,只要以柔把青菜花吃光,雖然飯還沒吃完,還是可以先喝湯。
 
這下以柔破涕為笑,剩下的一顆青菜花,一口囫圇吞下,然後一碗熱騰騰的湯就被端到她面前了。看她心滿意足的一勺一勺舀著湯喝,我心裏想,這次的教訓會不會因此也丟到腦後呢?
 
唉,當父母就是這麼難,雖然心裏明白這個小妮子編故事騙湯喝(這是不是又足以構成另一個處罰的原因呢?),可是因為覺得她用心良苦,情有可原,也就讓她如願。更主要的是,小孩子腦筋單純,編出來的理由可愛,實在很難跟她生氣。不由得想到以前聽過一個朋友說,每次處罰孩子後,就會跑到後面房間偷偷笑,讓留在客廳的另一個大人繼續扮完黑臉。那時沒有孩子,不懂為何生孩子氣時,又會覺得好笑?現在懂了,要跟小孩生氣,實在難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