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54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爵士饗宴

以柔是五年級開始學薩克斯風的,跟著小學的樂團,每星期練一次。初中七年級以後,變成每天都有一堂樂團的課。到了八年級,請了老師開始另外教導以柔,在樂團之外也學新的曲子。九年級的現在,以柔在老師的鼓勵下,開始學與薩克斯風吹法相仿的單簧管(clarinet),不過在樂團還是以吹薩克斯風為主。
 
以柔的老師也指導好幾個青少年的爵士樂團,但是以柔遲遲不肯加入,說是對爵士樂沒興趣。八年級之後,我們好說歹說地說服她加入。畢竟爵士風與她熟悉的古典音樂或是流行音樂非常不同,在學習階段,能多伸出觸角是好事。我們總是跟她說,如果她寧願追求其他興趣,我們樂觀其成,但若是沒有其他目標之前,就接受父母的安排吧。青少年階段,吸收力強,無論以後和人生走的路有沒有關聯,現在多展開視野,總不會是壞事。
 
二月份有一個爵士樂節,邀請各個青少年樂團演奏,老師徵詢有意願參加的學生。以柔對爵士樂還不是很熟悉,含蓄地跟老師說,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資格參加,請她決定,沒想到老師不假思索就點頭,就這樣開始密集地練習。
 
這個星期六就是青少年爵士樂節的日子。
 
以柔的樂團有九個人,以柔是唯一的Alto saxophone手,站在舞台中央。私心很重的媽媽,見了喜形於色。平常在樂團,眾多的樂器當中常常看不到以柔,九人樂團中,醒目多了。另外還有兩個tenor saxophone、喇叭、伸縮喇叭、以及鋼琴,後排有一位彈bass的男生,還有兩位鼓手。不算演唱者的話,以柔是唯一的女生。 


 
 
以柔在這首“ A kiss to build a dream on”有一段獨奏。爵士樂不是看譜吹奏就可以,有許多地方需要自己編,這讓只會看譜吹的以柔非常困擾,最後還是老師幫忙編曲,才成就了她這段獨奏。
 
下面這個錄影是我的處女作,第一次用這部相機,很不順手,先是模糊,然後是晃動的問題,真是抱歉,希望以後多練習之後能改進。
 

(以柔的獨奏在3:17)
 
看完演奏以後,我跟以柔說,你演奏的時候可以放輕鬆一點,隨著音樂晃動無所謂呀。我在台下都不由自主的想跟著跳舞,何況是演奏音樂的她。老師也跟她說:「你的笑容很漂亮,在台上多笑一點嘛!」不過她的薩克斯風音色很純,一位家長還特地前來稱讚,後來在教室由另一位爵士老師指導,他也特地向以柔說:「Good solo。」以柔的缺點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對待演奏的態度很嚴肅,只有放鬆之後才能真正享受表演的樂趣。

(終於有一點笑容)
 
表演完三首曲子之後,兩位評審老師上台與他們討論許多環節。爵士樂有許多靈活度,曲子如何詮釋,間奏之間如何銜接,都可以找出最好的方法。如果演唱者的音域不適合,樂器就應該轉調配合,而不是讓人聲來配合樂器。演奏古典音樂的我,聽他們詮釋爵士樂,大開眼界。
 

(評審老師叫薩克斯風將音調高點配合唱者)
 
午飯後,樂團去另一個教室,讓一位彈奏爵士鋼琴的老師再聽一次“ A kiss to build a dream on”,一段一段地講評和修正,以下的影片是他指正後再聽一次獨奏的部分。這位J先生長得很俊美,身形纖細,後來的演奏會上,他修長的手指在鋼琴上飛躍,無論視覺和聽覺都是一級的享受。
 

 
下午的休息時間,我們坐在校園的樹蔭下稍事休息,然後又去聽一位伸縮喇叭的爵士樂者Wycliffe Gordon的演講,說是演講,但是他和之前的爵士鋼琴老師,以及bass和鼓手先演奏了一首曲子,他的喇叭剛勁當中有柔情,讓人動容。後來的演講當中,他談笑風生,告訴大家編爵士樂不難,用唱的就對了,唱了以後再用樂器吹/彈。有人問如何吹高音,他說身體放鬆最重要,反而不是常常想像中臉憋得緊緊那樣吹。後來他應觀眾要求吹奏他最喜歡的Amazing Grace,有人趕緊跑到後台把俊美的J找來,他倆稍微商量一下,就開始合奏。這些音樂家們,只要抓到音調,就可以即席演奏,使我聽得又感動又敬佩。

 
我們匆匆吃了晚飯,又回來參加頒獎典禮,每階段的冠軍樂團表演兩首曲子,另外有單人的獎,以柔樂團的喇叭手就得了獎,我們都為他高興。
 
這個爵士樂的壓軸好戲是請之前指導學生們的評審們一起上台和Mr. Gordon合奏,這個音樂會足足演奏了一個半鐘頭,真是爵士饗宴。不同的曲目,不同的組合,讓我們開盡眼界。這些人平常應該沒有一同合奏的機會,但是默契極佳,輪到獨奏的時候每人都演奏出極美的音樂,讓人感動。

 
結束之前,這些爵士樂家請台下所有樂器在身邊的學生上台一同演奏耳熟能詳的 “When the saints go marching in”,這些學生一一排隊等著獨奏,最後才一起合奏,是精彩的尾聲。
 

 
我們參加這個爵士樂節,足足離家十二個鐘頭,回家時雖然極為疲憊,但是精神亢奮,到了臨睡前腦裡還是迴旋著或憂鬱或激亢的音樂聲,當然我的想法還是不免轉回自己女兒的身上。
 
以柔總說自己是樂團中最弱的團員,其實我們今天聽了,並不這麼覺得,她的老師毫不考慮就將她安排成唯一的alto saxophone; J老師更是兩度誇獎她吹奏得好聽,但是她卻只在乎自己的缺點,這也許是為什麼她在表演的時候放不開。聽了這麼多爵士樂,深覺接觸這樣自由當中有紀律的音樂,是多麼好的機會。目睹這些爵士樂家在台上談笑自若,看到有誰的獨奏很過癮,就叫大家配合再讓他吹/彈一輪;說好了音調如何、拍子多快,就可以開始合奏。對音樂的心領神會,他們表現地淋漓盡致。
 
以柔縱然擔心不會編音樂(improvise),但是只要抓到要領,將旋律熟知再加以變化,應該是可以慢慢練習的。最需要克服的是她對自己的沒信心。不過我小的時候也是這樣,從來不理會自己其實有些優點,反而在乎糟糕的選項(體育不好、美術很糟、字寫得難看,等等),希望以柔不要重蹈覆轍,我們還得多多幫她加強信心才行。
 
明年就是傳統爵士樂錄音的一百週年,我遲了九十九年才認識這個奧妙的音樂,希望現在重新認識還不遲。記下這個因為沾女兒的光才得到的美妙記憶,當成認識爵士樂的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