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1330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城堡

我的丹麥上司曾經外派來加州的分公司三年。他當時跟我說:「我們丹麥人,沒事就整理家園,哪裡該修就修,家裡若是需要裝潢或是整理的更舒適,不惜餘力。 這是因為我們一年到頭氣候不是那麼好,待在屋裡的時間佔大多數,所以對我們住的房子特別照顧,家就是我們的城堡。」
 
我去過他在丹麥的家,記得他才在廚房裝了espresso machine,從冰箱到咖啡機一體成形,從顏色到材料都很協調,吃完晚飯他幫大家泡咖啡,得意極了。
 
但是他話鋒一轉,說:「我們現在住加州租房子,櫃子的油漆掉了一些,角落到處有破舊之處,但是我們一點也不在意。因為我們大部分都在外面,就算在家的時間,也是跑到後院烤肉,在外面用餐,一點也不需要在意家裡的細節呀。」
 
我當時猛點頭,私底下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的家跟他形容的很相近,幸好他已經幫我找了沒去理會的藉口。
 
買這個房子已經許多年了,買的時候還沒蓋完,只有一個殼和隔間,因此我們可以決定所有材料的細節,例如廚房的磁磚、地毯及地板的材料,也要求後院陽台加蓋屋頂、並將水泥地延伸出去。最幸運的是若有不合適的設計,可以即時改。例如這位建築師居然想在主臥房的浴室鋪地毯,天啊,我是最會掉頭髮、濺水的人,怎麼能鋪地毯?建商還無辜的說:「你不覺得早上起床,腳踩在浴室溫暖的地毯是很幸福的感覺嗎?」拜託,溫馨的地毯重要,還是能夠隨時擦拭清掃的地板重要呢?
 
我跟V搬來小城時,先租房子一年,週末沒事就去逛房子,不過中意的不多,直至見到這個房子,一見鍾情。開放式的廚房,有用不完的檯面,無論客廳或房間都有許多櫥櫃,雖然沒有豪華的裝潢,但是非常實用。這麼多年來,住的很舒服。
 
不過我們家就像一個溫暖的窩,好住歸好住,從來沒怎麼整理。東西用久了也會毀壞,弟弟一家兩年前來,眼尖的發現西向窗戶的篷子早就裂了一道縫,雖然還能遮陽,早已沒有擋雨的功能。當時發現就想修,拖到一年多以後,還是沒動靜,畢竟我們不是常常在外面盯著看呀。
 
然而去年我特別有感觸,我們在東部的房子也是像這樣,很少整修,一直到要賣房子了,才大張旗鼓的換地毯和重整家具,美觀多了。當時很感嘆,臨到要走了才將房子弄漂亮,讓買主坐享其成,為什麼不在住的時候就先享受呢?
 
於是我們開始認真想,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
 
先進行最簡單的清洗工作。找人來用洗地毯,洗完以後,站在地毯上能感到每根纖維都是豎起來的;窗戶也請專人來洗,無論多高的窗戶都爬上去,裡外清洗的乾乾淨淨,每扇明亮的窗戶,帶進外面的風景,看了心裡都暢快。不禁感嘆,這麼簡單的事,卻那麼久才做,以後應該一年洗一次才好。
 
 
小城去年秋天開發了一片新的住宅區,吸引許多人去看樣品屋。我們左右無事,也跑去見識見識。最貴的房子不過三千多平方呎,就要賣到一百七十萬,比我們剛搬來的時候漲了兩倍以上。現在的設計,院子很小,而且草地不多,有環保(省水)的意味。我們最喜歡的設計叫做Californian Room,連接後院的客廳有很大一片的落地窗,直接連到陽台,陽台有屋頂,可放沙發,還裝有壁爐、燈、屋頂也有風扇。加州風和日麗的氣候,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可以在外流連,這樣的設計等於將客廳推到屋外,功能性很強。通常廚房位於客廳的另一邊,廚台不是面向牆壁,而是面向落地窗,因此煮飯就有寬廣的風景可看。
 
除此之外,也發現樣品屋的廚房都有大大的單水槽,這又觸到我的痛處。我的廚房很好用,唯一的小小抱怨就是水槽被隔成兩半,適合美國人一邊浸肥皂水一邊清洗盤子的習慣。但是我們沒有浸泡碗盤的習慣,左邊那一隔完全沒有用處,偏偏炒菜鍋特別大,放不下,如果需要先浸水都得拿到外面浸,增添許多麻煩。每次我回媽媽家,看到她的不鏽鋼大水槽,整個炒菜鍋都放的進去,就很羨慕。現在看到“現代”的房子也用單一水槽,更增添想換水槽的決心。
 
從美侖美奐的樣品屋回到家,忽然覺得自己的小窩很寒酸,可是說要換房子,我們也不幹,畢竟價錢差太多了。V盯著客廳看了許久,說:「如果把家具換一下,我們也可以有Californian Room的感覺。」我們現在的擺設,沙發是面向牆壁的電視,如果換一個方向,就可以看外面的風景了。壁爐上方剛好是可以掛電視的地方,如果把放電視的櫃子拿掉,加上沒有擋在落地門前面的沙發,空間會更大。
 
(從落地窗看過來)
 
(家裡亂亂的,又有Benny插花,不過看得出沙發這樣擺,很佔空間)
 
於是我們開始積極的找handyman(就是什麼雜事都可以做的工人),因為要做的事很雜(換水槽、裝電視,順便在樓梯口安裝一個柵欄,防Benny趁我們不在家的時候去樓上幹壞事),我們專找小規模的handyman,結果很順利的找到一個小事能做、但也能做到裝潢大工程的獨立工人。他看了一眼我的陶瓷水槽,堅硬的材質還很堅固,仍是嶄新的模樣,他蹲下去看整個結構,檢查了一番,很誠懇的跟我說,因為這個水槽的裝置很複雜,如果要換掉,周遭的磁磚都要全部打掉。他的建議是,如果廚房整個要改裝,反正檯子都要打掉,換水槽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單純只要換水槽,整個牽連要花很多錢,不是那麼合算。他不貪圖賺錢,只給真心的建議,讓我們很感動,其他的改裝就真心的交給他了。
 
雖然水槽不換了,但是剛好水龍頭的接頭在漏水,就換了新型的水龍頭。
 
舊型的水龍頭有兩個出口,一個是中間的不鏽鋼頭,是固定的,另一個是後方的白色龍頭,可以拉出來洗水槽。
 
 
新型的水龍頭則是將固定的和可拉的龍頭合而為一,中間的這個水龍頭可以直接拉出來,可洗碗也可洗水槽,非常方便。

 
 
電視移到壁爐上方,家具一移,空間變很大。坐在沙發上,可以看外面綠意盎然,或是帶來鄉愁的大雨滴。而且以前準備晚飯的時候,看不到電視上的球賽,現在從餐廳就能看到高掛的電視,十幾年來的心願終於實現。     
 


 
另外,我們也請這位handyman達利斯幫我們看一下後院的窗篷,當初安裝的時候曾讓窗戶漏水,因此現在很擔心若是卸下篷子,會不會又漏水。達利斯到外面看構造問題,發現我們的窗台都有蛀蝕的痕跡。我從來沒有細看房子的外觀,但是透過他的眼光,發現木板舊的舊、蛀的蛀,油漆也早已剝落,達利斯語重心長的說,冬天來了下雨,滲到木板的裂縫中,會讓蛀蝕更嚴重,因此大家現在都在油漆房屋,準備迎接冬天的到來。
 
其實V已經提過好幾次想要油漆屋子,我總想成是外觀的轉換罷了,沒想到真正的目的是順便檢查木板,也把裂縫封起來,對維護房子很重要。達利斯介紹另一位也是小型作業的油漆工,他的準備工作特別周詳,值得信任。我們既然對欽佩達利斯的工作能力,自然也信任他介紹的油漆工。
 
(下面的木板卸下,可以看到裡面已經蛀蝕。上面的兩個綠色,猜我們選了那個顏色?)
 
既然要重新油漆,乾脆換個顏色。本來的顏色是棗紅色,幾經思量,決定換森林的青鬱顏色。第一天他們上了新漆,感覺沈潛許多。

  
     
達利斯花了幾個禮拜才將所有損壞的木板重新換掉,兩位油漆工又花了兩個月才將油漆工程完成。我站在完成的房子前方,心情有些激動。想到當時買的新房子,草坪樹木都是新種的,如今樹已成蔭,然而重新整修過的房子又如新一般,只是住在裡面的人已經步向中年,選擇的顏色似乎也反映出這個年齡的心境。
 
(還在蓋的新房子)
 
2016年)
 
2015年的最後一天,油漆完工,我跟V擊掌慶祝所有的整修完畢。我嘆口氣說:「好不容易將該修的修,該換的換,以後不要再這麼偷懶了。」他眨眨眼說:「說到偷懶,那件事你還要繼續拖延下去嗎?」
 
我一下就知道他在說什麼。比起電視、水槽、油漆都更早開始的,就是想換鋼琴的念頭。這台小鋼琴是結婚之初,在一次鋼琴拍賣會買回來的,本來就不是很貴重的鋼琴,這幾年更顯疲態。以柔已經彈到很深的曲子,又是天天練,實在應該換好一點的鋼琴。不過我對買鋼琴不內行,又在平台與直立式的鋼琴間掙扎,所以叨念了幾年還是沒有行動。
 
V知道我的行動力不夠,主動印了一些鋼琴的資料給我看,我也決定還是買直立式的鋼琴就好,以後就算搬家也不用擔心空間不夠,但是會買最高的52吋鋼琴,聲音更加渾厚。我們趁新年的週末去一個大城市逛鋼琴店,以柔和我各帶了琴譜去試彈。那天逛了兩家琴店,彈了幾台鋼琴,有一架鋼琴母女都中意,回家以後又想了一天,就決定買了。
 
V將書櫃移了,讓鋼琴面向內面的牆壁,以後比較不會吵到鄰居。鋼琴運來以後,他又將客廳重新整理了一下,下班回來,只見美麗的鋼琴在書櫃旁閃閃發亮,掛在上方的,仍是許多年前阿姨送我的一幅畫。

 
有了新鋼琴後,我常常有空就去練琴,每次都有些許的進步。音樂帶給我的快樂,很難衡量,能夠重新享受,是很幸福的感覺。
 
我知道這幾個月來從整修家到買鋼琴,是我跟V心照不宣的實行彼此之間的承諾:許多想望,只要有能力就去追求完成,真實的享受。在步入中年之際,坐擁這座城堡,只覺未來更要珍惜每刻時光。雖然以柔在一旁哇哇叫:「你們趁我都快要離家上大學,才把我們家弄得這麼舒服!」傻孩子,這也是可以誘惑你常回家的伎倆呀。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