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泡湯的萬聖節

我們家餐桌旁的牆壁,貼著一張大大的年曆,我和V出差及以柔學校放假的日子在上面標得清清楚楚,是我們家的行事曆。
 
這天以柔看到年曆上有好多格都寫著TPE,她問爸爸TPE是什麼意思?爸爸說那是台北,媽媽那兩個禮拜要帶你回阿公阿嬤家。
 
以柔定睛一看,有TPE的格子包括10/31,也就是可以打扮去挨家挨戶要糖果的萬聖節(Halloween)。唉呀,這怎麼可以?!
 
她馬上質問爸爸,這樣子我豈不是要不成糖果了嗎?爸爸兩手一攤,臉作無辜樣:「是馬麻決定的,可與我無關!」
 
此時不知情的馬麻正洗完澡,在擦拭濕漉漉的頭髮,忽然門上扣扣聲響,隨即進來一個眉頭緊鎖,來勢洶洶要質問媽媽的以柔。
 
「馬麻,是你決定要什麼時候回台灣的嗎?」
「對呀。」
「你知不知道這樣我就沒辦法過萬聖節了?」
 
啊,馬麻心想,該來的遲早會來,還是被捉到了。
 
其實台灣的旅程會與萬聖節重疊,真的是無心之過。當初安排行程,只想著要避開出差的時間,又得在感恩節前回來,因此十月的最後兩個禮拜就成了最好的時機。只是在票都買好了以後,不經意的描到日曆上Halloween的字眼,才知道犯了以柔的大忌,因此暗自禱告,希望以柔不要發現,我好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將過去。
 
其實今年無法過到萬聖節,對我而言不是太大的損失。這些美國的孩子節日,好則好矣,但我總覺得多少是無謂的勞民傷財。孩子們扮成不同的角色固然可愛,夜晚在外要糖也是有趣的經驗,但是每每要回的糖果多到吃不完,帶到公司嘛,每個人家裏的糖果都吃不完,也不見得有人賞光,再加上自己買的發給上門來要糖果的孩子的糖,通常也發不完,因此最後常常連同要來吃不完的糖果一起丟到垃圾筒裏,在我而言都是不必要的浪費。
 
但是在以柔心裏,裝扮事小,吃糖果事大,每次要回糖果,她總是可以一下吃好多好多糖果,一直到大人出面干涉為止,而且,之後的每個晚上,馬麻總是會讓她吃點糖果,不像平常,非週末就不能吃糖果。難怪她發現今年無法過萬聖節,會如此生氣的質問媽媽。
 
不過既然被抓到了,就得硬著頭皮跟女兒對招。
 
「啊,真是對不起,我買完機票才發現是萬聖節。」(這是實話。不過,倒是不需要跟她說,當我發現跟萬聖節撞期時,心下倒沒有多少惋惜。)
 
再繼續解釋:「可是沒關係,反正下一個萬聖節馬上又會來。」
 
「誰說的?現在只是九月,下一個萬聖節還要一年才會來,要好久呢!」
 
孩子長大就有這個壞處:很難騙。只好趕快試下一個策略:
 
「那這樣好了,萬聖節那一天,在台灣我也讓你吃一整天的糖果好不好?還有,我們回去有好多好吃的東西不是嗎?你記不記得仙楂片?」
 
其實這樣說有些賴皮,我們在台灣,本來就是天天吃零食,萬聖節那天就算吃一整天零食,也不會有何差別。
 
以柔聽了有些動心,不過她還是丟下一句問話,是她目前最愛用的「XX好,還是XX好?」句型:
 
「你說,是回台灣吃仙楂片重要,還是在這裡吃糖果重要?」
 
這還用問?我在心裡很大聲的說:「當然是回台灣吃東西重要!」
 
不過,心裏雖然大聲辯駁,表面上我只是低著頭不回話。這是我多年來鑽研出來的至理:如果自知理虧,就不要回嘴,低頭作懺悔狀即可,如此生氣的對方無處發洩,只有原諒一途。
 
果然以柔見到最後一句問話沒有回應,就返身出去,把門重重的關上,有些得理不饒人的氣勢。
 
我慢吞吞的又將吹風機打開,呼呼的熱風聲剎時溢滿浴室,我緩緩的撥著頭髮,心裏暗暗想著,等我們回到台灣,阿嬤每天弄湯湯水水給你吃,我就不相信你還記得什麼萬聖節!
 
這整套小南瓜的costume,是手巧的媬姆親手縫製的。(2002
 
吃糖的饞相(2004
 
 
舀南瓜子(2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