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3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 journey(上)

每次跟以柔回台灣,她總是會感慨地跟我說:「台灣的人都好瘦喔。」兩年前參加高中的同學會,也發現這些二十多年不見的同學們,幾乎每人都還是保持著漂亮的身材,不像我,生完孩子就多了十磅怎麼都減不下來,直到後來持續去運動,才漸漸回到一定的標準。
 
相對的,一回到美國,放眼望去不乏肥胖的人。尤其去逛街的時候,過重的人舉目皆是。等我去丹麥出差,見到的又是高挑的俊男美女。肥胖似乎是美國人專屬的疾病。
 
因為我最愛的人深受肥胖之苦,我從來不批評別人的體型。我深深了解過重的原因很多,不是純粹用“他們愛吃、不能控制食慾”那樣輕蔑的語氣就能解釋的。
 
V的父母都是體型稍大的人。婆婆煮食習慣用奶油,他們吃玉米條一定塗奶油,通常我們吃鬆餅都是淋楓糖漿,他卻是塗奶油,更不用說吃麵包了。他也喜歡甜或多油的食物,從巧克力到洋芋片或薯條,都百吃不厭。小時候他最珍惜的回憶,就是放學回家從冰箱拿一罐可口可樂,在廚房跟煮飯的媽媽聊天。雖然現在喝的都是無糖(diet)的飲料,不過長大過程,飲料喝的很多。我現在回公公家,也是發現家裡放的飲料特別多。不像台灣長大的我們,喝飲料是宴席中偶爾才能嚐到的奢侈享受。
 
另外,V對食物的依賴也跟我很不同,我當然愛吃佳餚,不過如果心情不好,第一個跡象就是沒有食慾。V則不然。他對付焦慮的方法就是吃。他曾經有一位同病相憐的朋友,一件很重要的任務即將開始,那位朋友對付緊張的方式就是買了大包小包的零食,一邊準備這件任務一邊不停的吃,達到目標之後可能也增重不少。電影上看到心情不好的人,會捧著一盒冰淇淋一瓢一瓢舀出來吃,對V這樣的人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在我卻是匪夷所思:「心情不好怎麼會想要吃?」他苦笑地說:「這就是我們不同的地方。」
 
V自有記憶以來,就比別人重。但是年輕時他打籃球、網球、高爾夫,行動還算敏捷。我們出去旅行總是徒步居多,我已經走的很累了,對他都沒有影響。當初我要跟他結婚,媽媽擔心肥胖的他不夠健康,婚前她去V的家,還請他當場爬上雙層床的上層,證明他的體能。(現在想到當時媽媽考他的情形,還是忍俊不已。)
 
結婚以後,他每天吃我煮的台灣菜。平常他一個人可以吃一大片牛排,同樣體積的牛肉,我拿來跟其他的菜一起炒,兩個人可以吃三餐,比一頓飯吞一大片厚厚的牛排健康多了。我們家幾乎不放垃圾食物,甜食都是偶爾去餐廳吃飯才會點。他其實吃的不多,如果肚子餓了,他選的pretzel 或是堅果,都不是卡洛里太多的食物。但是隨著年齡漸長,新陳代謝轉變,他的體重卻越來越重。
 
每次回去公婆家,見到身形臃腫的公婆行動遲緩,從椅子上起身都非常艱難,我就像是見到V的未來一樣,心情逐漸沈重。不過我知道減肥這種事,說來容易做來難。V也試過控制飲食來減肥,但就算有減重,最後還是不知不覺的回到原來的體重。科學證實,新陳代謝都是為了控制在目前的體重,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減肥成功後,一段時間過去,還是又回到原來的體重。如果想要將目前的重量徹底翻轉,是非常違反身體自然的反應。他的體重是綜合父母的基因,以及從小養成的飲食習慣的結果。他總是處於飢餓的狀況,(他常說:“I am always hungry.”)而且如果開始吃,就停不下來(“I don't understand how you could eat a few cookies and simply stop.”)。我見過他嘗試減重的努力,也親眼見到體重減輕後又回升,很能體諒他過重的難堪和失望。我總是自我安慰,肥胖沒關係,只要體力和活動量都適當,就無所謂,所以很少在這個題目上跟他討論。
 
直到今年春天。
 
三月底春假的時候,我們全家去華盛頓DC度假。平常在家裡的舒適環境看慣他,不覺什麼,直到出去外面的世界,才有機會用外人的眼光來重新認識他。
 
在飛機上,他坐在我和以柔中間,空姐發飲料的時候,他用的是我或以柔的桌子,因為他的體積太大,椅背上的桌子放不下來。在DC,我去開會的時候,他帶以柔去看重要的景點,National Mall園區廣大,V走得太辛苦,有時候得坐下來休息喘口氣。一方面是他骨盆腔的骨頭退化,因此走路會痛,但是我相信體重給了太大的負擔一定也有影響。
 
旅行回來,有一天我煮飯,V照例坐到廚房的桌前陪我聊天。我用婉轉的語氣跟他說這次旅行的觀察,擔心他若是不減重,這個負擔遲早會影響到他的健康(我覺得已經開始了)。他嘆氣說,這個問題他自己也知道,但是減重他不是沒試過,不會有用的。我說,為何試試不同的方法?
 
我用自己運動的例子來討論。我以前是個不喜歡運動的人,就算嘗試,也是不了了之。後來發現參加運動課對我很有效,第一是繳了錢,我捨不得浪費,怎樣都要去上課,後來認識了老師和同學,大家一起運動,為健康邁進,不自覺地成了一種督促的動力。我現在若是不去運動,全身不自在。
 
現在肥胖已然成為常見的疾病,美國的醫院有為了減肥特別設置的門診。我去查過,我們家過一條街就有減肥門診,何不去試試?我的期盼是,由醫生主持的減肥計畫會兼顧健康的考量,而且會時時監控減重的進展。有外人定期督促,而且又是專家,應該會比較有效吧?
 
V當時不置可否,但是承諾去看我查到的資料,可是再來就不了了之。夏天來了,我們去結婚週年的小旅行,快回家的時候,我忍不住又重提了一次,他冷冷地說:「我知道。」他的臉皮很薄,不喜歡別人干涉他的事。他說:「等以柔從夏令營回來,我又要帶她回我爸家,等回來再說吧。」好吧,點到為止。
 
八月份,他們從公公家回來,還是沒有動靜,我只好再舊事重提。他說他知道為什麼會重,回來以後已在飲食上注意,目前已經少了七磅了,他才不要去讓醫生切胃(bariatric surgery)。我說沒有人要你切胃,如果醫生只建議這項治療,就不要加入。我覺得他過重太多,不是自己調節飲食就可以控制的,因此堅持不退讓。還好,他終於約了去看醫生,可是要先填很多問卷,還要先健康檢查。這一填又好幾個禮拜過去,終於去看醫生了。
 
醫生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你的基因一直都在跟你作對。」 他的父母都過重,從小他就肥胖,因此他天生就居於劣勢。一個鐘頭與醫生會談的結果,決定了減重的方針。
 
這個減重系統是用激烈的節食方法,快速減重,到達減重目標後,未來的一年半以輔導的方式,讓減重的人能夠維持理想的體重。減重的過程中,每個禮拜都要去量體重和血壓,還會時時抽血和做其他的檢驗,確定急速的減重不會影響健康。
 
這個節食方式非常殘忍:任何食物都不准吃,只能吃診所配好的粉,泡水喝。一包是兩百卡洛里,醫生決定V每天只能吃四包,如果太餓了,能吃第五包,如此而已。這包合成的粉營養都已調配好,成分以蛋白質居多、一點點油,包含所有的維他命,但是只有極少的碳水化合物。因為怕鹽分不夠,被叮嚀如果覺得不舒服,可以喝一點雞湯(用濃縮的雞汁塊,也有限制一天只能用幾粒)。另外就是鼓勵喝很多的水。
 
如果不願意接受這個系統,想吃“真的”食物,也有菜單(每天吃幾克的雞胸肉,配多少蔬菜等等),不過減重效果比較少。V擔心若是要自己準備食物,會作弊,而且那麼低卡洛里的菜他反正也不覺得好吃,寧願吃配好的粉就好。
 
這個系統的原則是,如果每天吸收的卡洛里很少,在碳水化合物缺乏的狀態下,代謝系統就會去分解脂肪製造能量,否則正常情形都是去分解碳水化合物,多餘的就成為脂肪累積起來。這種情形下,通常一個禮拜可以減三到五磅。V算了算自己減肥的目標,可能要六個月都處於這樣的節食狀況,不覺心情下沉。醫生安慰他說,剛開始最辛苦,但是只要代謝進入ketosis的狀況(就是用脂肪來產生能量的代謝方式),通常飢餓感不會太強烈,因此才能長期持續。
 
老實說,當初建議V去參加醫生輔導的減肥計劃,不知道節食計畫會這麼嚴格,V沒說什麼,但是我想他心裡一定很掙扎。食物對我的引誘不是那麼大,我都無法想像忽然間完全放棄,何況是他?而且他平常晚上喜歡喝一小杯威士忌放鬆一下,現在也得硬生生打斷,從此滴酒不沾,想來也很殘忍。跟醫生對談之後,又拖了幾個星期,終於從十月十三日開始正式加入這個計畫。
 
這兩個月半的時光,對他是極為嚴格的考驗,我和以柔作為他最親的家人,也學習了許多。
 
(待續)
 
PS,沒有適合的照片放。這兩張是春假在Georgetown一個很歐風的Cafe吃的午餐。都是這趟旅行引發的憂慮,才會把V推向這段辛苦的旅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