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74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空與廚房(三)浮生半日閒

前一晚以柔就抱怨喉嚨痛,第二天一早皺著眉頭到我房間說鼻塞喉嚨痛時,看起來非常不舒服,因此就讓她睡久點,在家休息一天。沒想到她早上吃完熱騰騰的麥片粥後,就開始神采奕奕起來,不久竟然開始在地毯上扮起家家酒來。看她玩得開心的模樣,心裏暗暗嘆息,今天的病假算是白請了。
 
以柔賺到一天不用上學,卻不容許我也跟著在家混。昨晚感覺以柔要生病時,就在心裏思量,明天剛好沒有排實驗,可以整天請假在家。夜裡送以柔上床後,又開車回公司,在漆黑無人的公司裏一路開燈走到辦公室,拿些電腦檔案和需要修改的報告回家,為第二天在家工作先做準備。
 
除了不時叮嚀以柔多喝水外,一整個早上我都在埋頭寫報告,並不時查一下公司的e-mail,馬上回答同事的詢問,才不至於耽誤公事。下午把以柔送上樓去睡午覺後,就移到後院,泡上一壺鐵觀音,小瀑布插上插頭,坐在搖椅上繼續寫報告。和風徐徐,水聲潺潺,能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真是享受,並且由於沒有干擾,這份已經寫了好幾天的報告居然就這樣在後院完成了。把報告用e-mail寄給相關的同事後,高興的閤上電腦的蓋子,伸伸懶腰,看看時鐘,三點半了,YankeesIndians的季後賽第一場球賽快開始,想起今天是王建民主投,遂把電視轉開。
 
一向對Yankees沒有好感,(這算是understatement,正確的說法應是和Yankees有世仇),所以對老鄉建仔的加油也不夠由衷。我把一位同事兩個禮拜前就交給我修改的報告拿出來,邊改邊隨意瞄球賽,這時以柔也起來了,午覺睡得飽,雙頰紅紅的,我讓她吃點點心,就叫她到餐桌上做功課。不久把報告改完,想到終於可以和同事交差,有如釋重負的輕鬆感。這時下午已近尾聲,把公事收妥,開始準備晚飯。
 
我們家weekday的公式,是一次煮兩天份的主菜,只有蔬菜是當天炒。昨天才燒過主菜,今天原來是不用煮新菜的,不過既然在家,就加點菜吧。我把冷凍蝦子取出沖水解凍剝殼,站在水槽前,望著窗外的樹梢隨風搖擺,秋日下午的天空清澈的藍著,心思不知不覺的飄到一個禁地,一個只能偷偷想的願望。
 
六年前的一個晴朗的冬日,午餐後把嬰兒包得嚴嚴的放到嬰兒車上,母女一起進行午後的例行散步,那時離產假結束只剩一個星期,前一日才將初生的嬰兒抱到公司給同事看,才不過那樣短短的拜訪,有些同事就忙不迭地向我訴苦,讓已在家一個多月的我好生不習慣,不知回去後能不能適應那樣快速的步調,應付公事人事?曬著暖暖的冬陽,望著嬰兒車裏以柔紅通通的臉頰,心中忽然有強烈的想望,想就此離開忙碌的職場,不再管人事的糾紛,留在家裏專心享受孩子長大的甜蜜。那個晚上,跟V提出這樣的想法,碰到這樣大的決定,他一反平常總是與我一同分析利弊的習慣,只說要是你的決定我都支持,就把決定權完全交到我的手上。
 
不消說,我最後的決定是回去工作,而我對這個決定也沒有後悔,畢竟,能在職場上發揮我的能力,受到肯定,對我非常重要。然而總會有像今天這樣的剎那,那個晴朗冬日下午的願望,又會無端的溜回心裏。
 
做完功課的以柔搬了一個凳子站在我身邊,拿筷子幫我把蝦子和調味料及太白粉和勻,我很快的把菜及作湯的材料準備好,還有時間,就跟以柔在地毯上玩起撲克牌。V回到家時,最先聽到的是我和以柔玩得哈哈大笑的聲音。看到把拔回來了,馬上回到廚房開始炒菜,不一會兒就聞到撲鼻的菜香。我從來很少在煮菜上放心思,尤其是weekday煮的菜,以簡單營養為主,不容大費周章。但是我常在心裡暗忖,如果今天是個家庭主婦,照我喜歡作實驗的個性,想來作菜對我來說一定會是個好玩又有成就感的事,不會像現在覺得是差事一般。
 
不久熱騰騰的菜和湯上了桌,家人看到難得豐富的菜餚,均食指大動。想到以柔的功課已做完,晚飯後能好好休息,心情就輕鬆起來。平常上班的日子,回到家就像打陣仗般,一回家就得馬上準備晚餐,邊煮邊叮嚀以柔做功課,吃完飯的時間裡還得督促彈琴,不久就得準備洗澡睡覺。我總是羨慕有全職媽媽的家庭,孩子兩點半後放學回家,能有充裕的時間把該做的事做完,傍晚開始準備晚餐也是從從容容的,男主人回到家剛好趕得上吃熱騰騰的晚飯,餐後還能稍事休息再準備上床睡覺。這種悠閒的過程,以及不急不徐的心情中培養出的燒菜的樂趣,我總是只有在像今天這樣偷得一日閒的偶然機會才能夠享受到。
 
我心裏最認同的家庭模式是有一個專職的家庭主婦,而這樣的想法也總是在幾次難得在家的經驗裏得到驗證。但同時也不免承認這樣的想法有些一廂情願及帶點羅曼蒂克的想法。我心裏清楚的知道,如果當初選擇留在家裏,雖則今日也許更善於理家與烹調,V和以柔回家以後的時間也從容許多,但是家庭生活品質提高的結果,是否也將換來女主人的不快樂?
 
我想一個人的快樂,與肯定自己與否息息相關。無論上班與否,如果自己的全部就是家庭,那麼當家人受到週全的照顧時,是否也會失去自己?對我來說,實驗做出來時的成就感,與見到自己煮的菜受賞光的滿足,同等重要;六年前推著娃娃車希望就此與世無爭的想望,敵不過希望持續自我挑戰的心願;然而雖然沒有後悔過自己的決定,還是會在偶爾偷得的悠閒時光,見到廚房窗外的扶疏光影,又觸動了心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