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碧海藍天的日子(之五:浮潛日記)

八月十七日(魚的誘惑)
 
我們家前面的沙灘沒有什麼礁石,無法浮潛。今天拎著家裏找到的蛙鏡與呼吸管,沿著沙灘走到五分鐘以外能夠浮潛的海灘,看看有什麼魚。在海裏走不到幾步,把頭埋到海水裏,果真見到許多魚。兩年前來Maui,住在西北邊的Kapalua beach,是浮潛的最佳場所,那裡靠岸處不深,因而見到色彩鮮豔的魚群在岩石中鑽入鑽出,甚是有趣。可惜這裏有魚的礁石區較深,因為沒自信到無法著地之處,無法看太多魚。為了一嚐夙願,決定去店裡租浮潛器材以及救生衣。
 
八月二十日(得意忘形,樂極生悲)
 
真的去租了救生衣還有蛙鞋,我想在平靜無波的近海裏浮潛,應該沒問題了吧。帶著一絲緊張,一絲興奮,就這樣鑽入了海洋。一瞬間,那寧靜的海洋世界又回來了。耳中傾聽著自己規律的呼吸聲,眼中見到熱帶魚無憂無慮地緩緩在岩石間游著,心中真是興奮極了。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照相。其實今年買了新的數位相機時,就發現可以買一種套子套在相機上,這樣照相機就能帶到水裏去照魚,照相機甚至有一個水底拍照的設定呢!可是我總覺得把相機帶到水底是件非常冒險的事,如果套子有個三長兩短,我的相機可不就報銷了嗎?只是此刻見到優遊自在的熱帶魚,就後悔沒買套子了,如果能把這些魚的倩影永遠留住,帶上岸分享,那可多好呀?不過既然沒相機,只有用眼睛專心觀賞。奇怪的是,沒有照相的分心,我更能心無旁地觀賞美景,魚群的面容,更加清晰。也許有時眼睛才是最好的相機,而印在腦中的影像才是最真實吧!
 
因為有救生衣的安全感,藉著呼吸管又能輕鬆地呼吸,我輕輕踢著蛙鞋四處游動,望著色彩繽紛的魚旁若無人似的在身旁游動,還有各色的珊瑚,心中又感動又得意,不禁想到我那些不敢進入海水裏的姊妹們,心想一定要告訴她們去租救生衣,再來平靜的海裏游泳就成了,一點都不用怕。
 
岩石裏的魚特別多,不知不覺就順著礁石越往魚群游去,石塊也因此離我越來越近,到後來與我打平的身體只有幾吋的距離,才開始感到不對,抬起身體,發現我已被卡在一處礁岩區,一些石塊突出水面,但更多的都埋在不遠的下方,往下望去,能看到許多鮮豔欲滴,大紅花似的海膽(Slate-Pencil Sea Urchin)長在岩石中,想到幾天前以柔手指被海膽刺到去看醫生,他說起有些人一腳踩上海膽,兩個月動彈不得,心都涼了。放眼望去,我被困的礁岩區空無一人,其他的浮潛者都在空曠的海面,專心地臉朝下漂浮著,無人見到我的窘狀。我知道應該急速離開,否則若有海浪把我打到石塊上,那可就一點都不好玩了。然而尖銳的石塊遍佈,實在也不好游,只好手腳並用,慢慢地移動,偏偏穿著蛙鞋,行動遲鈍,若有踩到珊瑚,也顧不得了。過了一會兒,終於與石塊有足夠的空間,能夠儘速游走,這時雖然仍有許多魚在面前游泳,我卻再也無心欣賞。
 
終於到了岸。我把浮潛器具脫下,跌坐到沙灘上,這才感到腿部的疼痛,果然膝蓋腳踝還有小腿都流血了,用海水沖洗後可以看到一條條的刮痕,一定是在礁石區撞到石頭造成的,只是當時心中緊張,完全沒有感覺。
 
我就這樣坐在沙灘的邊緣,任一波波的海水沖上我的傷口。我的心還在狂跳著,腿沒有什麼力氣,有些希望可以這樣坐一輩子都不要動。放眼往海洋望去,所有的浮潛客都在安全的地帶漂浮著,不禁氣憤自己的無能,我這個陸地上就不會認路的人,到了海上更加糟糕,就有這般本領能被困在石區。
 
但是不管我的腿多麼軟弱無力,心中如何餘悸猶存,我還是忘不了被困之前感受到的寧靜與感動。清醒的腦子告訴我別回去了,而我的心!我的心還想回去見那些魚!
 
八月二十一日(At peace with oneself
 
昨日浮潛過後,無論身處何地,都無法不去想這件事:回去,還是不回去?
 
我的求學之路順遂,不是因為天資聰穎,而是靠著一顆不服輸的心,唸一遍還不懂的,我就唸十遍,到懂為止;運動神經不佳,許多勉強不來的運動(例如一百公尺賽跑),也就認了;但是有次體育課教翻滾,蹲下來前滾翻及後滾翻,大部分的同學一點就通,而我僵硬的身子呀,怎麼也翻不過去,勉強翻成了,也會歪掉。偏偏考試將是在所有同學面前,在長墊子上一路翻滾過去,我一想到會在眾目睽睽下出醜,就急得要掉淚。於是回家後,偷偷溜到家中唯一鋪地毯的房間,一次一次練著,練到頭頂發疼,不知練了多少天,那些別人一教就會的動作,我才終於會了,考試時也才沒有發窘。
 
因此,我總是很少承認有自己做不來的事。浮潛這事,我也一度以為,穿了救生衣就終於能克服這難關。出師不利之後,不免又再細細思量這整件事。
 
我一直問自己,非得去看魚,是真的那麼喜歡,還是只為了證明我也能做到這件事?當我在寧靜的大海中望著各式各樣從未見過的熱帶魚,為什麼除了興奮,心中還有一絲恐懼?一邊往前游,又一邊想退回?
 
這樣反覆想著,還是沒有答案,然而還是初步決定,再回去試一次吧,用來說服自己的理由是,器材都租了,不能浪費錢。雖然心底知道,這其實一點都不是重點。
 
扛著裝有浮潛器材的袋子,我在沙灘上一步步朝著潛浮的海邊走去,心中還是夾纏著片段的思緒:挑戰自己的極限,應該是很重要吧?如果每件事都輕易決定自己做不來而放棄,生命中會不會因此錯過許多美景?但是,誠實面對自己,承認能力的極限,還願意認同並且愛自己,不也同樣重要嗎?兩者之間,究竟要如何取得平衡?
 
就這樣紛亂的想著,不知不覺又到了昨天跌坐喘氣收驚的那塊沙灘。深呼一口氣,我緩緩地穿上蛙鞋,戴上蛙鏡和呼吸管,慢慢步入海裏。深度夠了以後,把頭埋到水裏,週遭世界剎時歸於寧靜,只聽得自己呼吸的聲音,規律地傳送著,光亮的陽光射向海底下的沙灘,劃下一道道的光影。那一剎那,熟悉的不安與猶豫之感又回來了。許是兩天以來都在想這件事,因此心中忽然一片雪亮,終於知道是在害怕什麼了!明瞭之際,忍不住在心裏恨恨地罵了一句:「又是你!」
 
這個你不是誰,就是自己,這個離不開躲不掉的自己。原來浮潛帶給我的不確定感,同時又千方百計地想克服的,不是對水的懼怕,也不是不服氣自己游泳的差勁,而是獨自在水中,面對絕對的靜默,無限的孤獨,偌大的海底見到的美麗事物無從分享的那種寂寞;赤裸裸地面對自己,知道水中只有自己漂流著,所見所聞只有自己知道;寂寞之感,在獨自一人的海中放大再放大,終於到了無法招架的地步。
 
一直知道自己感情充沛,又無法忍受寂寞,因此總是自我期許能夠克服這缺陷。多少次獨自旅行,拿著地圖走在陌生的街道,都是為了要告訴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快樂地享受生命,然而,在海水中絕對寂靜之際,多少時日以來辛苦堆起的圍牆完全瓦解。為什麼每次前進一會兒就想轉頭,只因為想回到有家人朋友的花花世界,我不要孤獨,不要寂寞,不要面對自己。
 
一瞬間,完全忘記了身為妻子母親的角色,大海之中,我只是我,一個感情脆弱,缺乏自信,且需要許多許多愛的人。抬起身子,救生衣的浮力讓我於水中載沉載浮,遠遠地可看到沙灘上孩子們在陽光下快樂地玩耍著;朝另一個方向望去,又能見到一直讓我為之著迷的海天;而腳下的世界,尚待自己去發掘徜徉。慢慢的,自幾天前進入海水後就不再平靜的心,終於漸漸安定下來。自己是如何的性情,也許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改變,但我總得與自己和解。只要能開始學習面對自己,是不是起碼可以作為一個起點呢?
 
於是我又將蛙鏡拉下,呼吸管塞入嘴裏,再度將頭埋入海中,讓那片靜謐將我重重包圍。這個時候,忽然見到好大一隻其醜無比、大眼突出的咖啡色魚從我身下游過。這隻boxfish,雖然孤孤單單,卻游得悠閒自在,旁若無人,就算我離它這樣近也不介意,我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它,連腳都忘了划水。不覺在心裏輕輕地對它說:「我永遠都會記得你。」
 
然後,我轉向沙灘的方向,緩緩踢水,又回到了熙攘的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