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482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atatouille et l’Entrecôte

前幾個禮拜,聽V說起一部新的電影Ratatouille ( (讀音是Rat-a-too-ee),他唸過的影評幾乎都讚賞不已。這個週末天氣熱,臨時決定去電影院吹冷氣看 Ratatouille
 
去的路上才想起要問,這個Ratatouille到底在演什麼呢?V說,Ratatouille是將許多蔬菜(番茄,zucchini,洋蔥等等)集在一起煮的一種菜。至於電影嘛,是講一隻老鼠幫一個人煮飯的故事。這樣的劇情聽來有些不知所云,只有進戲院才知分曉囉。
 
電影開始後十多分鐘,小老鼠從下水道順著水管翻升而上,爬到了屋頂,倏然見到夜色中靜靜發亮的巴黎鐵塔,它興奮地跳上跳下的大聲驚叫:「原來我一直在巴黎的下方!」看到巴黎鐵塔,我的心頭忽然間熱了起來,再過幾分鐘,小老鼠闖進了一個餐廳的廚房,也將整個故事帶入了主題。原來,這個電影是關於廚師與餐廳,以及吃的喜悅,並且,還是發生在巴黎!
 
黑暗中,感到V的手伸過來捏了捏我的手臂。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因為我們不約而同地回憶起同一件往事。
 
那是在巴黎的最後一夜。接近傍晚時,已走了一整天的我們回旅館稍事休息,我坐在床上按摩著酸痛的腳掌,想到第二天一早要飛到丹麥,行李都還沒打包,就跟V說,今天晚上隨便吃吃就好吧,早點回來打包行李早點休息。V回說,這是我們在巴黎的最後一晚,怎麼可以隨便吃吃?就是因為明天要走,今晚更要好好珍惜呀!說的也是,於是我只好又把脹痛的雙腳塞回鞋子裏,再度出門。
 
住在右岸,玩耍也大多集中在右岸的我們,那晩跑到左岸的Saint-Germain區,這才見識到左岸巴黎夜裡活潑的景象,有別於寧靜的右岸。不多時飢腸轆轆,我們於是開始找餐館。朋友曾教我一個在陌生城市找餐廳的秘訣,就是找顧客多的,這招果然很有用。不過我猜想如果是大街上的餐廳,就算是高朋滿座,也可能只是地點好的原因,尤其那種餐廳容易吸引觀光客,不一定有真才實料,所以我們離開大街往巷弄裏鑽。走到巷子深處,忽然看到一家餐廳瀉出來的燈光,溫暖而明亮,湊近玻璃窗,望見窗內食客眾多,氣氛熱鬧活潑,我一下子就喜歡上這餐廳, V看到招牌上的餐廳名字上有一個字Entrecôte,他說看這字,這家應該是賣牛排的吧!既然也是我們喜歡的菜,這下不再猶豫,推門而入。
 
屋內有一排靠背的長椅(bench),沿著長椅就是一個個小小的長方形桌子,長椅坐一個人,桌子對面就坐另一個人,如果一行四人,把兩張桌子併起來就成了。另外,每張桌子的距離不過幾公分,為了讓我坐到長椅上,女侍就得先把桌子拉出來,我坐進去後再把桌子推回我身前,這樣V才在我的對面落坐,只不過這樣一來,我也出不去了。桌子排得那麼密,一定是為了多塞些客人之故吧。
 
我的旁邊坐了一位穿著整齊的老紳士,一個人用餐,他慢慢地品嚐甜點,同時專心地唸他手中的書,在人聲喧囂的店裡,他面前的這塊空間卻獨獨有著悠閒安靜的從容。(我一直是非常不願意自己上餐館吃飯的人,因為在還沒上菜之間,我總會感到窘迫與不安,不知眼光該擺哪裡。然而見他這樣安靜而滿足地享用晚餐,令我感動,之後我也能開始享受一個人用餐的快樂,都該謝謝這位老先生。)
 
我們的另一邊坐著兩位非常美麗的巴黎仕女,她們用法文愉快地交談著,也許是好友相約共進晚餐吧。忽然間其中一位小姐轉向我們,笑笑地用非常流利的英文說:「Do you mind if we smoke?V非常快(幾乎是快的有些不太尋常)的說:「Of course not!」(我心想,不介意就不介意,需要「當然」不介意嗎?不過事後V也很坦白的說,巴黎的摩登淑女這麼有禮貌的問能不能抽煙,怎能拒絕?也是非常愛看美女的我,不得不承認他的觀點。)等身旁兩位俏女郎同時吸起菸來,加上坐於其他桌子的菸客,我們幾乎完全籠罩在煙霧裏。然而不知是在巴黎五天,已習慣這些無所不在菸味,還是當晚的氣氛太溫馨,使我完全不介意這菸味,甚至在平常討厭的菸味當中,開始有些飄飄然。
 
過了一會兒,女侍走了過來,問了我們要什麼飲料以後,只簡單地問了一句話:「How do you like your steak cooked?」這才察覺進來後一直沒有給菜單,這樣直接了當的問話,難道整間餐廳就賣牛排這一道菜嗎?(這倒是很像我去桃源街的那家牛肉麵店,夥計上來只問「紅燒還是清燉?」)過不多久,先送上沙拉,生菜上灑著walnut和芥茉,沒有吃過這樣調味的,只感鮮脆爽口,然後,一個端著大盤子的女侍,將盤子上切片的牛排和薯條夾一些到我們的盤子上。牛排鲜嫩可口,薯條的鹹味中參雜一點辣味,是沒有嚐過的滋味,熱熱的特別好吃(直至今日還是我認為最好吃的薯條)。因為給的份量不多,一下就被一掃而空,這時女侍又不知不覺地轉到我們身邊,再夾和第一次一樣的份量給我們。這才了解為什麼第一次給的不多,就是要我們趁熱吃,吃完他們再給,這樣盤子上的食物總是熱的。原來這家餐廳只供應一種菜色,但是保證吃的滿意,這也許是為什麼我們吃至一半,餐廳門旁就開始排了許多耐心等位子的客人的原因。
 
進食過程,整個餐廳都是嘈雜的談話聲,舉目所及,V和我可能是唯一說英文的客人,其他都是巴黎的「在地人」,酒足飯飽之際,每個人的臉都是紅通通的,滿足之情溢於言表。我們就是在如此活潑溫暖的餐廳裏,用過巴黎的最後一餐。
 
沒想到數年後,在黑暗的戲院裏,一隻懂得享受吃的快樂的小老鼠又帶回了當晚的回憶。回家後,找出當年的日記,想看看當初怎麼紀錄那家餐廳,沒想到一翻開,看到那家餐廳的名片竟被我小心地貼在日記裏,可見這家餐館帶給我的感動有多深。分不清的是,觸中我心弦的,是熱騰騰的牛排薯條,餐廳的食客,還是整間屋子裏滿足快樂的氣氛?輕撫這張名片,似乎又回到了在我心目中,巴黎最快樂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