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1330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開學的煩惱

今年以柔九年級了。美國的高中總共四年,九年級是高中的第一年。不過小城的初中是七到九年級,高中則是十到十二年級,因此雖說是高中的第一年,卻仍在初中的學校上課。高中最大的不同,就是從此以後的成績都將成為申請大學的根據,因此很多家長和學生都嚴陣以待。我跟V對以柔日後念怎樣的大學並不是很在意,只要目前學習的課業都有真正認識吸收,慢慢認識自己的興趣,才是最重要的。
 
開學日的傍晚,回家後只見以柔橫躺在沙發上讀一本書,當媽媽的直覺就是那個姿勢很沈重,不像興奮的開學日結束後該有的現象。果然她跟我打招呼的臉色很黯淡,問她怎麼了,她說七堂課裡認識的人不多,熟識的好朋友都在其他的班上。
 
以柔想和好朋友一起上課的心情,我能理解。尤其開學前,她才跟我說,目前喜愛某一堂課,跟老師或是教材不是那麼相關,而是班上有沒有喜歡相處的人。這個年齡的孩子,朋友就是全世界,喜怒哀樂都跟他們有關。
 
本想安慰她,雖然目前認識的人不多,慢慢的一定會交到比較好的朋友,而且跟原來的好朋友就算不在同一班上課,中午吃飯的時候還是可以在一起呀。不過我知道青春期的孩子,好意勸說不一定領情。於是我只輕輕安慰一下,背包放下換了家居服,趕快進廚房煮玉米濃湯,想用她最喜歡的湯來幫助舒緩落寞的心情。我攪著湯,用討好的語氣說:「親愛的女兒心情不好,趕快做湯給她安慰安慰。」她撇撇嘴說:「你做湯可是給自己喝哦,我才不會喝呢。」我不跟她計較,等待湯滾的時候,快手快腳的把菜也切好炒好。
 
坐上餐桌後,以柔沉默扒飯,我也不去惹她,跟V撿些日間發生的事隨口聊著。隨著溫暖的飯菜下肚,以柔也漸漸加入聊天,說起開學這天發生的事。有一位大班的同學,七年之間從來沒有再同班過,這年卻與她同班兩堂課,因為目前的座位都是照姓氏字母排,因此他都坐在以柔的旁邊或前方,聽她的描述就是大嘴巴愛臭屁的那種男生,讓她很反感。不過雖然都是不好的經驗,說開來也暢快的多,她的神情漸漸的柔和起來,飯吃完,她起身舀湯來喝,我想起之前她還信誓旦旦不肯領我情,可是也不敢點出,可憐為娘的,女兒肯喝親手做的湯,就要偷笑了不是嗎?
 
未來的一個禮拜,那個男生還是不斷的困擾以柔,他沒有做數學功課,老師要檢查了,他才急忙叫以柔去拿教科書,翻到那一頁急忙作答,當時老師已經叫大家做另一頁的題目,因為男生翻在功課那一頁,以柔只好側頭看另一頁,很不方便。
 
數學課是照程度分,去年以柔八年級的時候,數學班上就有九年級被迫重念的人,其中一人跟以柔同名,不但不服從老師的規定, 而且被老師指責的時候,還會不屑的頂嘴。老師常常憤憤的叫那位同學的名字,剛開始常讓以柔嚇出一身冷汗,後來才漸漸習慣,不會以為是自己被罵。今年九年級的數學課則相反,有許多八年級程度較高的學生也在同一班,讓以柔有些不習慣。我和V常常鼓勵她不要跟別人比,每個人的程度都不同,尤其數學這麼重要的課,程度在哪裡不重要,每個階段都確實理解最重要。不過人都會不自覺的比較,做比說難多了。
 
有天晚上以柔坐在沙發上,在紙上畫來畫去,半晌後抬頭跟我說:「我有主意了。只要這堂課跟那堂課換,另一堂再這樣換,我就可以跟大部份認識的朋友同班了。」我說:「學校不會容許你們這樣要求換班的。如果每個人都提出這樣的要求,重新排班不是很麻煩嗎?」 她沒有接話,這個話題就這樣擱下了。
 
沒想到這個禮拜三,也就是開學後一個禮拜,她把我拉到電腦前,說:「我去找輔導老師,跟她提出換班的要求,她寫信給我說可以換,但是需要家長同意。」我有些訝異她雖然被我澆冷水,還是主動去跟老師商量,結果居然成功了。
 
我問她跟輔導老師說的換班理由是什麼,她說就是跟我們說過的理由,還有,她覺得數學老師教的太快,因此她的換班主要是換到另一位數學老師的班,其他兩個班則是相同的老師,只是不同堂課(也就是可以去朋友比較多的班)。
 
我的直覺是,才一個禮拜,就說趕不上進度,似乎太快了吧?而且一個禮拜以來都沒聽她說有困難,這是第一次聽她說。再說,她也不認識另一位數學老師,怎知道那邊的進度就會比較慢?我心有數,想換班跟座位旁的男生一定有關,可是換到另一班也不保證就沒有討厭的人呀。
 
V聽了以後,不願馬上寫信同意,我們決定先去找輔導老師談談,了解更多再做決定。
 
第二天,我們雙雙坐在輔導老師的辦公室裡。老師先說她非常佩服以柔為自己爭取權利(self-advocate),不是純粹來抱怨,而是早已收集資料,想好解決方法,才將換班的計劃呈上給老師。她說當初也不覺得一定能換,剛好有一班的人比較少,居然能完全照她建議的方式換。
 
不過我們也發現,以柔沒有跟老師提好朋友不在同一班的情形, 唯一的理由就是數學似乎跟不上。聰明的孩子知道學校不會因為社交理由讓他們換班,因此找到與課業有關的正當理由尋求換班。我和V互看一眼,這個孩子一向獨立,想做的事都會主動去尋求解決方式,只希望不要用到錯誤的方向就好。
 
輔導老師說以柔目前的數學老師是位口碑很好的老師,通常學生都爭相要去她的班上,因此她有些驚訝以柔居然想要換出來。並且,兩位老師的班都是常態分班,不見得另一位老師的進度就會比較慢。剛好當晚是家長參觀班級的日子,我們決定去旁聽兩位數學老師的介紹,再做決定。
 
雖然每位老師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介紹自己的課程和教學理想,但是我們一下就看出目前的數學老師非常有條理,她每天都會到每個學生的座位檢查昨晚的作業,並且選三四題改一下,沒有做作業的人無所遁藏。沒有做完的人還是有機會做完,她會酌量加分,如此才能確定學生都能跟上進度。我們想,只要努力在這位老師的輔導下逐步學習,以柔對數學的理解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聽課之後,我跟V都認為就學習而言,沒有換班的理由,如果不喜歡那個惱人的男生,可以用同樣主動的態度去跟數學老師商量解決的方式,而不是馬上放棄決定換班。至於想跟好朋友們同班,也只能慢慢適應,以柔是個性溫和而且十分幽默的孩子,我們不怕她交不上新的朋友,這只能隨時光的醞釀慢慢好轉。
 
昨晚以柔聽到我們的決定,失望不在言下,整晚都不願意跟我們說話,默默讀自己的書或是滑手機。今天我們全家騎腳踏車去逛農夫市場,順便吃午飯,隨著新鮮空氣的吹拂,和懷抱著一大包溫熱的爆米花,她的心情似乎好點了。我跟她說,輔導老師跟我們說,很佩服她自行找解決方式的態度。她嘟著嘴說:「你知道嗎?我為了要跟她講話,在外面等了三十分鐘。最後還不是沒用!」我摸摸她的手,說:「你現在的數學老師很好,換出去太可惜了。不喜歡那個臭男生,用同樣的態度去跟老師談,不是也很好嗎?」她不置可否,但是臉上表情很坦然,這禮拜一直透著陰霾的神情已然褪去。我希望她能本著樂觀的態度,逐漸適應新的班級,找出應對的方式。
 
為了寫這篇九年級開學的文章,找出從以柔大班以來就忠實記錄的每一個階段(見下方的“延伸閱讀”),看到那些純真無辜的笑容,無限感慨。小城中的紀事,極大部分是關於以柔的,這個部落格陪著以柔走過無憂的童年,如今進入青春期,人生不再是歡樂的探索,多了落寞難過傷心,就像這次即使努力找尋出路,最後還是被父母否決。其實當父母的我們,也不確定每一次的決定到底會有正面或是負面的影響,只能憑著經驗和對人生的態度做抉擇。其實即使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在人際關係上還是會有挫折感,何況十四歲的孩子?不過,人生就是這樣,無論是什麼階段,都要靠自己的智慧與體驗,慢慢走過來。祝福以柔!
 
 
(這是暑假照的,Papa 穿的T恤剛好有以柔小時候的照片。兩個女孩恰巧都望向同一邊,但是少女的以柔已經失去純稚無憂的神情。成長的滋味原本就有酸甜苦辣,不過希望她未來的人生,還是多歡樂少憂煩才好呀。)


(九年級第一天)

 
延伸閱讀:
大班:
       展翅飛翔
一年級:
 
二年級:
       這篇放了好幾張每年開學的照片,是珍貴的記錄。
三年級:
       三年級了
四年級:
       以柔教中文
五年級:
       長大
六年級:
       十一歲的回顧
       畢業
七年級:
       母女
八年級:
       Family lif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