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1670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空與廚房

一兩年前,母親節過後,與媽媽在電話中聊天,她問我母親節做了什麼事?我遲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母親節呀?嗯,我把以柔交給把拔,自己出去逛街,消遙了一天,好快樂喔!」
 
今年的母親節,Valley不等我開口,就自告奮勇照顧以柔一天,讓我在母親節之前的星期六自己開車到一個鐘頭外的城市,晃蕩了一整天。
 
一個當媽媽的人,自己選的母親節禮物,居然是一天的自由,這樣是不是有些矛盾?
 
其實,成長的過程,我是個依賴性非常強的人,做什麼事都得有人陪,這可能和成長過程備受保護有關吧。直到出國後,受到許多挫折,而昔日保護我的人都不在身旁,不得不學習照顧自己,也是在那段時間,漸漸學會獨立,也能在孤單中體會到快樂。結婚後,似乎又回到原狀,成為備受呵護的小女人。直到以柔出生,由被保護者晉升到保護者的角色,才把骨裏的那最後一點依賴性也去掉。學習作母親,實是生命中蛻變重要的一步。也是因為作了母親,廚房於我才有了另一層的意義。
 
廚房,從來不是吸引我的地方,如有閒暇,我的選擇一定是窩在沙發裏唸一本好書,而不是去廚房看看能不能變出好吃的菜來。如果只有自己在家,通常只要泡麵就能解決一餐,有一次自己看家,還發明吃冰淇淋加potato chips當午餐的絕招。但是一家人都在家時,我喜歡在廚房弄他們父女愛吃的菜,看他們吃的眉飛色舞的模樣,感到心滿意足,以柔總是在吃的最高興的時候,離開座椅來抱我,順便把油油的嘴擦在我身上,謝謝馬麻做這麼好吃的菜。一天中的晚餐時光是我最喜歡的時刻,滿足的吃著飯,聊著一天的所見所聞,是最甜蜜的時光。
 
工作中總有出門遠行的時候,每一次出門,對我這個戀家的人都是一份掙扎。去年的行程尤其累人,先是去維也納開一個禮拜的會,回家四天後又得再去丹麥兩個禮拜。第一趟旅行回來,一個多禮拜沒看到媽媽的以柔,高興的不得了,黏我黏得很。短短四天後,時差都還沒完全調過來,又得走了。早上匆匆去了公司一趟,處理了一些急事後,回家等來接我去機場的車,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坐在客廳裏發呆,有些神思恍惚。這時車庫的開門聲將我喚醒,起身把門打開,赫然見到Valley騎著腳踏車滑進車庫,原來他特地從學校回來送我。已經悶了一早上的我,一個激動,將他抱住,就號啕大哭起來。原來一個早上那麼鬱悶的心情,只因為我不想出門,不想離開家。
 
機場的接駁車不久就來了,離開胸前衣服濕了一大片的丈夫,在車上還是控制不住眼淚。那次坐飛機是身體最不舒服的一次,在窄小的座位上望著前方螢幕上的飛行圖,那路線圖不過幾天前才在飛機裏見過,只是現在往反方向走;一路上又是想家,又是厭煩這趟旅行,只覺頭痛欲裂。經過十個多鐘頭的折騰,到了旅館草草吃了晚飯就上床睡覺。
 
沒想到一夜好眠,次日起床,加了大衣就出去走走,這才發現開會之處正在森林的湖泊旁邊。信步走到了幾無人跡的湖畔,呼吸著清晨冷咧的空氣,心中緩緩地升起一股暖意;一個人踱步於北歐的無名湖畔,居然又漸漸地快樂起來。接下來的兩個禮拜,除了開會,我也有機會自己出去走走,拿著地圖認路,去看皇宮,去看安徒生裏的小美人魚,後來坐小飛機低低飛過瑞典的森林湖泊,更是我一輩子看過的最美麗的景色。我很孤獨,但是心中的快樂也很真實。每晚上和以柔講電話時,聽到她嫩嫩的聲音說想我,眼睛還是會濕,可是輪到跟Valley說當天的所見所聞,我的心又飛揚了起來。
 
一個當母親的人,拋家棄子後居然還能如此享受遠行的樂趣,有時想想會有些心虛。
 
那次的經驗,讓我深深體驗,雖然以柔和她的把拔在我的心中佔據很重要的地位,但我需要的,更多更多。我需要工作中的一片天,需要同事們給我的肯定,需要愛情友情親情的溫暖,此外,我有時也渴望一個人的空間,面對自己,孤獨的時刻。
 
最近在雙餘館裏讀到館主轉載的Lily寫的天空與廚房,感觸良深,這篇文章和Arkun的前言,一直以來都是我常想起的內容。
 
以前的女人只有唯一的選擇:家庭。在專心扮演妻子母親的角色之時,她們被迫遺棄自己的想望。但是,有些女人,例如我的母親,在孩子離家之後,又拾回許多少女時期的喜好,她現在學畫畫,學唱歌,寫書法,有空時和她的姊妹淘一同出去喝下午茶聊天。看到她現在的生命如此豐富而活潑,我想,無論社會上是如何在女人身上加上桎梏,她們最終還是得面對自己,其中一些幸運的,例如我的母親,終究會了解自己最想要的事,從而勇敢的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現在的女人,有選擇自己生命型態的自由。但是也不盡然。一些女友,在面臨事業與家庭的選擇,仍會有掙扎。如果在住的當地找不到適合的工作,而先生又不能離開目前的工作之時,有些人以家庭為重,在住家當地找不一定是最適合的工作;有些人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只有選擇與家人分開,自己去異地工作,或是自己帶著孩子,與先生分開住。這樣的掙扎在高級知識分子之中尤其常見,因為唸的學位愈高,愈難找到符合學經歷的工作,如果夫妻的兩份工作都是如此專精,除非一方願意屈就,很難兩全。
 
妻子的想望,丈夫的成就感,家庭的需要,如何取捨,如何折衷,都成為現代伴侶的一大考驗。慶幸的是,隨著現代女性的自覺,我也見到男性的轉變。妻子對他們而言不再是單純的廚娘或奶媽的角色(許多好友的家,更是愛作菜的丈夫主廚),而是平起平坐的生活夥伴。家庭的選擇,或是折衷,或是犧牲,都是兩人共同的決定。看到許多聰慧的女友,在人生中做不同的選擇,無論他們選擇的是單身,婚姻,或是母親,在家,工作,都是最誠懇的選擇。然而選擇不是終點,我們的生命仍舊具有多樣性,無法滿足於單一的角色。
 
寫到這裡,以柔忽然在樓上大叫,外面在放煙火耶!果然,從房間望出去,可以看到夜空中燦爛的火花。我們把房間的燈熄掉,一起坐在窗口看煙火。以柔爬到我的腿上坐著,隨著不斷上升的炫麗煙花一次次的發出驚呼,摟著她柔軟的身體,她的鬈髮輕輕地摩擦我的下顎,我清楚的知道,作為母親,對我而言最重要的角色。那麼,身為母親,我能教給自己的女兒什麼?
 
我想我會告訴她,無論扮演何種角色,無論選擇什麼樣的路,一定,一定要誠懇的面對自己。
 
喜歡當妻子的自己嗎?喜歡孩子眼裡的母親嗎?喜歡朋友眼中的我嗎?最重要的,喜歡黑暗中看到的,清晰的,真正的自己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