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關於部落格
生命中的故事,瞬間停格
  • 100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聚的日子

這個2017年一直感到過得很辛苦,先是裁員之前的心理壓力,之後的安撫人心,然後又是年度評鑑以及參與員工升級的討論,還有好友病重卻又不能幫她解憂的無力感,無形地重壓在心上,到了三月底真的覺得再不休假就要爆炸了。

 

幸好今年春天就先回家,讓我有機會回爸媽身邊喘一口氣。 以柔的春假只有一個禮拜,因此她的假滿了以後,就自行回美國,我又待了一個禮拜才回去。

 

全家福

 

在家的第一個禮拜,姊姊去上海出差順便回家,因此我們難得地三姊弟同時在台灣,趁週末就在隔壁的鄞山寺照全家福。雖然淡水的週末遊客很多,但是沒有人來這裡,因此整個空地都是我們的,把腳架放好,任由我們照。

 

 

我的相機可以連照三張,小朋友到了最後一張就會忍不住跳出去,也捕捉到大家自然的笑容,甚至照相都不喜歡露齒笑的以柔也有了小小地笑意。

 

 

三姊弟難得聚一起,趕緊也照一張。平常回台灣,高個子的我跟別人一起,總覺得自己像大樹一般巍然而立,十分突兀。然而我們三人並肩一站,才發現爸媽給我們的營養很好,我在三人當中身高自然,要搭弟弟的肩膀還有點勉強呢。

 

 

兩天的生日

 

這次回家恰巧碰到我的生日,能與生我養我的父母、從小一起長大的姊弟、以及下一代的以柔一起過生日,意義深遠,因而特別期盼。然而生日那天爸爸得回東港掃墓,那天晚上以柔也要坐飛機回美國,如果當天才慶祝,總會少一人。而我一心一意地就是要一張大家都到齊的照片,因此提出要求,希望前一天就先吃蛋糕照相,有些賴皮地過了兩天生日。

 

弟弟從台北買了美味的蛋糕,怕不夠吃,又多了一個小的提拉米蘇,所以我不但過兩天生日,還坐擁兩份蛋糕。在美國的家,會收到生日卡,但是不吃蛋糕也不吹蠟燭,所以這次有家人幫我唱生日快樂歌,是特別的待遇。尤其爸爸還親手用火柴幫我點蠟燭,感覺特別窩心。

 

 

美國的蛋糕特別甜,以柔在Papa家過生日吃蛋糕,我們都把厚厚的一層糖霜刮掉,台灣的蛋糕濃郁而不膩,我跟以柔都狼吞虎嚥地吃光光,多麼奢侈的享受啊。

 

 

生日當天,低調地過,但是我厚顏地跟媽媽要求晚上要吃豬腳麵線。那天傍晚弟弟開車專程送以柔上飛機,我知道以柔一向細心,只是叮嚀她一定要把護照受妥,就放心地送她出關了。回到家享用晚餐,媽媽滷的豬腳晶瑩圓潤,把微辣的湯汁淋到麵線上,滋味濃郁。媽媽也囑咐生日要吃蛋,吃了媽媽的愛心豬腳和滷蛋,才將這個歷時兩天的生日滿足地過完了。

 

 

陪玩

 

六歲的姪子放學後都先來爸媽家,等弟弟和弟妹晚上下班再來接他。反正我跟以柔無所事事,他放學回家我們就陪他玩。小孩的創造力強,買給他的玩具他自己拆開來自己組裝,反而更有趣。

 

 

兒童節後,學校發給他們跳棋,他一放學就主動拿出來,要我跟他玩。其實很多遊戲規則我都忘了,查了一下才開始玩。他因為經驗不夠,輸我很多步,我解釋說,姑姑已經下過很多次,才會贏他,他不以為然地說:「我也玩過很多次啊。」他輸了不惱怒,是很好的個性。

 

第二天爸爸經過我們房間,看到我們正在下跳棋,也加入一起玩。畢竟薑是老的辣,他不僅贏小朋友,也贏了我兩三步。沒想到他輸給姑姑沒關係,見到阿公如此輕易地拿第一名,不禁嘟囔:「阿公太厲害了,我不要跟他玩。」這不知是什麼心態?第二天我不在家,他跟阿公下跳棋,輸了居然大哭。

 

過了幾天他又巴巴地帶了大富翁來要跟我玩,我反正陪少爺,有求必應。有天他爸媽有事比較晚來接,我在台北吃完飯回家,他還沒走,正在看電視。我問他要不要繼續玩大富翁,他點點頭,馬上跑進房間把紙張打開擺好。平常他是喜歡看電視的人,但是畢竟跟姑姑玩互動的遊戲更有趣吧。

 

以柔在家的唯一週末,我們一同帶他去淡水河邊騎腳踏車,可是前一段人群擁擠,很難騎快,還好我們沒有放棄,知道後半段沒有人了,我們才能暢快地騎車。以柔畢竟小孩心性,有時候故意超過表弟,讓他急得哇哇大叫:「等等我啊!」以柔讓他追一陣子以後,會故意放慢讓他超前,他就會開心地跟姊姊說掰掰。

 

 

以前暑假跟以柔回家,台灣的天氣濕熱,讓她哪裡都不想去。春天的氣候宜人,例如騎車這樣的戶外活動都能進行,也讓以柔有和表弟在新鮮空氣當中互動的機會。雖然他們年齡相差十歲,姊姊可能還是小朋友心中最有趣的人吧。

 

 

淡水街上

 

對觀光客來說,淡水河邊和老街可能是最常去的地方。但是對淡水的居民來說,一條長長的清水街才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街道。我和媽媽幾乎每天都會沿著清水街,與路旁的菜攤、肉攤、水果攤採買當天的食物。平常媽媽買菜都是趁清晨運動完就先“帶”點回來,只有我們回家,人比較多,才需要“拖車子”上市場。我負責吃,自然也要負責拉車,但是不禁要抱怨台灣的拖車都是做給一百五、六十公分左右的人拉的,我這種高個子,手要垂得很低才勉強拖得了車子,動不動就會不小心鬆掉把手,整個拖車重重砸落在地上,所以只有裝多東西以後媽媽才會交給我拖。

 

媽媽買菜都有特定的攤子,大家熟識,把最後幾把菜便宜地買回來是常有的事;若是見到不熟悉的菜,菜販也會當場教授食譜。這樣的人情味,是冷冰冰的超級市場感受不到的,而新鮮食材烹煮出來的菜,更是滋味鮮美。

 

街上也常會見到熟人,我們總會遇見以前的鄰居媽媽,或是許久不見的小學老師。老師見到我高興不已,把我的手拉著揉搓,在我的背上摩擦,親熱地很。可是冷不防地她也會冒出:「咦,你的手怎麼那麼粗。」的話,然後諄諄教誨要保養手。

 

這樣的囑咐讓我有些莞爾,但是不久後,我在捷運上也見到兩位坐在博愛座、素昧平生的歐巴桑,互相說起自己照顧膝蓋的方法,我想彼此關注大家的健康,大概是台灣特殊的人情味吧?

 

 

爸爸是對新事物好奇的人。只因我提過想坐剛通行的桃園機場捷運,他就先去台北車站,將桃園捷運在台北的站到淡水捷運中間的路線走一遍,然後跟我敘述怎麼走比較快。果然我跟以柔下飛機以後就搭了捷運回淡水,有機會過過癮。

 

我要回美國的時候,因為多了手提行李,決定坐計程車,而不拖那麼多行李坐捷運去機場。前一天吃晚飯的時候,爸爸提議要跟我去機場,然後自己再坐捷運回家,趁機坐坐新的機場捷運。我和媽媽相視而笑,爸爸喜歡冒險嚐新的精神從來未變,實在很可愛。只是我提醒爸爸,因為要等車、換車,可能要兩個鐘頭才能回到家喔。既然爸爸不介意,那就一起去機場一趟吧。

 

去機場的路上,我們在計程車裡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想起幾件同學會提起的話題還未跟爸爸說的,趕快跟爸爸聊,兩人講到有趣的地方,呵呵大笑。

 

車子停靠在機場時,爸爸身子前傾,想掏錢出來,他說:「阿慧,我好久沒送你了,難得有機會...」我愣了一下,但還是不由自主地先把錢交給了司機。爸爸啊了一聲,我也沒來得及接腔,兩人就下車了。

 

我想起出國以後,都是由爸爸親自到機場接送。記得以柔出生後第一次回台灣,出關以後幾乎晚上十一點了,爸媽在入境大廳等候,見到出生後就沒見過的孫女,笑得合不攏嘴。因為晚上路不熟,從機場開出去,兩老又琢磨了半天才找到回家的路。

 

幾年後爸爸動手術,我帶著以柔回家幫忙,那是我們第一次叫計程車回家,兩個星期後也是計程車到家門口接我們去機場。病後的爸爸拖著孱弱蹣跚的步伐,仍然堅持出來送我們上車,並道不能親自開車送我們去機場很抱歉。我們的車下了坡道轉彎,見到瘦弱的爸爸仍然挺挺地站著跟我們揮手,眼淚就掉了下來。

 

那次我們才了解搭計程車其實方便很多,不需爸媽提早出門,又在機場等候良久,因此自此就都以計程車當交通工具。弟弟若是有空也會開車送我們,但是車子裡坐不下,爸爸也就不跟去機場了。

 

這樣想來,這次倒是多年以後爸爸又跟我一起來機場。原來他叨叨地說要去坐桃園捷運不過是個幌子,他只是想再送我一次。

 

本來我想,到了機場爸爸就可以去坐捷運了,以節省時間。不過到了長榮櫃檯,發現排隊的人不多,我也就不急著叫爸爸先走。領到登機證後,我發現出境大廳對如何去坐捷運並沒有太明顯的標示,還是親眼見到爸爸進入捷運站比較放心。於是我們問了一下路,一同搭坐電梯去地下三樓,才見到捷運的入口。爸爸赧然地說:「本來是我要送你的,現在變成你送我了。」我笑著說:「我們互送啦,這樣不是很好嗎?」

 

爸爸進了捷運的閘口,我希望見他走向朝台北的月台才離開,但是他可能覺得目送另一個人離開才叫做「送」,入了閘口以後就不願意再邁步。他轉身面向我,一直揮手叫我先走,我堅持不過他,只好先行離開。走了幾步回頭看,他仍然定定地站著跟我揮手,我這個女兒只好讓爸爸「送」了。

 

回到美國,我打電話給媽媽報平安,順便跟她說,原來爸爸去桃園機場是去送我的,不是為了坐捷運。媽媽笑了,她說,爸爸那晚回到家,滿足地說:「花一百塊送女兒,值得!」

 

天下父母心,而我的爸爸最深情。我到底值不值得他的愛只有天知道,然而我只覺得,有幸當他的女兒,真幸福!

 

後記:

 

回家不外是過平常日子,但這些平凡的時光也是刻意的選擇。我去醫院探望好友兩次之後,一直掙扎要不要再去一次。當時好友已開始嗜睡,再去探視也沒有什麼新的話題。我明白殘忍的現實就是我倆之間的故事已然完結,而生者仍然需要珍惜每一刻相聚的時光。因此幾番思量之後決定留在家裡,不再下台中。

 

雖然我不後悔自己的決定,但是只要有一天的空閒,就會私下計算去台中來回的時間,但不是變成早上不能陪媽媽去市場,就是傍晚不能陪姪子放學後玩耍,最後還是留了下來。臨走前一天,雖然知道朋友不會接電話,我還是打了她的手機,在她的語音信箱留言:「我明天就要回美國了。我想跟你說,有你這個朋友,很幸運。祝你平安。我們再見喔。」說到一半有些哽咽,但是仍然平靜地說完了。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聽到,但是我想她會懂的。

 

離家前一天晚上,弟弟一家人回來吃飯,媽媽做了一桌的菜,也開了一瓶紅酒,弟弟一時興起,拿了我的相機幫大家拍照。相片中沒有人可刻意穿著,但是神情甚歡。與家人相聚的日子就是這樣吧,沒有什麼非說不可的話,吃的也是家常菜,但是因為有了親情的加持,多了安心又幸福的滋味。無論回來以後我的生活如何忙碌,那兩個禮拜溫馨的清流,仍然緩緩流在心中,帶給我力量。我真的是很幸運的女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